柬埔寨潮人点滴:关山阻不住 乡情总绵长

    位于中南半岛南端的柬埔寨又名高棉,北面和西面与泰国接壤,东北面与老挝交界,东面是越南,南部濒临暹罗湾。全国面积18.1万平方公里,首都是金边。柬埔寨建国于公元1世纪下半叶,我国史书称其为扶南、真腊。公元9~14世纪的吴哥王朝是柬埔寨封建史上鼎盛时期。    
     年纪大点的潮州人应该还记得,20世纪70年代初期,柬埔寨王国的首相宾努亲王曾经来到潮州访问。当时潮州人民在宾努亲王经过的路段夹道欢迎贵宾,万人空巷,盛况空前。宾努亲王来访潮州的原因,我想一方面是因为1970年3月18日印支半岛上的柬埔寨王国发生了由美国扶持的朗诺·施里玛达集团策动的政变,罢黜了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西哈努克亲王来到北京,寻找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支持。毛泽东主席于当年5月20日发表声明,支持西哈努克亲王。从此,西哈努克在北京领导着红色高棉的军队同朗诺集团开展斗争,直到推翻朗诺集团。当时的宾努亲王,是西哈努克亲王的重要助手,跟随西哈努克亲王一起来到中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柬埔寨是海外潮州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其国内的华人主要来自潮汕地区的潮州人。因而国家专门安排宾努亲王来访潮州,顺理成章,一时传为嘉话。    
     中国很早就与柬埔寨有交往。在著名的吴哥遗址,我们被告知,石雕上有描绘中国人在柬埔寨活动情况的图案。而华侨华人也很早就开始移居柬埔寨。史载,南北朝时"扶南大船"就曾16次出使中国;南宋陈元靓《事林广记》记述唐人在真腊杀人罚重金或卖身,可见当时已有中国人在该地定居;元人周达观《真腊风土记》记载:"唐人之为水手者,得其国中易足,买卖易为,皆逃逸于彼"。明末清初,中国人移民到柬埔寨者更多。  
     1671年明朝遗臣英玖率400余男女到柬埔寨河仙开荒垦殖,其后代在河仙执政近百年。 
     1679年,明朝遗将陈上川等3,000余人因不愿隶属满清,也到柬埔寨垦殖。1863年柬埔寨沦为法国保护国以后,法国殖民当局对华人移居柬埔寨持欢迎态度,并招募和引诱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的农民成帮结伙由海路或经陆路从越南进入柬埔寨。1890年,柬埔寨的华侨华人已有13万人。20世纪初,法国殖民当局又加以限制。20世纪60年代中期,柬埔寨的华侨华人曾多达到43万,其中半数以上是在当地出生。但自7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柬埔寨长期处于战乱,大批华侨华人沦为难民,流落异国他乡,柬埔寨的华侨华人人数锐减,其中仅金边市的华侨华人就迅减过半。直到80年末期,柬埔寨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秩序趋于稳定,华侨华人人数才逐渐回升。现在的柬埔寨王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全国人口1,100万,分属20多民族和部族。高棉族是柬埔寨的主体民族,约占全国人口的80%。华人有30~40万(另一说有70万左右),约占总人口的3.5%,是目前柬埔寨第二大民族。现在,华侨华人主要分布在马德望、干拉、贡不、茶胶等省;金边市的华侨华人最多,有十几万人。柬埔寨的华侨华人中,祖籍是潮州的约占80%。笔者1996年曾到过金边。记得在金边的一个市场里,用潮州话即可通用。在金边的一条街道上的一家电器商店里,笔者即兴和其老板聊天,老板告知其原籍是普宁。2002年11月,我随潮州市友好访问团又一次到柬埔寨访问,接触了更多的潮州人。    
     长期以来,以潮州人为主体的柬埔寨华侨华人与当地人并肩劳动,拓荒造田,筑堤垦殖,为柬埔寨的市镇建设和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西哈努克执政时期的1954~1970年,虽然纯粹的华侨经济除农、渔业和商贩外已趋于末路,但包括潮州人在内的华人在柬埔寨的经济状况较好,华人经商人数占全柬经商人数的92%。据有关资料显示,1955年,柬埔寨全国有大小商号约20,000家,其中70%为华侨华人所经营;金边的工商业约有3,000家,其中华商占了2,000家;在其它各主要城市中,华资工商业有8,000家。除商业外,华人经营的工业主要有食品加工、纺织、日用化工、五金机械、木材加工业等。农业主要有黑胡椒、橡胶和水果种植。沿海的华侨华人则多以捕鱼、盐业为生。1956~1961年间,柬埔寨的华侨华人在柬国内的资本总额约达3~4亿美元,这在当时是一笔相当不小的数目。    
     朗诺集团的政变和随后的民主柬埔寨时期,把柬埔寨人民推入战争的深渊,华侨华人和柬埔寨的人民一样遭受了10年的战争蹂躏。在柬的华侨华人被迫流离失所,所有财产被剥夺殆尽,成为身无分文的"赤民"。金边市的许多潮州人和其他华人一样被扫地出门,流放到边远地方,名为"开发",实为劳改。据说在这场浩劫中被饥饿、疾病折磨致死的华侨华人达10万人之多。大批的华侨华人沦为难民流落异国化乡,许多在柬的潮州人也难逃其劫。目前在欧美、澳洲的潮州人中,有许多就是这个时期逃离柬埔寨,历尽千辛万苦辗转到达上述地方谋生的。     
     访问中,我们欣喜地了解到,战后的柬埔寨华人经济恢复较快,许多潮州人已经重新站住脚跟,有的在柬埔寨的经济中,举足轻重;但绝大多数的华人经济仍属于中、小企业。产品结构也有了较大的变化。其中70%的华商从事第三产业,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房地产、日用百货、旅游餐饮业等;20%从事第二产业,主要经营食品加工、制衣、五金机械、建筑、木材加工等;10%从事农业和渔业,其中农业主要以种植橡胶、胡椒、瓜果蔬菜为主。随着柬埔寨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华人经济出现了由低层次向高层次的发展,并出现了华资自办的商业银行等。潮人方侨生先生所开办的加华银行就是其中较为成功的一家。今天,虽然华人经济尚处于起步阶段,但作为柬埔寨民族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华人经济担当着重建柬埔寨的重要角色。    
     "亲不亲,故乡人"。旅居海外的华人有着组成社团,互相帮助的传统。柬埔寨的华侨华人也一样,很早就按各自的方言结成五大帮会,即潮州帮、广肇帮、海南帮、客家帮和福建帮。但柬埔寨的华人帮派开始时受到殖民统治者严厉管制。1871年,法国殖民统治者采取帮公所和帮长制管治柬埔寨的华侨华人。规定各方言的华侨华人都必须加入所属的帮会。五帮联合设帮长负责管理华侨事务,帮长由殖民当局任命。这种严厉的管制制度一直延续到1948年才被取消,由新成立的中华理事会代替过去的帮公所的职能。此后华人社团进入相对活跃的阶段。据1963年的统计,金边的华侨华人社团有115个之多。1975年以后,华侨华人成为排斥、清洗的对象,华人社团组织也相继被迫停止活动。1979年华侨华人社团被全部解体。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期,柬埔寨当局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地缘、血缘、业缘、文缘和善缘等五类华人社团得以相继恢复或成立。目前在金边市,除早年建立的五大会馆外,还有柬华理事总会、醒狮团、宗亲会等华人社团20多个。    
     柬埔寨华人理事总会简称柬华理事总会。该会成立于1990年12月26日,是全柬最高华人团体。该会的成立得到当时的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谢辛的支持。首届理事会的10名成员全部由官方任命,会长倪良信,每届任期5年。该会的会员大多是潮州人。总会成立后,在经济条件和社会环境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积极开展会务,沟通政府与华人社会的联系;维护华侨华人的权益;参与救灾放赈;慰问政府军;救济贫困会员;帮助恢复和建立金边市各会馆、寺庙、醒狮团以及在各省成立柬华理事会;大力支持和推动华文教育,使全柬的华文教育在较短的时间内有了较大发展。    
     作为柬埔寨华人中人数最多的潮州人于1993年1月成立了"潮州会馆重建委员会",原籍潮安县庵埠镇的杨启秋出任主席。该会成立后,随即组团参加同年9月在美国举行的第七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作为柬埔寨战后第一个华人出访团,备受国际华人社会的关注。  
     1994年4月10日,首届潮州会馆理事会成立,每届任期3年,杨启秋先生出任会长。潮州会馆的会员大部分从事商贸或经营企业,故会馆经济实力较强。会馆自成立以来,多次组织劳军,参加救灾等慈善活动。在社团福利、文教等方面多有建树。目前潮州会馆是全柬人数最多的华人社团。会馆下设秘书处和监事、稽核、财政、交际、总务、福利、福德和康乐等9个组,辖有端华学校、协天大帝庙、醒狮团、潮乐团、义地(即华侨华人公墓)。    
     现任潮州会馆会长的杨启秋先生,同时也是现任柬华理事总会的会长,兼任柬埔寨中国和平促进会会长、柬华日报董事长。其事业主要有货仓工业区、彩印业、报关运输业、化肥和贸易等。杨启秋是柬埔寨的一位知名人士。此次我们访问柬埔寨,从暹粒省入境时,机场海关人员故意刁难,笔者拿出杨先生的名片,海关人员立即另眼相待,判若两人。我们的到访受到了杨先生等潮州乡亲的热情欢迎。杨启秋先生以会馆的的名义下达通知,安排接待事宜。副会长杜瑞通先生带同会馆的成员和端华学校的师生大清早就到金边机迎候我们,为我们访问团的每一个团员献上鲜花。当天下午,潮州会馆在端华学校会议厅举行仪式欢迎我们的到访,浓情厚谊,洋漾整个过程。     
     随后我们参观了端华学校。端华学校的师生们列队夹道欢迎我们的到来。校长亲自陪同我们参观。我了解到,在柬埔寨,潮籍人士早在清同治(1862~1874)年间就开办私塾学堂,教授华文。端华学校则是1914年由潮州帮创办的。其初期是潮侨设立的私塾式学堂,以潮语授课。二战后开始快速发展,并全面用普通话授课。20世纪50年代,端华学校改为校委制,成为潮侨公办学校,从而进入真正的全盛时期。除正校外,还扩展了两间分校,学生人数曾达4,000多名,教师约100位。50年代末,该校还增开专修班(相当于高中程度)。50年代至60年代的十几年间,是端华学校的黄金时期,有柬埔寨华校"最高学府"的美誉。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发生政变,右派军人执政,端华学校也与全柬200多间华校同一命运,被迫停课。1989年,柬埔寨政府实行开放政策。1990年,第一个战后华人组织柬华理事总会成立。在理事会的领导下,复课委员会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得到各界热心人士大力赞助,赎回了1979年间被占为民居的原端华学校的校舍,并新建两排8间的课堂,终于在1992年9月复课。1994年,重建的柬埔寨潮州会馆首届理事会成立。在会长杨启秋勋爵、秘书长邱怡源先生及各位副会长和理事的努力下,从柬华理事总会重新接过原为潮侨公立的端华学校。1995年7月,又接办华侨学校(原立坡学校),辟为端华分校。端华学校现在分为正校和分校,共开设200个班,教职员有230多位,学生有11,000多名。其中华裔子女约占80%,其余为柬裔子女,也有个别是越南裔子女。学校的规模之大,在东南亚华文学校中应属首屈一指。 目前,端华学校还有夜校华文补习班学生约2,000名,主要来自柬校学生及在职青年。    
     尽管历尽磨难,柬埔寨的潮州人对于中国仍具有深厚的感情。许多人对于中国的日益强盛深感自豪。原籍揭阳的《柬华日报》社长蔡家亮先生,谈起中国的变化,赞不绝口。在金边,我们听到这样的故事。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门前的街路叫"毛泽东大道",是中国援助柬埔寨修建的,历经多年使用,到20世纪90年代路面已经破碎。一位姓许的潮州人慷慨捐钱把路重新修好。不少潮州人经常回中国探亲访友,经商贸易,与祖籍故乡保持着密切的友好关系。几年前,柬华理事总会还曾组团来访潮州,进一步密切了两地的友好往来。     
     关山阻不住,乡情总绵长。历经战乱之后的柬埔寨潮州人,正以潮人团结互助、艰苦奋斗、努力拼搏的精神,在柬埔寨国家的复兴中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并为促进中柬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作者: 
杨锡铭
来源: 
广东侨网
浏览次数: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