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山水千般秀——读《汕头城市山水》杂感

    (一) 
 
    日前,拨冗到老市区大华路的市文化局宿舍探望离休干部王金光,闻悉与王金光同志住同一宿舍的老文化局长方烈文同志已从医院转回家中疗养,遂叩开其门拜安。 
 
    可能是激素药所致,他“胖”得几乎眼睛只成一条缝。其虽在疗养,谈锋仍健,提及潮汕地方文化,侃侃然也。临别,他搬出一册厚重的大部头———《汕头城市山水》馈送我,说:“出炉不久的。筹措时间很紧,数月前拼命编好这书,交给出版,然后才去住院。” 
 
    方烈文先生热心潮汕地方文化工作,此又一证。 
 
    素闻方烈文先生捷才,此又一证。 
 
    (二) 
 
    《汕头城市山水》由汕头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局、汕头市城市管理局、汕头市建设局、汕头市政协城市建设管理委员会、汕头市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合编;方烈文主编。该书的后记称: 
 
    20世纪90年代以来,汕头相继摘取“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的桂冠,使这座早在1858年就被恩格斯慧眼识中称为“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的百载商埠再焕青春,锦上添花。然而汕头人民并不沾沾自喜,而是追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向“国家园林城市”冲刺,于是乎做动员、订规划、种树木、植草地…… 
 
    围绕汕头市的“创园”工作,市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城市建设管理委员会理应积极配合,其中之一的工作就是为宣传岛、推介汕头尽点绵薄之力,这就是编辑出版《汕头城市山水》的初衷。 
 
    该书16开本;内页268面;内容分为上篇《今日的风采》,设“山水诗情”、“琼楼乐韵”、“线条画意”、“园苑挂绿”、“阳光沙滩”、“城雕标美”、“火树银花”七个栏目;下篇《昨天的回忆》,设《花季少女》、《浓淡相宜》、《明眸皓齿》三个栏目,诗、文、图并茂,洋洋大观。汕头山水胜迹,历史概貌,多入书中。 
 
    窥斑见豹,欲知汕头面目,请看《汕头城市山水》。 
 
    (三) 
 
    《汕头城市山水》后记中说:“汕头的过去是美的,现状更美,这就是本书的基调。” 
 
    这基调是正确的,读者欢迎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 
 
    曾几何时,我们每提到新中国某事的美好现状,必以对比的手法描述旧中国某事的黑暗腐朽事实。设若照此思维态势演绎,本书歌颂新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汕头的新面貌,必须把旧中国的汕头描写得多么萧条、落后、破烂不堪。 
 
    汕头开埠143年,设市82年。从汕头正式开埠的1860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1949年这90年间,是中国社会最黑暗的一段历史。但是,汕头却是在这段历史中诞生、发展起来的。这其中有特殊的历史原因和地理优势:第一,外国列强要把汕头建设成为他们经济侵略中国的一个窗口;第二,陈济棠等军阀利用汕头处于“省尾国角”且濒临海洋的地利,要把它建设成为军阀封建割据的一个据点。各种反动势力对汕头投入性的占有,推动这座年青城市的发展和繁荣。诚然,在繁荣的后面,是一部广大劳动人民被压迫被剥削的血泪史。 
 
    记得有一位名人说过:“历史是出窑时的瓷器,它已经在烈火的煎熬中定型。你可以将它打碎,然而还原时,它仍是出炉时的形象。” 
 
    “汕头的过去是美的”,这是汕头历史的本来面目。但这句话,如果没有思想解放的历程,是无人敢说的。 
 
    (四) 
 
    方烈文先生在上篇《今日的风采》的解释词中说: 
 
    汕头人是怎样一群豪迈的城市化妆师、著名的形象设计师,他(她)们对酷女面部的化妆、发型的设计如何得体而入时,服装形象如何突出创意,既能准确地表现出一种能感觉到的物象,这物象又是一种还没有现成的样式表现过的东西,所以让人感受到“形”、“质”、“色”都酷,酷到好处。这就是汕头人的脾性。 
 
    方先生竟然把汕头市这座城市比喻为“酷女”。 
 
    翻开《辞海》,“酷”字的含义有三项:①残忍;暴虐。②惨痛。③极,甚。 
 
    上世纪90年底末,“酷”字注入新的义项:脸部虽呈多边形但颇有气质、有风度的男人。诸如葛优、李咏是也。这是“新新人类”对传统审美观的反叛。传统提“才郎美女”,现代尚“酷男倩女”。再后“酷”字引申为“时尚、前卫、另类”,也有称女为“酷”者,但较少见。 
 
    寻思再三,我认为对汕头的风土人情而言,方先生用“酷女”喻之也确。 
 
    汕头“风水”得天独厚,气候宜人,山清水秀,市政建设风姿绰约,如亭亭玉立之倩女;汕头人豪爽、义气、多情、诚信,有古潮汕先民浪俚的遗风,其品格往往体现于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中。近读一趣文,作者以性别划分城市类型,南方城市大多被划入“女性”,设若这观点被认同的话,汕头这座“女性”城市之“女”,应是侠女类的“酷女”。 
 
    方烈文先生遣词造句与时俱进。 
 
    (五) 
 
    《汕头城市山水》一书收入了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博士肖先生的《潮汕传统民居价值略议》一文,文中说: 
 
    潮汕传统民居无论从其布局特点、工艺技术、规模,还是民居的现存数量和村落文化保存的完整性而言,其独特的价值都不容忽视,应该得到社会各界(包括地方政府、学术界和社会公众等)的重视,成为弘扬地方文化、发展地方文化产业的重要财富。 
 
    不仅专家有上述高见,多年来,汕头市民纷纷向有关职能部门提出“保护旧城区文化”的建议,遗憾的是采纳率不高。外马路某座列入文物保护的建筑物,数年前被铲掉,很多市民扼腕叹惜,听说一些文物工作者掉下了眼泪。 
 
    汕头旧城区建筑很有特色,是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城市建设文化的活化石,如果能较好保存下来,是丰富的旅游资源,为这座优秀旅游城市锦上添花,也增添这座城市的文化含量。这本书的下篇的标题《昨天的回忆》或许就可改为《怀古的幽思》了。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03.1.4)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