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祠”是潮汕所仅有吗?

浙江诸暨西施殿。 综 图

潮州龙湖古寨婆祠。 综 图

王太夫人祠。 综 图

  近段时间在网络上,读到了几篇介绍潮州龙湖“阿婆祠”的网文,这些文章或者把相传建于清康熙年间的这座“婆祠”称为“中国唯一女祠”“中国第一座女性祠堂”“潮州唯一女祠”或者带有其他方向“之最”“第一”字眼的说法,包括有的学者扬言“阿婆祠”建设,是潮汕地区仅有的说法等,都让笔者憋不住想到应该商榷一下,因为笔者怀疑这些儿说法很容易产生以讹传讹的后果,是应该尽早助其煞车的。

  潮汕地区所说的“婆祠”,即供奉祖先侍妾的祠堂,是所谓女祠中的一类,包括一些规模、档次比较小的“婆厅”,这类纪念侍妾身份神主的祭祀功能建筑,在潮汕大量存在,甚至有的村子,就有数个之多。但是,诚如上述网文所提,潮汕的“女祠”与“婆祠”,是全国“唯一”和“第一”的吗?

  先说“女祠”——供祀女性的祠庙,这类祠庙,如同供祀男性的祠庙,早在春秋战国就已接踵出现,其中江苏常熟的齐女庙,浙江诸暨的西子祠、天台山的桃花夫人祠,安徽和县的浣纱祠、鲁妃庙,早就闻名遐迩。而节义与忠孝的指导思想,贯穿于这些女祠(庙)建设的始终。这与封建思想的存在是一脉相承的。至于明朝初期,这类祠庙的建设,也由历史上的自发而进入制度阶段。因为洪武元年已有诏令:“民间寡妇,三十以前夫亡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还规定巡方督学,每年汇报这方面的事情。对其表现,大都赐祠祀,次者树坊表,以之奖励贞节。因此,各地都无一例外地有节孝祠的存在,有贞节牌坊的存在,正是这段历史的反映。

  现在来说“婆祠”。有人认为,供奉祖先侍妾的祠堂,作为女祠的一类,是潮汕所仅有,也是全国所仅有,这反映了潮汕先贤有着强烈的反封建意识和大无畏精神,实在是有点自大与自恋,祖先地下有知,一定是愧不敢当。事实上,非但女祠不止潮汕仅有,就是供奉祖先侍妾的“婆祠”,也不是潮汕文化现象,而是全国皆然。而且外地的这类建筑,比潮汕更有名、更有影响力者还更多。江西赣州赣县白鹭村的“王太夫人祠”就是一例。

  这座清道光年间建设于客家地区的“王太夫人祠”所供奉者是清太学生钟愈昌的小妾,根据当地传说,钟愈昌的原配赵太夫人去世后,这位王氏小妾接过主持家务的重担,相夫教子,行善积德。20多年时间,使钟氏家族更加昌盛,期间,她用一生积蓄建成“堡中义仓”,专门用来扶贫济弱,当地“60岁以上或者18岁以下的鳏寡孤独病残者,每人每年可到义仓领取8担谷子和衣被等物”,对于乡里参加科举的人或发生灾荒时,她也予以帮助赈济。还屡屡布施入村的乞丐,甚至安葬死于村内的流浪人。她在家中开办义学,让贫困人家子弟与自己孩子一起读书,并为孩子提供免费午餐。临终前,她叮嘱儿子,家中“义仓”,每年不得小于1000担“义谷”,以备随时救济难民。这样的善人,理所当然要受到后世的崇奉,很有益于社会关系的融洽,至于当地把这一祠堂称为“在全国历史上仍属罕见”,则与潮汕人宣称阿婆祠全国仅有一样,是不足为训的。

  举凡涉及国家相关制度的事物,不可能在一地“仅有”,除了国家有特殊政策规定,否则都是“通用”。宣传地方历史文化,为了提升其中某些特定事物的“站位”“品位”“地位”,可以有着许多方法,但如果想当然地用“全国仅有”“全国罕见”来表述,就只能暴露自己的无知,所以自大与自恋,是不应得到倡导与鼓励的。因为它容易弄巧成拙,最终让一个地方“没脸”。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