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故里的麒麟情结

  据传,与孔子出生同时出现的“怪兽”,名曰麒麟。二千余年来,麒麟一直被国人追崇为“祥兽”。

  潮安区古巷镇武状元故里,入选广东省第二批古村落的孚中村黄氏宗族,数百年来,通过历代关于“麒麟送子”,以及无数与武状元黄仁勇相关的传说,逐渐演化成富于文化内涵,孚中黄氏特有的麒麟崇拜风俗。

  相传,黄仁勇的父亲黄廷毅,自娶象埔寨陈氏女为妻后,虽然夫妻感情甚洽,夫唱妇随,人见人羨。让黄廷毅心急的是,陈氏女虽然谦恭淑慎,对公婆百般孝敬,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在乡亲中口碑极佳,可是,过门已有一段时间,就未见有孕。陈氏夫人更加痛苦,每每为此珠泪暗流。黄廷毅见夫人为此而心碎,反觉于心不忍,私下常常安慰妻子。

  俗话说,不孝为先,无子为大。于是,黄廷毅经人指点,到城里寻神算名师指点。神算经一番卜算之后,为黄廷毅指点迷津,并说若如此,必得麟儿,而且日后必大紫大贵。

  回家之后,黄廷毅按神算所示,请名师书画一麒麟巨像,悬挂于客厅后壁,摆设香案。自此而后,黄廷毅与陈氏夫人,天天点香燃烛,虔诚膜拜。

  不久,陈氏夫人忽然梦见,屋顶屋内,毫光灼烁,忽而惊醒。步出天井,朝天一望,只见一头祥兽,巨足高角,浑身蓝彩,脚踏祥云,迤然而去。陈氏夫人及至客厅,望眼后壁麒麟画像,与刚逝去祥兽,完全一样。事过不久,念报陈氏夫人身怀六甲,黄廷毅大喜,对着案后壁上麒麟画像,叩首长跪……

  岁月荏苒,转眼离梦见麒麟,已有九个多月。

  忽然一天早上,黄廷毅正在田间劳作,忽然间有亲人前来报讯,说陈氏夫人将要生产,老夫人要他赶速回返。

  当黄廷毅满心欢喜,来到孚中寨中家门口,忽闻从屋中传来一声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只见接生婆走出门外,对愣在门口的黄廷毅连声笑喊,生了生了,带柄的。

  黄廷毅一听满心欢喜,双手抱拳,抬头答谢上苍。刚抬头,忽见产房上空,飘忽着一朵紫色祥云,祥光甚至将北侧黄氏家庙,披上一层紫色祥光。忽然间有人惊呼:麒麟!麒麟!众乡亲闻声,仰望天空,又跟着黄廷毅,一齐跪下,顶礼膜拜。

  黄廷毅为感念麒麟送子之恩,给刚出生的儿起了个昵称——麟儿。因麟儿属孚中黄氏良字辈,故取名良越。这个乳名麟儿,又名黄良越,就是后来高中清嘉庆元年恩科武状元的黄仁勇。

  当黄仁勇在任金门镇中军游击戌疆大臣,因病辞归后,孚中黄氏为纪念黄仁勇光辉一生,以十二扇梨木,分别雕刻“麒麟送子”“习文练武”“京城潜修”“状元及第”“头等侍卫”“君臣銮弈”“承德狩猎”“治国献策”“一代英才”“光耀南粤”等字画,用以激励后人。在十二扇雕刻中,孚中黄氏竟将“麒麟送子”列为首幅!

  直至今天,在孚中黄氏宗族中,还流传着诸多黄仁勇与麒麟息息相关的传说。

  据传,黄仁勇在七、八岁那年,到象埔寨外祖父家做客。黄仁勇儿时顽皮好动,他不顾外祖父、祖母劝阻,常常攀爬到宽厚的寨墙上,腾挪跳跃,将寨墙当作练武场。那天,当他在高空中玩得正热时,一不小心,双脚踩空,从十几米高的寨墙上掉了下来。刚才还在远处为“人客仔”捏一把汗的乡民,见状惊呼着跑过去救人。不料近前一看,原以为一定摔得粉身碎骨的小仁勇,竟然毫发无损,还笑嘻嘻地看着众人,然后在地上翻跟斗。这时,早已站在寨墙边的外祖父,笑着对乡亲们说,放心吧,外孙仔有麒麟扶着呢。当下,也有人说,刚才小外孙掉下寨墙时,有一片祥云托着小外孙,祥云中还露出数只麒麟的巨足呢……

  据孚中村黄氏代代相传,黄仁勇从出生之后,黄廷毅和陈氏夫人,就将家中祖上传下的一块蓝宝石,请艺人精心雕琢成蓝色麒麟,常年藏在儿子身上。正因此,使黄仁勇不只早年处处受到麒麟庇佑,就连上京赴考路上,也一直受到麒麟的暗中保护。

  古代陆路交通十分不便,大凡潮州学子,不论赴乡试还是会试,多坐官船走水路。故此,遇风浪而遭不测,甚至船翻人亡。而黄仁勇所乘官船,虽然常遇风险,但都逢凶化吉,相安无事。

  状元故里的黄氏宗族,为了感恩麒麟,将麒麟奉为保护神,并形成新的宗族麒麟崇拜文化。

  在黄仁勇夺得武状元桂冠之后,孚中黄氏宗族,在按规制筑建状元第时,特别于前座大门顶两侧,各置以精美麒麟青石雕塑,而后又将中厅梨木扇门,雕刻“麒麟送子”精美字画,据说又于顶厅设麒麟香案,供族人四时祭拜。

  20世纪六十年代末,孚中黄氏后人,用智慧和勇气,为保护先祖留下来的“麒麟文化”遗产。黄仁勇裔孙黄显耀,与其他几位族亲,机智地用沙土贝灰,将麒麟雕刻盖住,终于保护了状元第珍贵的历史文物。至于龙头书屋照壁上的蓝彩麒麟画像,是社员们及早用农具杂物,巧妙地掩盖起来,同样躲过一劫。

  从“麒麟送子”直至今天,已经过去了近三百个春秋。经过数百年一直流传下来的麒麟神奇传说,已演化成麒麟崇拜风俗,而且成为状元故里及黄氏宗族海内外游子永远的情结。

作者: 
黄莘
来源: 
潮洲日报(202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