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大华饭店

  汕头的大华饭店不在大华路上,而是在外马路,当年这里曾有一间铺面宽畅的照相器材店,连着一家那时规模不算小的海鸥文具店,相挨着就是大华饭店了。如今这里是一幢七八层的楼,楼下是药店、爱西干面店等。

  原先的大华饭店据说建于1959年,是座庭院式的综合饭店。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辆卡车撞进大华饭店,一面墙塌了,成了危楼。后来就重建了新的八层大楼,成为市饮服公司所在,可大华饭店却没了踪影,唯一或可算曾经的痕迹,是现在一家名叫四海酒店的小店了(见下图)。

  曾经的大华饭店座落在外马路,延伸至与大华路交界的转角。当初的那栋老楼主要的门面朝向外马路,马路正对面是那时以招收葱陇子弟为多的平民学校外马五小。饭店有一个旁门从大华路出入。印象中大华饭店似乎是二层或三层高的楼房,楼下做饮食。从外马路的正门进去,左边是包点饼食店面,相连转向大华路的地方是冷饮制作车间,在夏季生产雪条、雪糕、冰花、汽水等。往里走进去别有洞天,有一个不大的庭院,种着些树木花草,到夏季摆上十来张小桌子,就是吃冰花、雪糕的露天冰室,这在当年应该算环境优美了。进门右侧是甜汤售卖处,其右边是一大厅,大厅的左边卖粿条面汤,右边售卖简便的饭菜,大厅后面是饭菜部厨房,厨房后段是点心部的加工场和仓库。而正门进来有一条颇为宽敞的木质楼梯通往二楼,那是供人住宿的旅社。

  大华饭店于我印象最深莫过于夏天在那里吃雪糕。1970年之前的好几个夏季,父母单位发放防暑降温福利,每月好像能领到1.2元还是1.5元的冷饮票,面额有1角2角和5角,每年可领4个月,总共约五六元,可以在新华饭店和大华饭店两家店通用。当年我们住在如今的聿怀校园里,距大华饭店也就五六百米。周末如果母亲得闲,晚饭后收拾完家务,就会带着我们兄弟来到大华饭店。坐在庭院中,凉风徐徐拂面而来,树梢沙沙作响,仰望头顶天空可见星星眨眼,有一种舒适的自在感。那时的雪糕品种远没有现在丰富,雪条仅有2分钱的白冰条、4分钱的豆冰条和8分钱的牛奶条几种,雪糕一般是白色单球和双色球雪糕,再就是最便宜的白冰花,似乎最高档的一款是三色球,我从来没品尝过。母亲给我们兄弟俩要两杯双色雪糕,看着晶莹剔透的雪糕球,想着大快朵颐,却不舍得它们很快消失,总是慢慢地舀一小勺放进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地细细品味。呷着冰凉滑腻的雪糕,身处那样的环境,有说不出的爽快惬意。

  这样快乐的享受在整个夏季会有七八回吧,回想起来,我们更多吃的是单球雪糕,享用双色球的机会并不多。母亲有时也会要一杯单球雪糕,好些时候自己却并没吃。到了9月份,已是初秋时分,来冰室的人比盛夏时要稀疏些,坐在院中也有了更多的凉意。临近国庆节,庭园中的树上会挂上几盏彩灯,营造出满满的喜庆气氛。

  那些年,我正在饭店对面的外马五小就读,记得有一回,课间禁不住馋虫的引诱,走过马路到大华饭店买了支4分钱的雪条,吃完回到学校,不知谁报告给了班主任,结果班主任给了我一通批评,意思好像是下课不能随便离校,更不应到校外买零食吃。

  1970年我们家迁去了外地,以为和大华饭店会再没什么牵连了,不想几年后我又成了大华饭店住宿的客人。1974年春节期间,母亲带我们回鮀城探望老同学,就住到大华饭店二楼临街的一间客房。那两三天里,我们逛了公园,看了电影,也找儿时的同学邻居见面。阔别鮀城几年,我们都从童年成了少年,相见叙情谊,真是特别高兴的事。客房的窗下就是外马路,可那时没多少机动车,晚上除了偶尔一二辆经过,倒是挺寂静的。

  未料那次住宿成了我和大华饭店的最后一次结缘,几年后再回汕头居住,竟再没去过那里。不知不觉中这家收藏了童年温馨时光的饭店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作者: 
苏音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