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陈靖姑信仰的文化意蕴

  “海上妈祖,陆上陈靖姑”这是发源于福建的两大女神信仰。陈靖姑生活的年代早于妈祖。唐代宗大历二年,公元767年正月十五,陈靖姑出生于福州仓山下渡,父亲陈昌,母亲葛氏,她自幼聪慧贤良,长大后侠肝义胆,靖姑乐意为民众做好事善事,18岁时,她嫁给古田人刘杞,公元790年,因难产逝世,年仅24岁。陈靖姑逝世后,当地民众为她附加上了一系列神话传说,并按照道教“行善积德,积德成神”的造神理论,尊奉她为保胎护产的妇幼保护神。逐步形成了道教闾山派之三奶教派,这一教派的主神有三位:陈靖姑、林九娘、李三娘,她们是闾山许真君的女徒弟,其中陈靖姑就是大奶夫人。

  南宋淳佑年间(公元1241-1252年),陈靖姑首度受到朝廷赐封“顺懿夫人”,自此陈靖姑信仰走出发源地福州、古田一带,向浙江、广东等地传播,与妈祖信仰一同传至潮汕。在潮汕,人们极少直接称呼陈靖姑,而是尊称三奶夫人、七圣夫人、注生娘娘。在汕头老妈宫、澄海莱芜天后宫,陈靖姑是以妈祖陪神的身份出现,与另一位潮汕民间专治小儿麻疹的珍珠娘娘分列妈祖左右,形成符合潮人祈求心理的女神信仰体系。与妈祖的耀眼光环相比,陈靖姑的光环相对暗淡,但是她在潮汕民间信仰中,同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其实,早在陈靖姑信仰形成初期,它就与佛教产生了联系。翻阅陈靖姑故事连环画,开头部分描绘的是:唐代宗年间,为了修建泉州洛阳桥,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前来帮忙,不慎掉下一根头发,化作白蛇溜走。观音菩萨看见了,咬破食指,弹出一滴血,投胎于福州仓山区下渡陈昌家里,诞生下一位女婴,这就是后来行善除恶,勇斗蛇精的陈靖姑。在澄海程洋冈丹砂古寺的观音阁中,观音的陪神分

  别是保腊娘娘和注生娘娘陈靖姑。在佛教《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经文中写到:“众生应以何身得度者,菩萨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这就为民间信仰依附佛教菩萨信仰提供了理论依据,使民间女神信仰正统化,也为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增添了柔性的光辉。

  中国的女神信仰大多与人类繁衍生息,以及保护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的社会心理因素有关。在我国古代神话中,有女娲捏土造人的传说,但是在潮汕这位捏土造人的女神,换成了注生娘娘陈靖姑。在澄海隆都冠美村,每年正月初六至元宵节,上一年度,结婚、生育男孩的村民会举办“丁会”,在祠堂展示带有吉祥寓意的泥塑人偶,称为“彩丁”,并上演木偶戏,请七圣夫人陈靖姑神像前来赏“丁”看戏,答谢女神庇佑。在潮汕,对于那些体质柔弱,容易受惊哭闹的小孩,母亲会把他们过继给注生娘当义子、义女,称为“花仔”,直至15虚岁,办理“出花园”仪式后,才解除过继关系,长大成人。这也与福建古田临水宫陈靖姑祖庙百花桥的传说与摘花祈子的习俗相似。百花桥周围常年开满鲜花,当地人认为,所有人都是陈靖姑从百花桥带到人间来的,求子的人们在百花桥采摘一朵花回家,祈求如愿得子。潮汕地区把过继给陈靖姑的小孩称为“花仔”这一习俗,与百花桥摘花求子的习俗一脉相承。农历正月、二月,潮汕城乡会举办文艺游行,游神祈福活动。这时候,家庭妇女会带上家里的幼儿,在游神队伍经过的时候,挤上前去,抚摸注生娘的神轿,沾染女神的灵气,使小孩健康成长。

  在潮州西湖南岩寺附近的七圣庙里,陈靖姑与另外六位古代女杰林三姑、张月春、李玉枝、黄九娘、关山有、蓝妙琴一字排开,端坐神台之上,称为七圣夫人,陈靖姑就是其中的大夫人。在汕头白花尖大庙,七圣夫人只有一位,她就是大夫人陈靖姑。七圣夫人信仰习俗的女性色彩尤为明显。在澄海程洋冈七圣庙里,

  七圣夫人端坐在矮矮的神龛中,与传统庙宇高高在上的神台形成反差,究其原因,据说是七圣夫人都是古代女子,“缠脚”,穿着三寸金莲的绣花鞋,座位低矮,便于行动。供桌上摆有七个梳妆台,装着古代妇女梳妆打扮用品,增加了人情味,富有世俗感,拉近了神与人之间的距离。

  在清朝、民国时期,潮汕元宵节,乡村妇女还有走访新嫁娘、朝拜七圣夫人的习俗。村里上一年度结婚的女子,在第二年的元宵节,吃过晚饭以后,就要布置家居,妆扮漂亮,备上大桔、橄榄、糖果,欢迎村里的阿姆阿婶来串门,借此机会,认识村里的乡亲,广结人缘,更快地融入当地的日常生活圈。阿姆阿婶也乐意以此沾染新嫁娘的喜气,讨得好彩头。另外,乡村妇女还会结伴到夫人庙朝拜七圣夫人。七圣夫人凤冠霞帔装扮,珠光宝气,雍容华贵。凤冠上插满了五彩绒球,称为“花头”。乡村妇女会买新的“花头”来兑换夫人凤冠上的“花头”,请回家里保平安。现在,人们重视文物保护,“花头”不能兑换。但元宵夜拜夫人祈福的习俗流传至今。

  在潮汕,陈靖姑作为妇幼保护神的身份被片面夸大了。但是在福州、古田的人们眼中,陈靖姑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女英雄,她侠肝义胆,惩恶扶弱,扶危济困,呵护幼儿不分性别,男孩女孩平等对待,孝、悌、敬、爱的伦理观念集于一身,成为中华传统美德的完美载体,成为真善美的化身。时势造英雄,陈靖姑信仰诞生于1200多年前,医学不发达,生活贫困,社会落后的年代。她慈爱勇敢的形象给了老百姓战胜困难的希望和力量。陈靖姑的慈爱是母亲对孩子的爱,对弱势群体的爱,对父老乡亲的爱,质朴无华却又温暖人心。潮汕民众世代崇奉陈靖姑,可见人心向善,追求和谐幸福乃是潮汕社会主流。正视陈靖姑信俗文化,发掘博爱、重道义、讲奉献的思想内核,形成积极向上的凝聚力,就能真正给力于建设幸福潮汕的时代大业。

作者: 
许焕坤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