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乡村传统文化之美

  凡是被公认为“美”的事物,不管是历史的还是现在的,都应具备人见人爱的特点,否则就算不上了。

  因为人的审美有其趋同性,有其约定俗成的“标准”。凡是他们认为美的,就会不断传承发展,因为这可给他们带来愉悦,带来眷恋。无论物质的、精神的都是这样。

  那么,乡村的美——也即人见人爱之处,表现在哪里,哪个方面?这个问题,过去没有人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说法——虽然有人在不断地探讨与论证。以为即所谓“乡愁”者有,以为即“乡情”者也有。乡愁和乡情,都是维系于乡村那让人不离不弃的事象上。包括那些环境、那些建筑、那些风俗、那些人情。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对于同一乡村,在场和不在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不在场者偏重于情感的牵连,他们的家乡感情,往往就是“乡愁”;而在场者,则比之“游子”还会有更多些偏向实际、实在、实用,也即宜居、宜业的需求。现在的研究者大多从乡愁的维护角度来讨论乡村的保护,但在上述“两宜”方面重要性的认知却与在场的村人不同,所以在“美丽乡村”的建设上,经常有谈不到一块去的现象。有些纯粹以开发旅游资源的角度来认识、规划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也常常出现功倍事半的效果。这是个很值得关注、关切的社会问题。没有解决好,投进大量资金去改造与提升,最后这些资金却打水漂了,或者充其量满足短暂的“焕然一新”表面化成果出现而已。

  诚然,乡村之美,我也认同主要表现于传统文化的存在这一块。而传统文化之存在于乡村,又表现于硬、软两方面,即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两方面。在“软”的方面,各村大同小异,而“硬”就不同了,差别很大。譬如有的乡村,环境优美,布局特别,也有几座古建很有特色,而为村人引以为豪,在外边有相当的影响力。但大量的乡村并没有这样的“优越”,充其量就是保存有一些历史上所建的传统式农舍而已。而这样的农舍,从旅游角度看,价值不会很高,宜居方面也已落后,大部分已成空厝。但是,纵令是空壳厝组成的空厝村,大部分的乡村还是生气勃勃,居者有所恋,游者有所思。是什么产生这个效应呢?这是乡居和乡愁的纽带——那些经久不衰的生活风俗,这就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乡村美的所在。

  这个传统文化,就是乡里的人情味淳朴而浓烈的“社交”关系,是牢不可破具有某些保障功能的宗亲关系,是熟悉的安全而温馨的生活环境,是一人有事厝边前后自觉协助参与的互助情景,是时年八节热闹而带乡土气息的气氛。这种文化的美好,在于融入乡人的生活、感情,成为各人的需要、依赖和付出都处于平衡的生存状态。许多老人都不乐意跟随子女到繁华的都市生活,许多在外边赚到了钱的人都乐于到家乡建设屋舍,就因为乡村有着这个由着传统文化支撑的“气场”,它是乡情与乡愁产生的牢不可破的基础,厚实的土壤。

  因为这样,美丽乡村的建设,在顾及环境生态整治的同时,更注重风俗的维护与良化,发挥它在维系乡人关系上的持久作用。如此,乡村就得以保持美丽,保持活力,而不是一条鸡肋。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