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莫斯科”不平凡的平民医院

  1926年11月16日,共青团广东省委机关刊物《少年先锋》的记者杨白游历了海丰,回去之后发表了一篇《小莫斯科纪游》的通讯,向世人介绍这座东方红城的美好景象,称誉海丰城为“小莫斯科”。 且文中有一节以“不要钱的医院”为题,专述红宫五代祠东侧那座“与莫斯科之平民医院精神相似”的平民医院。

  平民医院开启了中国县级医务教育的先河

  今天,穿过红宫东庑旁边的小门就可以见到那座两层楼房的平民医院。起初,平民医院为慈善性收养孤儿或弃婴的场所,名为“育婴堂”。

  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邓轸再任海丰县长,在县城东仓埔“育婴堂”主持创办县立女医产科学校,从广州光华医院(中国第一家由华人自筹自办的新医院及医科学校)聘请顺德人蔡惠卿医生就任首届校长兼主治医生,聘任吕楚琛、马招平为兼职教员,结合广州办学模式,传播先进知识技能,开启中国县级医学教育先风。不久,学校又聘来一位叫梁恒义的女医生接替校长,蔡惠卿仍为主治医生。该校首届学员学制两年,免费招收粤东各县百余女生入学。然而,时局动荡,最终坚持到毕业的学生仅有王如珍、褚琼英、林宝屏、彭锡如、邹玉笋、翁瑞华等12人。其中王如珍原籍陆丰大安,出嫁到海丰,是海丰首屈一指的助产医生,一直工作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威望颇高。

  1920年,孙中山命令陈炯明率粤军自漳州回粤驱桂,甲子人田雨生为海丰兵站站长,吕楚琛、马招平以平民医院作为据点负责交通,为粤军筹备物资。1921年,陈炯明任广东省长,倡导民主民生民权,时任县长翁桂清着力建设“模范县”, 要求学以致用,在县立女医产科学校设立附属妇孺医院。当年夏,聘请广州光华医院毕业的台山人黄励志为第三届校长兼医院院长。不久,第二届产科开班,吸引了部分开明家庭或志于献身医学的女子前来学习,学员近二十人。这期的知名学员有彭华、程琼莲、杜端明、陈淑娟、陈香存、谢杰英等。

  1922年6月,彭湃发起农民运动,大街西药房医生吕楚雄(吕楚琛胞弟)与妻子刘恩泉深明大义,积极支持农会,开设“农民药房”,规定农民看病免诊费、药费半价。妇孺医院进步师生受其影响,为农会提供了一些义务帮助。

  1923年春,马招平为县立女医产科学校第三届校长兼医院院长,招收的知名学员有林素惠、柯瑶英、林枝、马宫婵、周位贤、叶兰素、王惜卿、黎德慈、刘月兰、王碧如、吴振惠、陈清华、郑宇文、吴务娴等。至第四届之时,学制两年改为学制三年。

  平民医院是红色医生和海丰革命活动的摇篮

  1925年国民革命军东征,当年秋,在中共海陆丰地委的主导下,海丰革命政府仿照苏联莫斯科平民医院的模式,将妇孺医院扩充为综合性的平民医院,主设妇产科和西药房,免费诊治贫苦民众。这时,院校机构扩大,马招平仍为县立女医产科学校校长兼医院院长,但学校收缩为平民医院附属的业务培训机构。蔡惠卿、王耀中和吕楚琛为部门负责人或主治医生,新来的朱惠民及第二届毕业生杜端明为教员。

  当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海丰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蔡惠卿兼任县农民协会活动筹委会卫生队主任。在她的带动下,部分医院教职员工和学员参加了大游行,革命激情高涨。在这个背景下,该校第三届毕业并留任平民医院工作的林素惠、柯瑶英、林枝、马宫婵等四人,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平民医院位处海丰县城的中心,是进步医护人员的集结场地,尤其傍邻广阔的东仓埔(后来建为红场),为各类革命团体组织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1923年春,陈秀慧、马俊、甘秀锦等人在那里排练彭湃、李国珍编剧的现代独幕剧《彭素娥》,颂扬追求婚姻自由、争取男女平等的解放精神。

  1925年4月25日,海丰农民运动讲习所在龙山准提阁创办。5月1日,讲习所6名女学员成立海丰妇女解放协会。次年6月23日,海丰妇女解放协会在平民医院召开成立一周年纪念大会。9月,海丰妇女解放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在平民医院召开,选举陈秀慧为会长,李惠端、陈惠良、甘秀锦、陈新、吕楚卿、郑振芬、何怜芳等为执行委员。

  平民医院是重要革命历史事件的发源点之一

  1927年5月1日,海陆丰人民在中共海陆丰地委的领导下,举行第一次武装起义。医生吕楚琛亲任战时救护队队长,他带领胞弟吕君碧(又名吕彬)、杜志民、林枝、陈桂英、程琼莲(又名程云岫)、朱惠民(后被捕叛变)等医护人员参加行动。当时,吕楚琛把参加起义的医护人员组成救党军卫生队随军出发。6月,在路经梅州的战斗中,吕君碧与部队失散,绕道回到海丰。

  1927年8月15日拂晓,国民党第十六军三个团,勾结汝城土匪何其朗,向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发起了突然袭击。因第二师防卫失利,弹药不足,被迫撤离汝城。吴振民在战斗中受伤牺牲,余创之等将士被冲散,何举成、何跃生、叶愈蕃等编入朱德陈毅的部队,彭桂、黄强、林军杰等人返回海丰。

  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后,因平民医院有红色基底之嫌,只好停办,学员培训也停止下来。数月后,吕楚琛、林枝、朱惠民、程云岫等医务人员流落到郴州,遇敌被捕,因是医生身份而未被杀害。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程云岫打电话联系到堂兄程树勋(时任广州仲恺农工学校蚕桑部缫丝场主任,进步人士)求救,程树勋找到吕君碧,联合出资由吕君碧联络郴州广东会馆的主持人牛平波,通过关系把吕楚琛等人营救出狱。不久,他们从乐昌坐船到达广州。当时,海丰籍地下党员柯麟在叶剑英部下任医务处长兼任第三临时伤兵医院院长,吕楚琛等人被柯麟安排在其手下任职。1927年12月,广州起义爆发,吕楚琛与林枝躲过屠杀,逃出广州,程云岫及吕君碧继续在外地工作。

  1928年1月,林枝回到海丰,正是苏维埃政权全盛时期,到处欢欣鼓舞,她与林素惠、柯瑶英、马宫婵积极投入东江大暴动,参加战时救护队。然而,广东国民党集结重兵很快就攻占海陆丰县城,她们随队伍退到山区农村继续担任医护工作。

  敌军的围剿日益加剧,红色武装缺少物资药品,需要建立行之有效的交通线。中共海丰县委交通总站负责人曾添考虑到林枝等四名医生是秘密党员,又有职业可以作掩护,所以决定派她们回到城镇各自开设诊所,由杨望胞妹杨素琴与马宫婵建立单线联系,再由马宫婵与其他三名女医生联系,构建情报交通站,为根据地党组织和红军收集情报,筹集药品物资。

  1929年1月,鉴于中共东江特委已迁大南山,则另外成立中共海陆紫特委。6月,扩大为海陆惠紫特委。8月,曾添安排陈包(烈士)以职员身份为掩护在海丰县城大街品泉茶楼建立地下交通站,与杨素琴、林夏帆、马宫婵等保持联系。马宫婵等人通过平民医院散布在各地的旧谊,经吴光荣、吕楚琛、吕君弄、陈贤娇等人秘密建立的药品通道,源源不断地把采购的药品输送到根据地。

  1930年1月,赖稼接手领导交通工作。数月后,海城下巷人彭武愚叛变,暗中出卖了杨素琴、马宫婵、林素惠、林枝、柯瑶英、林夏帆等6人,品泉茶楼交通站遂止。1932年6月,马宫婵、林素惠、林枝、柯瑶英等四名医生被国民党驻海丰第五师师长张达设局捕获,投入监狱,受尽折磨。1933年3月29日(农历三月初四日),她们没有出卖任何组织秘密,血洒海丰城五坡岭。

  她们在监禁期间,平民医院复办,施沛霖为院长,王耀中为主治医生,招收24名产科学员继续办学,为最后一届。抗战爆发后,随着国民党县政府逃入公平山区,平民医院停办,学校彻底解体。建国后,平民医院曾经作为政府机构办公用房。1963年,海丰县人民委员会把平民医院颁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留驻了革命志士的诤诤誓言以及“四大红色天使”永不消逝的光辉影像!

作者: 
陈宝荣
来源: 
汕尾日报(2019.05.05)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