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许氏流长源远,名贤事迹熏陶后人

北市许氏宗祠位置图。阿 龙 制图

北市许氏宗祠。阿 龙 摄

百洲堂。阿 龙 摄

许典翼(右)在宗祠里向记者介绍历史。阿 龙 摄

许氏庶祖祠门口的文保牌匾。阿 龙 摄

许典翼在展示许宝泉大白扇。林少平 摄

乾隆《揭阳县志》许国佐传。阿 龙 截图

  揭阳 素有“水上莲花”美称,南河、北河绕城而过,在双溪嘴汇合注入榕江。两河如玉带围起的冲积平原状若葫芦,因而揭阳又被称为“浮水葫芦”。就在这片莲花宝地、葫芦宝地之上,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让这座水城熠熠生辉。

  从清代先贤许登庸故居大书斋许书斋许桥,走出鼎甲巷口,就来到西马路。在西马路东段北侧,有一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许氏宗祠(源远堂)。该祠是潮州后七贤之一许国佐(号班王)的曾祖父许守愚(号蒙泉)为奉祀其玉窖公等祖先所创建的,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

  2020年初夏,我们在北市社区党总支书许建明等的陪同下,来到许氏宗祠采访。

  许氏宗祠为三进式三开间“双背剑”(两火巷)布局,坐北朝南,灰、石、木结构,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主座自前而后有大门、内仪门(三门)、拜亭、中厅、后厅,规模宏伟。前厅与前天井之间设内仪门,相传为明代兵部官员祠第建筑形式,为潮汕地区传统祠堂所罕见,也是许氏宗祠的一大特色。许氏一族独特的祠堂文化及历史人文值得人们聚焦。2019年5月,北市许氏宗祠由市级文保单位晋升为省级文保单位。

  揭阳许氏多出自北市

  北市许氏,或称为西马许氏,其实是榕城许姓最大的一支,也是遍布揭阳各地许姓的一个主要源头。

  这支许姓又从何地迁来呢?北市许氏宗祠的堂号“源远堂”道明了源远流长之意。由源远福利会2018年编印的《揭阳许氏源远堂资料汇编》(以下简为《许氏汇编》)则详细记述了许姓在南宋年间两次大规模入揭的历史。

  北宋仁宗年间(1023~1063),皇帝将太子赵曙的长女德安郡主嫁给武公大夫、大理寺正卿许珏。其时赵曙尚未登基,许珏之妻身份为仁宗皇帝孙女及太子长女,故为德安郡主,许珏为郡马。后来赵曙登基,即宋英宗,许珏便成为驸马。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封赏甚丰并赐许珏在家乡潮州建驸马府。

  南宋理宗淳祐元年(1241),后宫有刘姓总管太监奉旨出京南巡,宣慰潮州皇亲英宗驸马许珏及德安公主后代。时许驸马子孙认为“太监为我家家奴,无须大礼迎接”,因此,只开驸马府侧门相迎。刘太监见招待不周,带恨离去。回京遂妄奏,称潮州皇亲许氏心怀不轨。理宗心中也想去除驸马许珏子孙170多年恩荫权益,遂下旨清剿,自韩山山前许族祖居,至潮州城中许驸马府,杀掠甚凶。许氏子孙于是四散迁移,史称“韩山为事”。

  此次祸变中,许驸马的六世孙许竖基迁至揭阳官溪都洋内(今属榕城区仙桥街道槎桥村)。七世孙许安谷则带了四个儿子奔居意溪。这一支许氏在元兵南下时起兵抗元,遭元兵追杀。许氏家人奔往福建莆田,分创于诏安,后迁田源马坪乡之官园。许安谷最小的儿子许歪(字义明,又字春明)后来迁到揭阳县城玉窖溪附近(今西马、中山街道相邻一带)定居。时已入元,许歪未敢道明源出韩山及自己姓氏,遂以落居地名为自己取号“玉窖”,称源自福建莆田。“玉窖系”自此在揭阳繁衍生殖,今北市许氏宗祠里头有一副楹联“玉窖支分本闽漳而鼎族,蒙泉源发肇科甲以蝉联。”许氏后人称许歪为“玉窖公”,尊为揭阳许氏始祖。

  明时,许玉窖的长子许惟逊的后人迁到今普宁市流沙北街道南园村居住。次子许惟玉的后人迁到今榕城区东阳街道山东围村、普宁市流沙东街道北山村居住。

  至清代,许氏玉窖系已在玉窖溪周边繁衍成著姓大族,族群分布于今西马路东段两侧、打铜街、绍兴路一带。我们这个系列的上一篇《许登庸育才兴学,进士第桃李芬芳》讲述到许登庸,即为玉窖系第13代,北市大书斋、小书斋亦为许氏聚居区。

  许守愚营建许氏宗祠

  从元代初年至明代中叶的250年间,许玉窖后裔在揭阳县城已繁衍了七八代,其八世孙许守愚,就是北市许氏宗祠的肇建者。

  据清乾隆《揭阳县志》和《许氏汇编》载,许守愚,字敏之,号蒙泉,揭阳在城人,好学而博闻,弱冠补博士弟子员,试则高等。明嘉靖十六年丁酉科(1537)举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选授南京池州府东流县(县治在今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东流镇)尹。

  时东流县吏治废弛,赋税混乱,贫富悬殊严重,课税的都是城里的贫民,而富人多居于百数十里外的险阻之处,负隅横霸,不受制约。许守愚到任,先察实况,胸有定策,决心均贫富、抑豪霸。遂依则定赋,参伍错综,均其厚薄,调剂重轻,莫使悖理,悉得其平。

  东流县距离留都应天府(南京)较近,当地民风健讼,遇事多上诉到府省一级,不在本地处理。许守愚从不阻止越级上诉,只是自审细察,遇冤屈则与平反,使到狱无滞留,于是老百姓都不再上诉。

  许守愚还修堤防,劝农桑,招流亡,兴学校。他在东流任职5年,邑称大治,考绩当最。

  可是当时安庆府推官乔伊到县检查,索贿不得,便散布蜚语流言中伤许守愚。许守愚与乔伊据理辩驳,府尹为息事宁人,没有太多地指责乔伊。许守愚遂称病弃官,回乡奉母课子。

  许守愚晚年开始在北市街北侧营建许氏宗祠,以奉祀其玉窖公等祖先,但宗祠未竣工就去世了。到万历八年(1580),他的子孙继承先志,终于建成了这座规模宏大的祠堂,成为许氏后人崇祖报德的场所。

  许氏宗祠竣工后,除了祭祖之处,这个宽敞的祠堂在大部分时间成为许氏子孙的私塾。民国时期,宗祠开始被借用、征用为政府教学场所,成为魁西镇中心国民学校(魁西镇为县城区六镇之一,相当于今天的居委会;学校为初等小学)。新中国成立后,学校改称市(榕城市,存在于1949~1952年底)立第二小学,不久改称为镇(榕城镇,1952年底由榕城市改制)立第二小学、北市小学。

  2005年,揭阳市政府将许氏宗祠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交由许氏族人管理。当年10月,许氏宗祠开始大规模修缮。随后成为揭阳市源远福利会会址、许班王学术研究会会址。2018年,许班王纪念馆在许氏宗祠开馆。

  潮州后七贤许国佐

  说到许班王纪念馆,还得从许氏宗祠西侧一座百洲堂谈起,这里就是潮州后七贤之一明末揭阳先贤许国佐治学的居所。

  据志书记载,许国佐(1605~1646),号班王,天启七年(1627)丁卯科举人,崇祯四年(1631)辛未科进士,仕四川叙州府富顺县(今属自贡市)知县,在惩办豪强中受诬陷入狱。两年后脱罪,并调任贵州遵义县县令,因治理有方,人民爱戴,擢升为兵部主事,又转授员外郎,升郎中,兼督九江饷务。不久,眼见崇祯皇帝刚愎自用,朝臣倾轧,有才难施,乃忧愤辞官归家。

  清朝顺治二年(1645),揭阳武生刘公显趁乱聚众起事,号称“九军”,攻破揭阳城,烧杀劫掠,并抓了许国佐母亲。许国佐闻讯只身闯“九军”大营,欲以身代母死。刘公显企图逼许国佐归顺。许国佐虽受严刑拷打仍不顺从,终被杀害,年仅42岁,时以“死孝”论其节,被尊为潮州后七贤之一。

  许国佐有居所百洲堂,自署百洲堂主人,他自幼好学,最嗜酒、诗二行,与揭阳著名县令冯元飚(天启六年至崇祯三年任)诗文相和、交为好友。其遗著有《蜀弦集》《百洲堂集》《旧庵拙稿》《班斋数句话稿》等,近代岭东知名画家、诗人孙星阁有诗《咏先贤许国佐墓》赞曰:“有明一代老诗人,吟到蜀弦百转声。揭岭有公山有骨,千秋忠孝记成仁。”

  为弘扬许班王人品、政绩、文才,揭阳市于1995年12月成立许班王学术研究会,2018年在许氏宗祠开设许班王纪念馆。

  许氏庶祖祠彰显孝道

  在许氏宗祠东北侧,我们看到一座潮汕传统两进式祠堂,这就是许氏庶祖祠(追远堂)。这是揭阳尚存的唯一一座建于明代的婆祠,也是粤东地区建造时间最早的女祠之一,于2019年5月作为北市许氏宗祠的附属建筑一并列为省级文保单位。

  初夏阳光灿烂,祠堂前的小阳埕上,有居民晒着的草药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阳埕一侧围坐在一方桌旁的4位大爷,正惬意地打着牌。祠堂门匾阳刻“许氏庶祖祠”五个行书大字,据说是许国佐亲题。漫步祠内,但见建筑古朴凝重,两侧巷厢优雅有致,东西通廊外墙各开一圆形“子孙门”与火巷相通,构成“双背剑”两进式格局。

  许氏庶祖祠约建于明代崇祯十年丁丑(1637),是先贤许国佐为亲祖母金陵贞勉余氏建造的专祠。余氏乃许国佐祖父许公望侧室,故其专祠题额为“许氏庶祖祠”,俗称“婆祠”。余氏原是许公望侍婢(俗称“赤脚”“走鬼”),在许家遭遇一次危难变故中,她倾力救护主人嫡子,使其转危为安,深受许公望赞赏,后来被收纳为侧室(偏房),许国佐之父许有寷(fēng,潮音hong1(丰),意为大屋、大房子)即为余氏所生。

  荀子云:“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女人。”究竟许家当年遭遇什么危难,余氏如何将其化危为安?我们已无从知晓。想来必是于危难之际,余氏表现出的大智大慧大忠勇,使许公望深为赞赏,而知之、爱之、娶之吧。

  许国佐为何要建许氏庶祖祠?缘由是旧时有“赤脚(阿婆)孬入祠”的宗法礼俗,也就是说许国佐的祖母余氏因属侧室,她去世后,神主进不了许氏宗祠,享受不了子孙的祭拜。为报答祖母余氏的木本之恩和对子孙教督有方之德,许国佐在祖母还健在时,就将许氏宗祠东北侧自家一“下山虎”宅居拆除,特意为祖母建造专祠,使她也能享受祠祭,永享子孙后代的追思和感念。或许,先贤许国佐这一举措开启了揭阳建造婆祠的文化先河。

  揭阳学院谢若秋副教授认为,在古代宗法文化中,建造祠堂属于报本追源、尊祖敬宗的重大举措,即“报本之礼,祠祭为大。”传统祠堂多为奉祀先人而建,属于“死孝”,为庶(祖)母建造生祠是“生孝”,极为罕见,更是彰显孝道之举,演绎的是崇孝报本的美德。所以,许氏庶祖祠也是研究我国宗族文化及官员孝悌不可多得的实物例证。

  多项“非遗”成果传承民族优秀文化

  在许氏宗祠斜对面,就是百年老字号“许宝泉大白扇”作坊,我们在作坊里见到了其第三代传人许典翼兄弟。

  据相关志书记载,揭阳纸扇制作始于清嘉庆年间,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许宝泉纸扇。

  据许典翼兄弟介绍,许宝泉大白扇用料和做工十分考究。扇面采用广西南宁的丝纸,扇骨则采自潮州意溪的乌毛竹,因竹质细腻、有弹性,故扇子使用越久越光滑。从竹子到做成扇子,工艺流程需要经过破竹、削篾片、作扇骨、裁纸、粘纸、褶纸、定型等20多道工序,做出来的扇子,整体均匀、扇骨光滑、扇面平整、边缘整齐,拉力强、粘力好。这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工匠精神,正是精品产生的支撑力量。

  因此,过去南洋商人购买纸扇均指名要许宝泉字号的,这所作坊在黄金发展时期每年销往东南亚的纸扇达10多万把。在潮剧界,许宝泉的扇子也是鼎鼎有名。潮剧戏谚有“作花旦要会射目箭,作小生要会擎白扇”之说,可见白扇在潮剧表演中的重要性。至今,潮汕地区及南洋等地的潮剧舞台所用扇子,均出自许宝泉商号。

  2013年,许宝泉大白扇制作技艺被列入揭阳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由许氏族人守护着的传统技艺还有2016年被列入榕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许氏滘墘鲤鱼舞和2017年被列入揭阳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的许氏舞龙等,多项“非遗”成果,传承民族优秀文化。

作者: 
蔡幼芳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