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丛松和时钟楼说起——地标对地名的影响

  “我在七丛松吃盘肠粉就走,你在老消防等我,我们一起到时钟楼接阿勇,再去十九层找阿杰。”听着同吃早点的小陈打电话,我暗暗称妙,今天的地名话题就从小陈的话谈起。

  小陈的话,讲到潮州市区四个地名:七丛松(音乘)、老消防、时钟楼、十九层(音沿)。妙就妙在,这四个地名都有一个共同点:用地标作地名。七丛松,因七棵松树得名,在太平路南端附近,现在松树不见了,但“七丛松巷”这个地名留了下来。老消防,位于与城新路交接的环城西路地段,原消防部队所在地,市区建了新的消防大楼后,这里就被称作“老消防”。时钟楼,指市中心医院,院内有一个天主教堂,昔年教堂建有钟楼。十九层,即城新路的福苑商务大厦,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是全市最高的大楼。

  地名有独特性,才有区别性。命制地名时都会突出地域的特点,用来区别其他地域,以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前面数篇推文谈到的潮汕地名命名的不同理据,都能突出地域外在特点或内涵价值。如揭阳、潮阳以山水命名,铁铺、打银街以产业命名,下寮、上寨是以居住条件命名,韩江、中山路是以人物命名,义井、仙城是以历史事件、传说命名,等等。

  地标,是一定地域之内的标志物,可以是自然物、建筑物,也可以是特定的场所、处所,只要在体量、高度、外观、功能等方面是独特、突出的,就有可能成为地标。

  小陈讲到的四个地标,用来作地名命名的理据恰如其分。松树多长在山上,七棵松树长在城边就挺突出。与七丛松巧合的,远在北京的海淀区有个地方叫五棵松。此地位于西四环,原来是城里出西郊的交通要道,因路侧有五棵大松树而闻名,1966年修建地铁时松树枯萎了,后来特意规划、补种了五棵松树。

  地标地名在潮汕是常见的。如潮州湘桥区得名于湘子桥,潮州城里的小石狮巷、砖亭巷、义井巷,汕头的火车路、火车左旁,揭阳的进贤门大道等,都是得名于地标。1916年,汕头厦岭筑堤围建耀华火柴厂,后改名光华火柴厂,成了著名地标。地随厂名,厦岭被称为光华埠。1951年后出现的光华农场、光华路、光华村,都是随“光华”命名。潮阳关埠镇,得名于明洪武十四年官方在此建门辟关,后老百姓将关前的圩埠称作“关前埠”,后简称“关埠”。

  有一类地标地名与民间信仰有关。潮人是多神崇拜的族群,寺庙祠宇遍布潮汕各地。祭祀处所或宗教建筑的神秘性高度契合了地名的独特性、区别性。寺庙的香火越旺,名气就越大,附近的地方也就往往因它而得名了。

  妈祖是海上保护神,其庙宇是沿海地区老百姓心中最突出的地标。汕头榕江出海口的妈屿岛,据说原来叫做 “马屿”,宋代淳熙年间,常在此泊船的福建渔民请来妈祖神像,建起妈祖庙,小岛遂改为现名。祭祀妈祖的庙宇也称“妈宫”“天后宫”,潮州市的宫后街、妈宫前,汕头市区的老妈宫、宫前路,南澳县的宫前村,都是以“宫”为名。

  不独妈祖庙,几乎所有祭祀神灵、清官贤吏的庙宇和宗教场所都可成为地标。在凤凰镇东南,有个地方叫“伯益公岽”,是潮安与饶平的界山,命名的依据就是山上有座伯公庙。揭阳市区的韩祠路,澄海城的文祠东路、文祠西路都因当地曾有的韩文公祠得名。澄城中山路有一处地方叫“双忠公”,因原来这里有一座祭祀唐代名将张巡和许远的“双忠公祠”而得名。潮安文祠镇,清初创圩,并建文章祠,圩因祠名,镇袭圩名。庵埠镇,古为滨海贸易地,附近有白云庵,故名“庵埠”。潮州城区的开元路、双忠宫巷、国王宫巷、关帝爷巷和城郊的厦寺村,饶平黄冈的顶宫路都因寺庙得名。

  地标地名的形成多始于自发,以俗名“身份”在本地人中流行,条件成熟时就“转正”,登记入籍,载入地图。前文小陈讲的四个地名,除七丛松外,其余三个都仅流行于民间,没有“转正”。这类直接以地标充任的地名,多数指位不十分精确,表达的是地标的“附近”“地段”“一带”之意。在潮州城,你说要去岳伯亭,没人会理解成你要去亭下坐。在汕头,说来红砖楼,差不多就是来老市区小公园一带。我母亲生前回娘家,总说是去关帝庙,因为我外公的祖屋就在黄冈镇关帝庙附近。

  老百姓对地标地名的偏爱还表现在,有的地方本有正式名字,但当地人仍喜欢依地标起名;在一地多名中,来自地标的名字往往使用频率最高。老实说,关于“十九层”的正式名字,我是为写这篇文章才特意问来的,潮州本地人能正确叫出口的真不多。

  再看潮州太平路。它是潮州城主干道,长1742米,宽9米,骑楼下还有人行道,规模为城里之最,旧称大街。1922年出土一块高2米宽1米石碑,上刻“太平”二字,后就以“太平”为路名,但城里人仍习惯叫它大街。因街道太长,为更准确指称,还给几处有特征的路段起名:北段近太平桥称为“太平桥头”,与西马路相交处原为开元寺后巷,故称“后巷头”,三家巷口至水平路口一段,昔年多米店,被称“米街”。十多年前修复街上二十多座牌坊后,极大提升古城文化品位和潮人自信,“牌坊街”之名风靡开来,几有取代原名之势。在网上键入“牌坊街”搜索,几乎清一色地显示潮州的这条名街的资讯,但地图上并不叫“牌坊街”。

  以“名从主人”视角论之,老百姓对地标地名的“癖好”是应该尊重的。

作者: 
吴构松
来源: 
潮州日报(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