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明代潮州盐政

    “盐之为利,既可以给民食,而又可以供国用矣。”历代设官专卖,以资国用。潮州濒临南海,盛产鱼盐。“宋设盐场凡三所,元因之,散工本钞以助亭户(又称“灶户”),立管勾职以督课”。明初,广东设(盐课)提举司,地方设盐课司主食盐的监制收买支卖事宜,盐场设百夫长办盐务。(《永乐大典》卷5345) 
     盐场与盐钞
 
     嘉靖四十二年(1563)设置澄海县,小江盐场一分为二,潮州共有四个盐场。各个盐场的规模及课银,据顺治吴《府志》卷二的记载,当时潮州四个盐场的面积已达9000多亩,盐丁近4000人,每年上交课银达2900多两,大有益于国计民生。
 
    明初,由政府补贴工本费给灶户,官收盐后,按户口配盐,收取盐钞。具体做法是:“先年永丰仓设有盐仓,灶户纳盐于内,散给众民,征收其钞,曰盐钞(注:“每岁每口坐食盐六引,折钞六贯,该钱一十二文,闰月加一文。”)洪武四年(1371)以后,灶户俱照米课纳银,民无盐,给钞遂寝(止)。”但“成化间,都御史韩雍为达官买马,行征盐课,混及于潮,乡御史郑安奏革。后吏胥为奸,仍复倡征,(弘治间)长史林铭(海阳人)疏请,至今免征焉(注:“七县同”)。”(郭《府志》卷三)     榷盐与行盐
 
    户口配盐法行不通,改为纳饷:官府卖引,商人自行赴盐场收买,运至指定地区发售,政府将食盐收买运销之权悉归商人。其课税包括:(一)场盐:“招收等场灶户、盐丁,纳课粮开埕漏晒盐,收积在场,以待盐商到场贩卖,不得船载出百里外,即为私盐,有禁。”(吴《府志》卷二)(二)榷盐:商人从广济桥“管桥官领(盐)票到场收买,至桥门,照依先纳在库饷银,每商半名,上盐船一只,每只九舱,每舱二十八吊,每吊一百五十斤,实秤盐一万斤,对纳饷银七两四钱一分六毫。加盐一斤,即为挟带,七倍行罚。”
 
    潮盐销于本地,有两项:(一)广济桥下七县(海阳、潮阳、揭阳、饶平、澄海、普宁、惠来)称“埠头菜盐”。(二)衙盐,即道、府、县、儒学等政府部门所用细盐。“从百商上桥班数抽银,取盐煎送,岁用八十两,在正饷之外。”
 
    潮盐外销的有两处:(一)本省粤北地方。“(广济)桥上饷盐,运至长乐县(今五华县),过青溪岭,食入(切入)龙川、和平二县。”(二)江西南部地区。分两路:一路是“广商从盐法道领引,到招收场照引几道买盐若干,由海运至南雄,逾(大庾)岭,接卖南(雄)商从西关而下,直抵三姑滩,谓之南盐。”另一路是“桥商领给军门大票,到东界等场买场,听管桥官掣秤上桥,领户部引目至三河,接卖汀(州)商逾(新路)岭过赣州、袁(州)、临(江)等府,瑞金、会昌、石城等七县,从东关而下,谓之汀盐。” 
     弊端与补救 
     在盐政的执行中,弊端丛生。主要有:(一)盐运中自身的弱点。嘉靖间知府郭春震指出:“生盐粗重,转运不能多;商富者不能逾百金;食盐又不逾数县:以此商愈困。”(《榷盐小论》)运输困难,商人资本微薄,销售地域不广,这些先天因素,使行盐受到很大的制约。(二)盐饷不断猛增。据吴《府志》记载:天顺以前,每年征300余两。历成化、弘治,正德间以盐利代纳南澳虚粮,遂增至4000两。历嘉(靖)隆(庆)间又增至18288.9两。万历十三年(1585)又增闰月饷508两。十六年又增埠头菜盐饷银1000两。通计共饷银22396.9两。(三)盐路阻塞,积饷在库,商困至极。江西南部两条行盐路线,“自正德四年(1509)起各定地方。嘉靖四十五年(1566)广商侵卖过界,潮盐路塞。隆庆三年(1568)又开,至万历十一年(1583)复塞。”同时,“路塞饷增,是以十四年以后,尚有积饷在库一万五千零两而未上盐者,商民之困至此极矣。”(吴《府志》)此外,还有粤北地方,广商与潮商争卖、埠头菜盐的盐饷逋负、私盐的盛行等棘手难题。
 为解决盐饷,防止食盐积库。万历时知府郭子章(十年至十三年任)提出《请开盐路议》:要求“两广军门移文南赣军门,照旧疏通,仍令潮商得由汀入赣。于汀赣之界,镌立石碑,永各遵守,庶免混争。”又提出《请增盐甲补京银议》。因其时海寇山贼之乱,潮阳等五县欠京银18600两,“逋在贼,民毋奈贼何!”要求桥商增立一甲,纳饷银“补各县原欠京银之数,不六七年,欠数可尽完足。”(《潮中杂记》)因此,万历十四年桥商从70名逐步增至100名。又因饷增路塞,改“先纳饷,后卖盐”为“今年纳饷,明年卖盐”。这么一来,“盐商始称困,饷期一到,至有以数金贴人代纳者。”(吴《府志》)然而从整个盐政的机制上看,盐政之弊,终有明一代可以说是积重难返了。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州日报(2003.12.3)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