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方言的时代化

  方言是“方人”的母语,大概没有人会认为它有什么不好,尽管这方言真的有什么不好之处,也不例外,这与“儿不嫌母丑”同理。

  从文化的角度上看,方言是地方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如同地方民俗的其他层面一样。但是因此就把方言视作一无非处,不看到它的某些已经落后的因素已经必须舍弃,而一味强调它的“是古不是土”,也没必要。所以现在有人千方百计打捞沉淀于历史河床泥沙之下的方言词语,如果作为纯粹的学术研究,固然无可厚非;但是如要以之证明方言之古、之美,而希望今人不要放弃,则不是我所乐意苟同的。

  我当然晓得方音大体有其字;也知道方词大体有其源;更明白方句大体有法。但是又以为如果已经不是全部适合于今天的交流,那么,该舍弃就舍弃,该忘记就忘记,不要只因其“古”,就非得照单“拿来”,使成与时代、与普通话对接的障碍。词汇是不待说了,语法方面,尤其是多如牛毛的倒装格式,如果一味承用,而要与“外人”交流,便会乱了“套”。现实生活中,我们虽然知道方言“艳如桃花”“妙不可言”,但毕竟我们不能只在“方”里寻生活,而必须与“外界”交联,所以,虽然方言很好,但对生活在当下的人来说,也不能忽视让它现代化的必要,否则,我们就会因为在方言热爱上的画地为牢,被羁绊在走向外界、走向时代的路上。

  事实上,我们所说的方言,即这个现代版方言,除了语音上属“方”,其余都属“普”了,包括大部分的词汇、语法这些本质性的东西,也就是说,今天的方言,几乎可以说就是今天普通话的潮音直译。

  普通话是根据西方的语法体系,北京方音、新造词汇构建起来的,它是时代的产物,而这又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即是经过创造性的转化、创新性的发展这个流程的。所以,以之为基础,而以潮汕语音表达的现代潮汕方言,性质上与普通话相同。这既有利于我们在区域内、民系内使用,也方便、适合我们通过“音转”之后,与外界顺畅的交流。这个现代版方言,已是有古而不“土”,具有相当的现代气息、现代色彩了,如果在一些“土词”的舍弃上更有力度一点,也就更具纯粹之美。

  现代化是动态性的。方言要与普通话同步,就必须像普通话一样,不断吸收、消化、融汇更多的现代语词、表达方式,使之保持鲜活,不断丰富与完美。而这,其实也是对于方言保护最有效的途径、最正确的方法。拒绝现代语言元素的吸收与融合,而企图在“古”里寻找可以支撑其存在的合理性或美誉度,则不是。

  传统文化优秀部分是很珍贵的,但要保鲜,维活,还得吸收时代的空气和阳光雨露,这才能保障传统文化的现代化,改传统土壤为现代土壤,作为生长基本条件,语言也不例外。

  不知博识者以为然否?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