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潮汕侨批动人故事

《风雨侨批》排练现场

《风雨侨批》排练现场

陈昱曦

  剧情简介

  目睹父亲走黑批被杀和辛亥革命后乱局,侨批商人高友信决意不问政事,但潮汕沦陷,交通隔绝,被日本人强留在汕头埠,一心还想光大百年基业的高友信,在侨批业面临绝境之际,被现实“裹挟”进“走黑批、救死批、运药品”等一连串事件,最终导致妻儿丧命,家破人亡,却承受着“汉奸”的骂名。

  最后,年老的高友信因为手中的“死批”依然行走在寻找的路上。在他的精神感召下,孤儿埠头弟接过他的批袋,和他一起走下去,侨批业后继有人,发扬光大。

  

  2017年,大型话剧《风雨侨批》在汕头首演,引来如潮掌声,在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荣获“优秀剧目三等奖”。时隔3年,汕头市文化集团组织旗下汕头市话剧团启动《风雨侨批》复排工作,将于11月26日、27日晚,在艺都大剧院进行两场惠民演出活动。

  《风雨侨批》借侨批故事,宣扬了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在文化坚守和精神救赎中,将观众带入特定场景,感受历史风云,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一部主旋律话剧,为何能引起观众如此强烈的共鸣?精彩演出的幕后故事同样值得回味。日前,记者前往排练现场一探究竟。

  打好“侨牌”讲好故事

  侨批,是近现代海外华侨寄给国内亲属家眷的书信与汇款的合称,目前在收集研究方面尤以潮汕为最。潮汕侨批史不仅是潮汕人在外拼搏的血泪史和开拓南海丝路的诚信发展史,也是中华民族在特殊历史背景下不可替代的记忆。

  大型话剧《风雨侨批》取材于潮汕侨批史,剧情围绕侨批这一信物展开,歌颂了侨批商人高友信视信誉如生命,恪尽职守的精神,以及热血男儿在民族存亡之际,道义扛肩的家国情怀,也从侧面颂扬了海外华侨爱国爱家,共赴国难的博大情操,展现了潮汕侨批业兴盛与发展、生存与传承的历史。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汕头的重要讲话,充分肯定了侨批的历史作用和当代价值,让我们非常感动,坚定了努力排好这部话剧的信念。”回想起刚接到复排“重任”,汕头市话剧团团长陈昱曦既高兴又感觉有压力。陈昱曦告诉记者,当年《风雨侨批》刚亮相就受到广大市民的热捧,也得到了众多专家学者的好评。此次市话剧团对细节进行了完善,努力讲好“侨”故事,做好“侨”文章 ,希望为广大市民献上一场更高水准的话剧演出。

  方言演绎经典更具魅力

  用潮汕话来讲述百年侨批故事,会是一番什么样的风味?《风雨侨批》演员阵容强大,有老中青三代演员,其中以老一辈演员戏份最多,像在潮汕地区家喻户晓的赵曙光、方莉莉等知名演员挑起大梁。此次复排《风雨侨批》版本为潮语版,对于这些演了一辈子潮语话剧的老演员来说,用潮汕话表达更得心应手,生动而趣味却又不失感染力。

  侨批里饱含广东华人华侨的乡愁情结,从一封封海外寄回的家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潮汕华侨在海外创业奋斗的艰苦过程,从一个个感人的人物故事中体现潮汕文化传统。采访中记者获悉,《风雨侨批》将潮剧融入其中,话剧中的人物潮剧刀马旦穆桂英做串场人物进行旁诉,烘托气氛,加深情感表达,使得过渡更为紧凑。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方言是乡土文化的语音符号”,陈昱曦说,潮语,是潮汕最具特色的文化符号,也是潮汕传统文化多种艺术形式的重要载体,用原汁原味的潮汕话演绎经典,并没有让话剧产生地域局限,反而体现了地方特色、地域风骨,可以更好地表达人物性格,也让作品更接地气,更有质感。

  人物更立体更“潮味”

  《风雨侨批》从清末切入,跨越不同历史阶段:从侨批的兴盛发达到潮汕沦陷、交通隔绝下侨批业的衰落再到后来日本人战败、新中国成立,侨批业又回温,真实还原了潮汕侨批业在沦陷时期的艰难困苦和坚守自救的过程。

  此次复排中,话剧团启用了几位年轻演员。如何让新人快速准确把握剧中人物的形象,是一道难题。“侨批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但是怎么集中展现侨批这百年历史是个问题”,陈昱曦说,演员们十分用心,除了认真研读剧本,阅读有关资料,还多次前往汕头侨批文物馆学习参观。

  有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虽然大家激情满怀,排练过程却无比艰辛。这部话剧的参演人员身兼多职,日常演出任务又重,但在排练期间,每天连续数小时的排练,大家都无怨无悔。

  “赵曙光身兼编剧、导演和主角三种身份”,陈昱曦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为了使人物形象更丰富,赵曙光常常边排演边修改剧本、对台词,一些地方打破原来的创排思路,有的内容甚至是推倒重来。“创作过程中要有精品意识,才能提升话剧的艺术价值”,陈昱曦表示,他和方莉莉作为副导演,耐心地搭台排练,一句一句抠台词,一遍一遍磨剧情。时而气势磅礴,时而婉转悱恻,义愤与仇恨在迸发,友爱与信赖相交织,彰显潮人的重信取义、家国情怀。

作者: 
陈文兰
来源: 
汕头日报(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