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关”说“键”话守正

  研究古建,免不了要涉及到门闩,而谈论门闩,又难免要涉及到“关键”,因为关键,也很容易联系到处世立身。

  缘因在古代,门必有“闩”以起防守作用。而门闩有简繁之别,简者称“关”,繁者为“键”。这些在阅读古籍如《吕氏春秋》,如《史记》《左传》,都要经常接触到。只是,“键”在前期以“楗”为形,后来才用的今字。

  诚然,古之原生态的关键,以实物难于保存,而不易见。但发握古墓,则时有发现,可供研究的参考。

  由着关键的功能,古人已经做了大量结合社会的解读。从比喻入手,阐发了不少经世致用的道理。这些也同样记载于古籍之中,今日重读,依然可以受到有益的启发。

  好像人多耳熟能详的老子《道德经》,就有一个经典的论述:

  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

  用现代语言来表达,老子这话的意思是:善于计算的人,不用算筹,也能求得答数;善于堵门的人,没有门闩,也能把门关得紧紧的,使人打不开。

  老子是思想家、哲学家,他讲建筑问题,在于譬喻,在于引申。上面的话,表面上讲的是关键使用,实际在阐述善闭者能够守正的道理。也就是说,他的谈“闭”,并非指关门,而是可以被理解为设计种种阻挡某种行为的计谋与方略,不必采用老一套硬顶硬堵的办法。

  汉代有卜者严君平,也曾说过“拆关破键,使奸者止”的话。这里的“拆关破键”,当然不是叫人去破坏门闩,而是转义于教人广开言路。其意是:只要去掉种种人为的障碍,那些投机取巧的人就无计可施了。

  老子和严君平所说的话,乍看很矛盾,其实是从事物处理两个方面开展的论述。这就让人可以受启示于面对问题时,审时度势,确是非常“关键”。

  作为建筑物的一个局部现象,往往可以让人从其功能、特点而联想到相关的方面,从由此及彼的过程中得到启发、教育。“关键”只是一例。诸如此类的“例”,在我们本土也不少。好像有句土话“临檐(读若‘钱’)水点点滴”,就是通过屋檐陡顶不能存水的现象,引申到上行下效、前行后效的问题,暗喻长者要作好表率,幼者才能传承其好的表现。

  这就昭示,读建筑,不能只读表象,还要读到它的原理,这样就可能引发联想,从而收获从单纯的审美,进而通情达理,及于立身处世的态度与方法。

  使然,建筑就不止是房子,而简直是部教科书;读建筑者,也就不仅仅是一位观众,而可变身于智者与哲人。老子、严君平已经为后人树立了榜样。

  “国学”的许多内涵与精神,往往在于物外。懂得这个道理,方有事半功倍。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