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地域人文 构筑潮人精神

  近几年来频频接受汉初兄惠赐的新作,惊其创作力之旺盛;有文友聊到,他经常到乡下搜罗古旧书,所获颇丰;还曾在媒体上读到他在市政协会议上关于保护有价值古书的建言,觉得甚有见地。现在,我在电脑里打开的,是他的新作《话说潮人》的文稿。

  庚寅春节后,汉初兄E来电子文稿,命我作序。我犹豫再三:一是初来韩师履新,杂务纷纭;二是民俗文化方面,我其实生疏。我的主业是方言研究,对于历史文化,只是为了更深入地研究方言特点形成的社会原因而有所涉猎,未及深研。由于此,我采用拖延战术,一拖再拖;汉初兄则不厌其烦,一问再问。一直到4月底,汉初兄第三次短信催稿,我干脆耍赖说太忙,写不了,请他及早付梓。谁知道汉初兄比我更执著,发来短信说:“我等您。”我想,再拖下去耽误了他的大作出版,这就不好了,想赖也赖不下去了。幸亏接下来是个五一节,连同周末有三天时间,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做作业”了。

  其实,汉初兄的稿子我在这两个月中也曾断断续续地拜读了的,只是没有完整地通读过,所以没有把体会整理出来。这次再认真读了一遍,发现有两个方面,比原来的民俗文化方面的书籍有所超越:一是资料新,二是观点新。

  先说说“资料新”。

  这里的“新”有两层意思:一是书中引用的资料是最新近的资料,而不是大部分民俗著作里的人云亦云的“剩饭”。例如写汕头存心善堂,引用的是汶川大地震以后的报道材料:

  “潮汕地区特别是潮汕善堂的救灾车辆成为灾区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77岁的汕头存心善堂副会长李广兴和66岁的陈彬等4位善士,历经千辛万苦,先后押运15车汕头救灾物资赴四川、甘肃等灾区救济灾民。外国朋友在余震不断的灾区见到满头白发的李广兴老人时,感动得伸出了大拇指,连连夸奖。”

  “新”的第二个含义是旧资料“新”发现。汉初兄喜欢下乡搜集古旧书籍,多所发现,斩获颇丰。例如描写过继民俗的“嗣帖”:

  “有的孩子被算命先生断定为“八字大”或命中注定过继给他人的,也要行过继手续。具体情况有二:一是只是形式上的过继,并没有到过继方那里去生活,只是认个名义而已,并无将孩子送到义父家中生活,也无财产上的瓜葛。笔者淘到的一份嗣帖就属这一类。嗣帖全文如下:

  嗣帖

  立过继嗣字人梁光华同妻熊氏,前年立有一子,名来祥,现年七岁,民国二十二年正月十四日巳时生,推算年运应当过房。今吾夫妇顾(故)将此子过继于姻兄嫂叶氏为嗣。过继后百无占忌,异日兄嫂百年升仙,穿衣送终,今欲有凭,立字付执为昭。

  这种民俗以前的书籍也有所描写,但以嗣帖举证,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又如潮汕人“好脸”的特点,论者甚众,但汉初兄所引证资料,十分珍贵:

  “1921年11月15日,刚从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回国在金山中学任教的李春涛在《金中月刊·进化》发表《潮州民族性之一观察》的文章。文章转述:“有海丰某君,曾作吏揭阳,与友人书,云:‘此间地肥,人富;畏官,好讼;贪惰,要脸。’仅仅十二字,而潮州民族之症结具见。”

  由此可见,80多年前的有识之士就已经对潮汕人的陋习有所觉察了。

  再如,叙述潮商在生意往来上讲信用的优秀传统,他用自己淘到的清同治七年汕头的一份分期还债书来作为证明,十分生动而有说服力。

  “记结单人杨明裕号,目前至此结欠到桂合忠源宝号佛延艮(银)肆拾捌元伍式柒兑。今因生理败账该项恳候明年作三次还清,约定己巳年四月内还艮(银)壹拾陆元;八月内还艮(银)壹拾陆元十二月还艮(银)壹拾陆元五式清数。此系两愿,至期如约还清不得拖欠分厘,口凭无凭立单存照。倘每次失约无还,约定庚午年起,利每月每两帖利艮(银)一分贰厘。

  同治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裕记”

  第二个“新”是“观点新”,言人之未言,发人之未发。

  对于潮汕民间的民俗文化,是优是劣,争议颇多。汉初兄本着民俗研究者的良心,本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观点,勇敢地亮出自己的看法:

  “作为民俗工作者,对潮汕游神赛会活动的人文内涵进行研究,破解种种民俗文化密码,揭开历代统治者给民间信仰披上的神秘主义面纱,还历史本来面目,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表现,我们不应该、也不会去鼓励和提倡神秘主义,而是对民俗文化活动进行扬弃,力图把它引导到健康文明的文化活动轨道上来。作为当地政府部门,也应正面面对,正确引导,摒弃负面,弘扬地方优秀文化。”

  而作为一名热爱乡梓的潮汕人,他对生态环境还希望通过他的著作,唤起大家的关注,“如何保持韩江水的洁净,已成为韩江沿岸和潮汕人民的共同课题。防污、治污问题如不及时引起重视,环境污染将祸及我们的后代。”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这是一位民俗研究专家的发自良心的呼唤!汉初兄旗帜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确实有胆有识,确实值得我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以上仅是对汉初兄大作《话说潮人》的读后感,权作充数之“序”。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日报(202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