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砂古寺凤来武当溯源

  传承武当拳术,由真武信仰衍生出来的多彩民俗活动是对卫土戍疆、强国富民民族精神的唤醒,也成为程洋冈一张动人的名片  

  “凤来武当”是潮汕后八贤之一、明朝进士杨任斯在澄海程洋冈丹砂古寺山门前石牌坊背面的题字。它讲述着明成化年间,程洋冈人从武当山请来真武大帝香火,并传授武当拳术的史实。

  明朝中后期,宦官专权,政治经济衰败,社会动荡,民间土匪猖獗,粤东沿海还经常遭受倭寇海盗劫掠,可谓“黎元岌岌无宁岁”,民不聊生。民间有识之士为了凝聚民心,传授武艺,以期“卫土戍疆,保境安民”,遂商议前往湖北武当山迎请真武大帝香火,引进武当拳术,作为自卫安民之计。明成化丁酉年(1477),程洋冈人从武当山请来真武帝香火,兴建庙宇供奉,起初名为“紫霄楼”,此乃丹砂古寺的前身。

  纵观中国的武术流派,少林、峨嵋、崆峒都名声响当当,程洋冈人为何独钟武当一派?这与明朝的政治背景有关。1399年,建文帝即位后,看到分封在全国各地的藩王势力日益膨胀,于是出台了一系列削藩政策,封地在北平的燕王朱棣对侄子削藩政策不满,举兵谋反,经过4年,攻下都城南京,赶跑建文帝,这就是“靖难之役”。朱棣登基称帝,迁都北京,年号“永乐”。身为北平燕王,朱棣谋反篡位,这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是缺乏正当性,不得民心的。在谋臣建议下,永乐皇帝鼓吹“君权神授”,宣称燕王得天下是北方之神真武大帝的旨意。迁都北京之后,朱棣马上启动“北修紫禁城,南修武当山”两大皇家工程。武当山成为皇室家庙,真武信仰也成为官方信仰,朱棣借此抚平民心,明朝进入“永乐盛世”时期。

  在明朝,就连古代被视为省尾国角的潮汕地区也传来真武香火,兴建丹砂古寺,可见潮汕虽远离中原,但潮汕文化始终伴随着中原文化主流的潮汐而波动起伏,息息相关,体现了中原文化与潮汕文化之间一脉相承的脐带关系。武当山道观众多,丹砂寺紫霄楼真武香火究竟传自哪座道观?据本人推测,极可能是传自武当山展旗峰前紫霄宫的紫霄殿。“紫霄”是仙气凝聚的天空,道教用来专指真武居住的地方。武当山紫霄殿供奉着青年、中年、老年真武像,丹砂寺紫霄楼恰好也供奉着青年、中年、老年真武像。传说真武帝是净乐国太子,因无心继承皇位,到武当山修道,经过42年的苦修,道行圆满,成为道教五方五行中的北方水神。丹砂寺的青年真武像头戴官帽,身披龙袍,脚穿大靴,尽显与生俱来的尊贵威严。中年真武成道像,身披铠甲,手仗宝剑,脚踏龟蛇,阳刚威武。老年真武像宽袍大袖,道骨仙风,展现真武帝的一生。

  现丹砂寺内保存有两座两米多高的石碑,一是明朝进士陈良弼的《紫霄楼记》,一是清代杨钟岳的《文昌祠记》。陈良弼是澄海南砂人,他在《紫霄楼记》中写道:“(丹砂寺)历经嘉靖、隆庆、万历、泰昌干戈离乱之余,一经倭寇兵燹……乡人鸠工于天启甲子重建楼阙,以妥神灵。”由此可见,丹砂寺建成之后,遭遇倭寇焚毁,1624年重建,直到1626年竣工。丹砂寺山门前四柱三门石牌坊,留存有“岁皇明天启六年结梅会竖”字样,结梅会就是当年以丹砂寺为据点习武抗倭的民间组织,现寺内尚有演武厅,旧时厅内墙壁上有梅花图巨幅壁画,此厅就是结梅会存放兵器的地方。结梅会的抗倭义举,有效阻击倭寇对当地的劫掠,维护一方安宁,也为丹砂寺蒙上了爱国主义色彩。

  程洋冈建丹砂寺供奉真武大帝,既与明朝的政治背景有关,与抗倭安民的实际需要有关,也与程洋冈的村落布局有关。程洋冈村东面有凤岭虎丘山,西、北面有由沙尾山、营盘山、大柿坪山、平埔山、公鸡山组成的公鸡山列。东西两面山列间有河海泥沙淤积的沙陇连接,后经修筑成为乡村主干道,称“陇路”。程洋冈是多姓氏聚居村落,人口较多的是蔡、许、郑、陈、林五大姓,其中蔡、许、郑、陈南宋时期已来定居,林氏在明朝宣德年间也来定居,在东西山列之间形成了七大社区,现有人口七千多人。

  潮人的民俗信仰与潮汕民间的节庆活动密切相关。真武帝的诞辰是农历三月初三,成道日是农历九月初九,丹砂寺内,紫霄楼前的天井中,都会搭戏台演出木偶戏。但是配唱的唱段不是潮剧,而是与湖北汉剧有渊源关系的广东汉剧(俗称外江曲),据说这是为了迎合湖北武当山真武帝的爱好而专门配唱的。敬拜真武帝最隆重的乡庆活动是每逢猴年、虎年6年一次农历九月十八,全村七大社区七班锣鼓队同时参与的文艺大游行。

  准确地说,农历九月十八是明朝天启丙寅年(1626),丹砂寺的重建竣工纪念日。这纪念的不仅仅是一座寺院的建成,更是卫土戍疆、强国富民的民族精神的唤醒,村民踊跃参与文艺游行,借此表达对祖国、对家乡、对集体的热爱。在老一辈口中流传着“六年起宫六年营(游神)”的说法,具体是说,每逢虎年的九月十八,是丹砂寺的重建竣工纪念日,只敬神,不游神;每逢猴年的九月十八是真武大帝的巡游年份,既要敬神,也要游神。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改为猴年、虎年每六年一次的游神例俗了。

  每逢文艺游行之日,湖北社“乐和轩”、山兜社“绕绿轩”、五连社“亦然轩”、石寨社“义春园”、坑顶社“乐金声”、仙美社“美和居”、西山社“小映梅”,七班锣鼓队按抽签顺序,各自组织花篮队、标旗队、塗戏、动物舞蹈、潮汕大锣鼓,沿着古村落的主干道,簇拥着真武神像,欢乐巡游。全村七大社区及部分宗祠、分房祠、支祠会设置香案,高搭戏台演出潮剧,古村落俨然一座潮艺大观园。金龙、仙鹤、醒狮、麒麟等动物舞蹈巡回表演,竞相献瑞,千年程洋冈沐浴在无限祥瑞之中。源远流长的文化传承,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共同构成了潮汕民间传统艺术鲜活的闪光,也留给前来观赏的观众难忘的美好记忆。

  正如《千年程洋冈》村歌中唱道:“随便点一盏油灯,也闪出千年宝光,来到了程洋冈会感到更吉祥。”为保境安民,迎请来真武香火,传承武当拳术,由真武信仰衍生出来的多彩民俗,已形成程洋冈的动人名片,为千年古村落谱写出华美祥和的乐章。

作者: 
许焕坤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