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月疏朵》:潮人的《月光曲》

  广东电视台拍摄《岭南童谣》的4K高清纪录片,征求童谣研究专家的意见,想取一个文学性强一些的好听的名字。有不少专家说,就叫《月光光》吧,广府、客家方言都有名叫《月光光》的著名童谣。但有的专家提出不同意见说,潮汕话好像没有叫《月光光》的歌谣哦。他们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了想,说:“有啊!潮语童谣叫《月光月疏朵》。”

  我为什么会很快想起这首童谣来,倒不是因为小时候背诵过,而是几年前在韩山师范学院工作时看过韩师音乐学院师生的演出。古筝弹出很优美的音乐旋律,柔美的潮语歌声和曼妙的民间舞蹈相结合,潮味十足,赏心悦目。我清楚地听出这首富于潮汕特色的童谣的每一个字儿:

  月光月疏朵,

  照篱照壁照瓦槽;

  照着眠床脚踏板,

  照着蠓帐绣双鹅。

  月光月烟尘,

  照篱照壁照纱窗;

  照着眠床脚踏板,

  照着蠓帐绣双龙。

  我请教音乐老师,是谁谱的曲子,他们告诉我,是著名音乐家陈玛原先生。陈玛原先生我知道,原籍澄海,是著名的革命音乐家和草书书法家。他跟我岳父陈德桂校长(曾当过隆都中学、东里中学校长、党总支书记)是战友加好朋友,记得我岳父家客厅里,就曾挂有玛原先生潇洒的草书墨宝条幅。以前我只知道他移植改编过一部潮州方言歌剧《赤叶河》,也为林齐安先生的《硗仔苦》等一些潮州方言歌谣谱过曲,但没有想到,这首《月光月疏朵》的曲子这么优美,简直就是一首描写韩江两岸人家故事的动人小夜曲,他用柔美的旋律为我们勾画出一幅潮汕人家的月下美景和委婉的爱情故事。后来我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这首《月光月疏朵》在上世纪60年代末,就已经登堂入室,被《中国民歌选》收录了,名字改为北方人也可以看懂的《月光歌》。

  近几年来,方言歌曲热了起来,有陈玛原先生旋律优美的曲子打底,不少年轻人便把这首《月光月疏朵》改编为方言歌曲,演唱者有唐洁洁和黄堃等。两位都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是大名鼎鼎的金铁霖教授。唐洁洁是潮州妹子,黄堃是汕头妹子,人靓歌甜,把这首《月光月疏朵》演绎得既有现代感又美妙动听,潮人个个都喜欢听。

  其实,这首《月光月疏朵》歌谣本身的文学性、艺术性就很强,不少人欣赏它只停留在其描写的朦朦胧胧的月夜美景上。“疏朵”一词,现在的潮汕方言口语已经不用,其大意是云朵有一搭没一搭一搭的,也就是疏淡的意思。潮汕方言谚语有“八月天疏朵”,这个“疏朵”也是一样的意思。圆圆的月亮在忽有忽无的云朵里穿行,月光穿越云朵间的缝隙,洒落在屋顶的瓦槽(hia6-7 zo5)、墙壁、篱笆和窗户上,这是多么静谧而浪漫的夜景,使我们想起李白《静夜思》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又勾起我们小时候躺在晒稻谷场上望着月亮哼哼着“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的儿时情景。而歌谣真正的美妙之处在于这月光的“人性化”:“照着眠床脚踏板”的“脚踏板”,那是旧式眠床前搁脚放鞋的地方;而那蚊帐上立体堆金绣的“双鹅”,那可不是“鹅”,那可是双双戏水、情意绵绵的鸳鸯。再深入下去的美好场面和情景就不用再详细描写了。这种烘托氛围、点到为止的艺术表现手法,正是歌谣的委婉之妙。其实,它就是一首憧憬纯洁爱情、美好婚姻的歌谣,儿童不懂,但教她们童谣的妈妈懂、奶奶和外婆更懂!

  难怪小时候我没唱过,原来它比较适合女孩子吟唱。

  这首《月光月疏朵》还有一首姊妹篇《月娘月疏朵》:

  月娘月疏朵,

  月底有个美嫦娥;

  嫦娥是大我是细,

  嫦娥穿丝我穿罗。

  月娘月烟尘,

  月底有个嫦娥人;

  嫦娥是大我是细,

  嫦娥穿丝我穿绫。

  这是在月光下纺纱织布的姑娘们对能把自己用绫罗绸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太实际了,缺少想象的朦胧美,因此未能像《月光月疏朵》一样广泛流传。

  我在马来西亚还发现了一首“番畔版”的《月光月疏朵》:

  月光月疏朵,

  照海照山照暹罗;

  照着暹罗我阿兄,

  阿兄手布绣双鹅。

  月光月烟尘,

  照海照山照船篷;

  照着船头我兄坐,

  我兄趁有就回唐。

  这便是一首留守唐山的潮汕姿娘的动人心魄的思夫谣了。也不知道是哪一位才貌双全、望穿秋水、思夫心切的潮汕雅姿娘把这首《月光月疏朵》改编成《月光下的思夫谣》寄到番畔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位“番客”看了它而回了唐山。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