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特定时代题材的《抗战的潮剧集》

  勿忘国耻,砥砺前行。居安思危,警钟长鸣。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疯狂的侵略战争。不堪日寇铁蹄,全国人民以多种形式抗日。当时,潮汕文化界的人士,有主张以新事物加入到潮剧表演中去,剧目加入抗日的新内容,编救国新剧,呼唤民众团结抗日。林淳钧先生的《潮剧闻见录》里面的“宣传抗日救国的潮剧潮曲”条中有阐述过当年的基本状况。在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六月即1945年,揭阳复兴书局曾经集结了当时部分抗战题材的剧目,汇篇成册,名为《抗战潮剧集》出版。

  《抗战潮剧集》第一集出版于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六月,共收入二个长剧、三短剧和二个潮曲表演唱,长剧分别为《天京之围》、《戚继光斩子》;短剧为《血花痕》、《空门松井》、《忠贤会》;潮曲表演唱有《新八仙》、《新京城会》。

  《天京之围》写的是洪秀全定都天京后,祸起萧墙,太平天国起内讧。洪家兄弟意图安逸,钱军师飘然离去,石达开引兵走川中。李秀成念危局,尚连年转战无喘息,鞠躬尽瘁赤诚效忠。安庆失守,奸人进谗,设计谋害李秀成。清兵围困天京,李秀成内外受敌,报国徒劳,天京城破。国破家亡,李母跳崖,李妻自杀。秀成被擒后,清兵劝降无果,被杀却。

  《戚继光斩子》写的是扶桑倭寇海盗,渡海西来,侵扰闽浙沿海,戚继光坐镇海疆,训兵坚守御敌,军纪严明。一日,倭寇再范,二将身死,戚继光悲痛不已,其子戚存忠轻敌自持,带兵八百出师御敌。不想倭寇厉害,八百军士被困,戚存忠重伤突围。戚继光怒其无为,欲行军法斩子。戚继光的母亲与妻子闻报,赴营劝说阻刑,奈戚继光军纪严明,公私无情,尽皆无效。最后,戚存忠痛别慈亲,挥刀自裁。

  《血花痕》写的是日本倭寇前敌指挥奉天皇之命,欲据中国,率兵浩浩荡荡向华而来。锦绣山河驰敌骑,神州板荡血泪零。华夏民众,组织游击队奋起抗日。教育界华民魂,伤山河破碎,满目疮痍,离妻别儿,带领游击队奋勇杀敌。华民魂别家后,家里贫困交加,妻终病死。儿子女儿姐弟俩流落街头求乞,受尽饥寒。路遇日寇,被抓往军营。在日营中,姐弟俩机警杀敌。此时,华民魂带队入杀敌营,混战之中,姐姐被流弹射中,弟弟抱姐痛哭。歼灭日寇后,华民魂闻哭声寻得子女。以国旗掩埋女儿后,华民魂擦干眼泪,与儿子一起,继续加入到抗击日寇的大军之中。

  《空门松井》写的是日本华南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统兵数十万侵华,原想速战速决,要一年拿下华夏。奈何中华民族全民皆兵,奋起杀敌,以致日寇一筹莫展。坐困军中,士兵厌战情绪日炽。其时,日寇大队长厌战自杀,增城被夺回,广州军械库被游击队焚毁,天河机场也被游击队袭击,弹械损失无数。因指挥无方,松井被日寇天皇免职回国。松井回国,差点被日妇索命。掀起战端,日本国内平民也苦不堪言,沼海农民起暴动,谋杀天皇抛巨弹,国运衰疲,政局动荡,人心不安。松井心灰意冷,遁入空门。松井的老婆与同事追至热海寺劝说。松井自知罪恶贯盈,愿用静心洗罪身。万策难挽还俗念,樱子也生无所恋,触柱身亡。

  《忠贤会》写的是原在南京国民政府文官处任职的刘文建,生性刚直,重义轻财。因日寇入侵,政府迁往重庆,他放心不下尚居北平的老母妻儿,便化装前往探望。不想一进城便,遇上已经身为日寇汉奸的师弟陈寒坚,被拉往陈家喝酒。只因日寇司令龟二郎着陈寒坚寻觅华人名仕充当日本官,陈寒坚把心思放在刘文建身上。陈寒坚先稳住刘文建,然后亲自到刘家骗取刘母的亲笔书信。不想,陈寒坚的家仆陈忠有义,暗向刘母道破陈寒坚行径。陈家大厅,陈寒坚劝刘文建一同效忠日寇,刘文建怒火填胸。陈寒坚用刘母书信施行无效,欲杀刘文建,幸得陈忠相救逃走。陈寒坚设沙滩会上,刘母婆媳、陈忠、四名仕等痛斥日伪,感动伪卒,众人齐心协力杀死龟二郎、陈寒坚等,一齐脱身出城。

  《新八仙》写的是首长邀请军、政、党、农、工、商、学、自由职业八界代表参加大会,共商抗日救国大计。

  《新京城会》写的是吕得胜抗日收京,喜得功列榜首,特邀妻子刘氏在京相会的激动场面。

  有国才有家,保护家国的完整与稳定,是每个公民最基本而神圣的责职。剧集内容全是写抗击外邦侵略,保护家园而呈现悲欢离合的故事,有奸恶,有忠贞,有忏悔,有正义,无论男女老幼,皆悲壮、激烈,可歌可泣。这些都是振奋人心的、带着特定历史使命的时代剧。与老剧本的区别,该剧本集的特色,是戏出的编写手法确实是有新思想新观点,体现的是忠义之风。正如剧集中的序言描述:“戏剧之感人至深者莫如风土剧,若其内容之良窳,影响于风俗之厚薄者至钜。我潮戏剧目其秽亵卑鄙,诲淫败俗,须彻底废除者不知凡几,今若风花雪月、谈情说爱之表演不适宜于厉行抗日,今日是故欲藉戏剧移风易俗”,“乃潜心于新剧之编写”,“内容崭新”,“以提高抗战情绪,发挥民族精神,促进同仇敌忾之心”。剧目内容皆“情节淋漓,可歌可泣”。

  这些戏在今天来说,已经是过了特定的历史时代,但保护家国,是没有时代限制的,如果这些戏能够重新编演,在太平年代敲敲一下警钟,还是带有一定现实教育意义的。

  附注言:

  该剧本集的每个剧目是配以“公尺谱”编写的。公尺谱是中国汉族传统记谱法之一,因用公、尺等字记写传唱而得名,属于最原始文字谱的一种。剧集中诸如《天京之围》中洪仁玕的一段唱是这样写的:(大板)「引」五六六  五六六…  尺……工……五……六……上……尺凡工……五六上尺忆……金田呀(仝右引)忆自金田起兵,工尺尺  四合合  工工尺尺  四合  到如今  尺上四上尺掩有了东南半壁,都天京,排山倒海,平妖氛  四合  四合四上定海内,工尺  尺上是上尺  只恨那狗将庸才,庸才怎不一气把那四合  四合四上  妖雾尽扫开;《戚继光斩子》中戚存忠的一段唱:可恼,可恼,无名  火冲天庭,恨倭寇,如般残暴残暴  丧天良烧杀荼毒生灵(重句), 用狡计迫吾二将自杀  丧幽冥。这句唱词对应的公尺谱是:五六  五六  公尺  六公尺乙  上五六  工六五  六工六  公尺六  五工尺尺合乙 ,六五六上六工六工六  上五六。为使后人便于对本集范围内公尺谱解读,剧集中还对所用“乐引”的每个音谱做详细的注释,如“重六二板快:「引」尺合上上送尾(押上)尺合士上(押上)六工工尺”,“活五二板:「引」尺工合 上士合上”等等。

作者: 
马徐豪
来源: 
微信公众号“马徐豪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