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历史上最凄惨的一年,永远要记住这段历史!

  从1939年开始,潮汕经历了历史上最凄惨的一段时间,永远要记住这段历史。6月21日约万名日军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攻占了国际口岸汕头市,开始了在潮汕地区长达六年的血腥统治。日军统治期间,海岸线被封锁,潮汕地区渔民被禁止出海捕鱼,商业被日资公司垄断,物资奇缺。1943年,因长时间的干旱天气,广东大部分地区水稻无法插秧。旱情加上日军的畸形统治,致使粮价飙升,食物奇缺,进而导致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







  该年,广东全省饿死和逃荒的达300万人,约占全省人口的十分之一。大饥荒尤以潮汕地区最为严重。严重时,潮汕地区每天有几百人饿死。

  1、粮价飞涨

  1943年,由于久旱少雨,“早造大受损害,仅揭、普、澄三县受旱农田便达77万亩,估计全区(市)受旱当在150万亩以上。”(《汕头市水利志稿》)。其时奸商却囤藏粮食,操纵粮食市场,造成粮价飞涨,粮荒严重,揭阳素称鱼米之乡,也难逃此劫。据载,1942年,白米每斗(约10公斤)83元,翌年2月涨至260元,5月竟涨至900元。由于米价暴涨,而较多的人又无钱买米,故只能寻找一些替代品以充饥。原来用来喂猪的薯皮、米糠、豆叶,以及香蕉头、青金树叶、苦菜心等,均为人们觅食的对象。后来这些替代品稀少了,一些人便靠吃水维持生命,故出现很多水肿病人;有些人饿到极点,连蛤蟆、蚯蚓也吃,更有甚者连人肉也敢吃。潮州枫溪就有一个饿得发疯的人,在其死去的女儿身上挖肉煮熟充饥,惨不忍睹!(《新韩江闻见录》)

  2、饿殍载道

  由于严重缺粮断粮,故饿殍日增,路毙日见,“汕头每日死者近百人。”(《汕头大事记》)潮州开元寺大门前,每天躺有二三十个待毙之人,每死一人,善堂就抬走一个。澄海“樟东路、鸥汀市场、店市路、莲阳楼前均每天常见死尸十多具横倒路旁。”(《澄海县四百年大事记》)因死人日增,棺木袋席俱尽,后死者皆裸葬。“是时汕头检疫之政甚严,故路毙者皆不敢认,甚或家人乘夜舁尸抛弃海中,盖也惨极入寰矣。”(《潮州志·大事记》)这一年,潮汕各县死者甚多。普宁县志》载,饿死、病死、逃荒共约10万人;《澄海县志》则载,饿死、病死者不计其数。



  3、抢食成风

  人为生存,饥荒年路人抢食、墟市抢食是普遍的事。《潮州志》载,“(五月)十四日新亨饥民成群结队沿途抢食,十五日月城墟饥民亦抢食。”1943年5月11日《揭阳民国日报》也刊登了一则报道:米珠薪桂,民生疲敝,铤而走险者比比皆是,以至盗案频生,觅食之风愈炽。潮州城内也有一批人到处流浪,每见有人拿着可吃的东西,便抢过手边吃边走。这种抢食现象约持续一个多月时间。

  4、卖儿弃子

  旧社会,多数家庭多生儿女,饥荒年因生活所迫,一些父母为减少家庭压力,将较小的儿女卖到江西、梅县等地,谓“顾大勿顾细,放他去超生。”1943年5月9日《揭阳民国日报》刊登了当时调查到的材料:“(江西)寻邬一县几乎无家不买有潮籍之小孩少女。泰和附近,亦常有居民买难童,且有照重(量)计值, (每)斤仅七八元而已。”抗日战争后原载于泰国《中原日报》的一首诗云:“杨柳辞旧枝,零落将何依,卖儿他乡去,生死两不知。慈母抱儿颈,劝儿心莫悲,荒年米粟贵,乱世生死微……”生动地描写了1943年潮汕大饥荒时,一位母亲被迫出卖儿子,母子依依惜别之惨状。



  5、背井离乡

  是年人传赣南前经兵燹,地旷人稀,易于得食,于是大批潮人扶老携幼逃往江西。但因路途远阻,很多人经不起饥饿疲惫折磨,死在路上。后到达江西省的人,“据三十三年(1944)七月调查结果,总数七万余人,中以揭阳、普宁、丰顺、潮阳为多。”(《潮州志》)此外,大批潮民还逃荒到福建的平和、永安、上杭等地,总数近10万人,其中以潮安、澄海、揭阳为多……



  6、我的爷爷就是背井离乡中的一员

  1943年的某一天,爷爷也是这样挑着全部家当,跟随逃难大军走在了逃往江西的路。听爷爷讲他走了7天,到达了江西龙南县。爷爷最初的生计是当挑夫、码头工人、菜农、管家,从一无所有一步步走出一条生路。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聪明漂亮的潮汕女人,也就是我的奶奶,开始在龙南安居,生根。

作者: 
潮汕说
来源: 
今日头条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