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屠鸥汀惨案中的“内应之犯”

  

 ​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1644年4月25日)亡国之君朱由检写下“勿伤百姓一人”, 觉得愧对祖宗277年的基业,自去冠冕,以发覆面,在煤山自缢。明王朝被李自成的大顺政权灭亡了。之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赶走李自成。第二年郑芝龙、郑森父子在福州拥立唐王朱聿键为帝,于是就有了“国姓”“朱成功”,但大家还是习惯叫他“郑成功”。郑成功在闽南粤东沿海战占十余年,一直无法摆脱海盗式的弱点,据点只能在厦门、金门和南澳几个孤岛,战事粮草供应及兵员补充始终难以保障。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在闽南粤东一带沿海抢粮抢壮丁也就成了理直气壮的行为。

  潮州府所属的海阳、揭阳、潮阳、饶平、澄海等县地处平原滨海、滨江地区,无险可恃,郑成功屡屡在此攻城破寨,打家劫舍,虏掠壮丁和粮草而去。(嘉庆《澄海县志》:“积贮稍饶,驾舟索饷,岁以为常”。)

(清.广东通省水道图)

  一、郑成功屠灭鸥汀寨,一是征抢粮草、壮丁打通水陆交通要道的需要,二是发泄私愤的扭曲心理。

  鸥汀寨,扼外砂河、新津河、梅溪河之咽喉,控新港、南港、东港多处出海口,形势险要。水路往潮州城、潮阳城、水陆两路往揭阳城,鸥汀为必经之地。鸥汀寨建在农田之中,寨墙坚固,四畔皆深泥水田,惟一面近港通海。其时,海阳、揭阳、潮阳、澄海大多数城寨纷纷被郑成功武装力量攻破,澄城、南洋、上中下外莆、蓬州、鮀江、鳄浦以及邻近的海阳、揭阳二县的老懦妇幼纷纷到鸥汀寨中避难,一时间寨中人头拥塞。鸥汀人陈君谔领导组织民团自卫。郑成功户官杨英《从征实录》称鸥汀寨“有数千强汉,出没波涛之间,时或商渔,时或洋劫,屡屡阻截粮道。”

  “屡屡阻截粮道”,正是郑成功武装力量必须拔除鸥汀寨的核心原因。“有数千强汉”可见陈君谔领导的民团自卫力量之强,也为后面郑成功屠灭鸥汀寨男女老幼的人数提供参考。

  顺治十年(1653)七月郑成功围攻鸥汀寨,被陈君谔击败,郑成功更是被炸伤左足差点丧命。侥幸逃过一劫的郑成功怒不可遏,发下毒誓:“有国姓,无鸥汀!”此后几年间,郑成功三派部将进剿鸥汀寨,都损兵折将无功而返。杨英《从征实录》称“此寨罪大恶极,本藩日在痛念”。

(鸥汀寨北寨门)



(鸥汀寨双寨门及炮楼)



(鸥汀寨寨门及炮楼瞭望哨)



(鸥汀寨护寨河)

  顺治十四年(1657年)闻悉陈君谔去世,郑成功立即派部将甘辉围攻鸥汀寨。在第五次反围攻战役中,鸥汀寨终于没有幸免。郑氏武装力量在内奸的策应下,十一月廿三日攻破鸥汀寨。郑成功没有崇祯皇帝“勿伤百姓一人”的仁慈,为发泄四年多前的伤足之恨以及前四次的失败耻辱,郑氏武装力量大开杀戒,屠尽鸥汀寨中避难的各地男女老幼。在接到攻灭鸥汀寨的“捷报”时,郑成功兴奋异常:“此等小丑,迟我后至之诛,南下去一梗化矣。”(杨英《从征实录》)

  二、卢氏在鸥汀惨案中的遭遇

《冠山卢氏族谱》记载,十八世卢仁之,“年二十,送母翁氏回打铁洲外祖家,适郑成功劫掠,母子逃入鸥汀寨避难。丁酉破寨,为母情切,背负母身,手执鐽刀,破阵冲突,寇不敢犯,直回冠山,母子无恙。”



(冠山卢氏族谱)

  相比于卢仁之母子的侥幸,鸥汀卢氏就没那么幸运了。

  鸥汀卢氏,基祖为冠山昱祖八或九世裔孙,迁居鸥汀,衍至七世祖颙居公(相传有兄弟11人)衍分至达濠镇区、大路村、金砂村、大场村、庵埠官路旗杆巷、潮州城北、揭西棉湖等地。鸥汀惨案发生时,没有逃离鸥汀寨的卢氏族人跟所有寨中男女老幼一样,成了“同归所”中的冤魂。其中,背负不光彩骂名的是一个叫“卢透仔”的。当年郑成功被炸差点丧命时所发毒誓“有国姓,无鸥汀”,被民间演绎解释为“惨案之后,鸥汀寨不准郑姓人入住,连卢姓也不行——传说带领郑成功部队破鸥汀寨的是鸥汀人卢透仔。”

  三、郑成功屠鸥汀寨“内应奸人”是谁?

  郑成功武装力量大规模攻打鸥汀寨前后五次,历时四年多,对鸥汀寨的情况可以说了如指掌,前四次损兵折将、无功而返,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鸥汀寨有陈君谔领导组织防御。

  1657年因为陈君谔去世,鸥汀民团失去优秀领导者,更失去坚守的信心。嘉庆《澄海县志》记述1657年鸥汀寨被破:“成功遣部下骁将甘辉攻其寨,约奸人内应,陷之。”可以看出,郑成功部队攻破鸥汀寨确有“奸人”作为内应。

  如果这个“内应奸人”就是“卢透仔”,那未免太高估了“卢透仔”的能力。作为鸥汀人的“卢透仔”可能刚刚渔耕归来,来不及逃入寨中,不幸被郑氏武装“劫掠”所抓获。面对强势武力,被迫带路,应是普通民众的唯一选择。“卢透仔”名字上看就是一个名声不好的“混混”,像这类人每个乡村都有。但要让他作为“内应奸人”,似乎缺乏那种本事。鸥汀民间传说,“卢透仔”在寨破之日也被郑成功部队就地杀死,似乎在嘲讽“奸人不得好死”。也因为“卢透仔”被杀死,所以失去了为自己申辨的能力。而鸥汀李氏传说,郑成功对鸥汀寨势在必得是跟李、郑两家渊源有关,“卢透仔”并非带领郑成功部队攻打鸥汀寨,而是被抓来带路寻找李氏五座祠族老的。郑成功武装力量攻鸥汀寨前后五次历四年多,对鸥汀寨的熟悉程度似乎也无需“卢透仔”来带路攻寨。

  “内应奸人”究竟是谁?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辑部1985年6月编的《郑成功档案史料选辑》中选辑有译自满文密本档《卢兴祖题为内应郑成功人犯事本》,显示为康熙元年(1662)七月初六日批件,即鸥汀惨案发生后五年,全文如下:

  钦差巡抚广东等处地方兼理粮饷盐法·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一级臣卢兴祖谨题,为官兵四方聚集事。

  窃臣奉照兵部咨文,看得左格、毛二者,乃顺治十四年冬郑逆来犯潮州鸥汀寨时充当内应之犯。其时由该部题请查拿,以便归案正法,并奉旨咨行在案。旋经臣等屡次严饬潮州所属文武各官通行缉拿,业已四年。惟据各地禀报,虽经查拿,迄无踪迹,实难按期获犯归案。此系钦命事件,逾期日久,则缉办人员有所畏惧,相应具题。乞请记档缉拿。谨题请旨。

〔批红〕,该部议题。



  鸥汀惨案中的“内应奸人”是谁至此水落石出,“左格、毛二者,乃顺治十四年冬郑逆来犯潮州鸥汀寨时充当内应之犯。”

这两个“内应之犯”,在鸥汀惨案当年即被兵部“题请查拿”, “潮州所属文武各官通行缉拿”,“此系钦命事件”。“奸人”确实有做奸人的本事,四五年时间过去,这两个“内应之犯”居然一直逍遥法外!最后只能“记档缉拿”,不了了之。官方不了了之,民间仇恨必须有所寄托,已被郑氏杀死的“卢透仔”因此替其背负骂名三百六十余年,鸥汀卢氏族人也一直感到羞愧。

  四、郑成功攻破鸥汀寨的实际策略

  郑成功破鸥汀寨历经前后近五年、五次围攻,郑氏充分准备,势在必得。

  从杨英所著的《从征实录》可以了解这场屠杀的详细经过:

  郑氏武装充分了解鸥汀寨的地理特点和防守强弱,鸥汀寨“四畔皆深泥水田,惟一面近港通海。”“有数千强汉,出没波涛之间,时或商渔,时或洋劫。” 郑氏趁陈君谔去世,鸥汀寨民团失去卓越军事领导人之际,发动第五次攻击。吸取前面四次攻击的失败教训,为破解鸥汀寨“四畔深泥水田”无法进攻的问题,郑氏武装力量“砍取柴草,铺塞城窝,平地踏破”,获得了进近鸥汀寨墙的机会。再安排士卒用厚木板作人字牌,人藏牌内,靠近寨墙,倚城墙遮身,用铁锥掘透寨墙,埋塞炸药地雷引爆,寨墙被炸崩溃,士兵汹涌而进,“将城中大小尽屠之”。



(杨英《从征实录》)

  被郑成功“日在痛念”“负固已久”“罪大恶极”的鸥汀寨,虽然“迟我后至之诛”,但最终还是被诛灭了。鸥汀寨破之时,郑氏武装力量大开杀戒。三天后,甘辉再次“翻刀”鸥汀寨,这次连闻讯前来探视亲属和收尸的各村乡人也未能幸免。男女老幼几万遇难者遗骸一直被曝尸寨中,直到两个月后郑成功队伍撤退,才有僧人敢于开展收尸工作,火化收埋工作从第二年正月一直持续到四月底才结束。埋葬在同归所的骨灰达到三百余石(一石约等于一百二十斤,这批骨灰差不多有四万斤重!)鸥汀寨中同归所亭对联写尽了这一场人间悲凉:

万众生灵悲劫运……同年同月同归所。



(同归墓遗址)



(鸥汀寨内同归所之亭)



(鸥汀证果寺)


 

作者: 
卢建庭
来源: 
微信公众号“家在冠山”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