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祭仓颉 | 普宁的字祖崇拜遗存

  今天谷雨,是新一年己亥岁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六个。

  广东普宁民间有俗谚云:糊糊涂涂,清明谷雨。说的是,从清明到谷雨的这段期间,雨水十分频繁且量大,可谓下得稀里哗啦稀里糊涂的,进而引申至为人处事,颇有趣味。

  关于谷雨,古典《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中载: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雨读作去声,如雨我公田之雨;盖谷以此时播种,自上而下也。

  常言雨生百谷,即此了。

  据介绍,谷雨是中气,而不非节气,故不称节。

  在谷雨的这一天,民间有相对于清明祭黄帝的谷雨祭仓颉之俗。据考证,前者始于春秋,后者则源于汉代。

  仓颉,是始创文字之字祖,其又常与沮诵并祀,是旧时文人必祭之远古大神。

  古籍载:苍颉、沮诵,黄帝史官;苍颉有四目,能上通天、下识地;仓颉、沮诵始作书契,以代结绳;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龙潜藏。

  为什么谷雨时节要祭祀字祖?有资料表明,或是因系仓颉造字时,天雨粟!什么是天雨粟?其实就是下谷子之雨,即谷雨。这是《淮南子·本经训》里头说的,玄乎玄乎,也不知究竟是不是,姑且当做是吧。

  字祖仓颉始制文字,使人类从蛮荒转入文明,吓得鬼哭又龙潜,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故而历代官方或儒家门人,皆都崇文惜字,进而与字祖和写有文之字纸相关的庙、库、炉、墓、塔等建筑物,应运而生,且有专人集祀之,系为礼教所及。

  崇祀字祖,在旧时是普遍的,是神圣的,是文人之事。可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字纸随处丢弃,就没有那么回事一般。尽管记忆中,八九十年代乡间小学老师们,还会告诉学生们,得把字纸捡收起来,归堆而烧掉,但那景况,毕竟大不相同了。

  崇文惜字,不过往事如烟罢了,很多读书人连字祖是谁都不知道。

  最早在普宁本土接触与字祖相关的文化遗存,是广东水师提督方耀于清同治年间兴学时所修之恭瘗字纸灰墓,后找到该处拍了照并做文字记录。

  字纸库,是专用焚烧字纸的塔亭或炉,过去常见于街巷村庙,其提醒人们敬惜畏写字之纸,不可乱丢亵渎,需诚心收集至库中焚化,后将灰送河溪或埋山林。清水师提督方耀在潮兴学,每年雇人赴各地收罗字纸涤净焚化埋入字纸灰墓,以示惜字崇文诗礼教化,今普宁云石岩还存有当年所倡建的“恭瘗字纸灰”墓一座。

  其次,是某年往普宁旧治洪阳城外的德安里古玩圩,遇见一方始制文字匾额,其两旁有:光绪戊子年(1888)葭月吉日立;修文社众治子陈宏圆、李向春、方员、赵仲谦、方书升、方国华、方禹河、方思渭仝叩敬。但见治子两字,便知是庙宇之匾。再看始制文字,那是字祖仓颉庙旧物无疑。至于方李赵陈,是洪阳城姓,此为本土古物。想想城西数公里外有字祖佛堂,或该匾来自彼处旧时庙中?当然后才知不对的。新近,读光绪版《普宁县志稿》,其中庙宇一节提及城内文昌阁于同治年间重修时,除了原设文昌帝君之外,又增祀有苍颉、沮诵二帝。至此,始制文字匾来源明矣。

  比较有意思的是,重修文昌阁而增祀字祖,又事出方耀之手,其兴学可真有点不留余地。另外需要说一下的是,这一方始制文字旧匾,如今已不知所踪了。能见上一次,也算是有缘吧。

  清末至民国间,普宁大南山的五峰山下诸有多读书人,常聚于山上三清洞读书。该洞俗称角石庵,大概始建于清同治年间?据称,这些读书人每日于此攻读圣贤,日久遗有字纸,按俗进行收集,后焚而埋入庵前不远处的专门字纸墓中,以此表示崇敬,以此表达礼化。该字纸墓碑正中镌:始创文字仓颉圣帝字纸之墓;落款民国癸丑三月立(1913年),三清洞弟子永祀。另外,据现恢复的三清洞道场主持人讲,原此处还有一块三清洞弟子立的碑刻,其上涉关读书之事,可惜一时之间已不知放到哪里去了。

  第一次在普宁本土见到生态完好的字祖庙,是2016年的事情,而这一次也是首回见到仓圣的造像。该庙除了祭祀仓颉圣帝之外,也祀有沮诵圣帝,不过是以两者合并设神位的形式出现的。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座庙的渊源,找不到多少相关信息,或大概因其庙所在村,曾出了两位文举人?

  旧年闲游南溪水乡某村,于山边偶遇有丢弃在竹林边的字祖师香炉,颇感兴趣,现场便究其来源,可惜尽管问了当地人,包括上年纪的老人,皆都答不出个所以然,甚至基本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事。

  几年前在泥沟山内某处神庙中,发现一个刻有会文社三字的香炉。起初并不晓得是什么来源,倒是以为旧时乡里某个乡社之遗存?却怎么都没想到,普宁本土旧时祭祀字祖的神坛所在,多会以某文社称,比如旧县治洪阳城内文昌阁的修文社,即其类同。当然,这些某文社,应也是读书人会聚之所之称。

  关于泥沟所发现的会文社香炉,一直留有疑惑,其渊源来由一直都在追寻着。待至旧年,有族人阿兄在泥沟另一山内发现一座疑似义冢的墓,顺拍了照片转发,其碑会文社三子立马勾起兴趣,藏了好久的一些疑惑就此解开。

  该座墓为新近重修,碑额刻会文社三大字,正中刻仓颉先圣字祖之神位,两旁镌缘遇护法仙师共一百零八位、缘遇护法先姑公一百零二位。

  按碑文内容推测,这或应是一座义冢,即以会文社仓颉圣帝的名义行善收修。至于旧墓重修是否出自原来会文社,不得而知,找不到可问。族人阿兄称,该处原有一座古庵堂,旧时有某地某氏见该庵所在风水甚好,乃设计毁庵而驱其所有者,或该字祖相关之墓为该庵所遗存?

 

 

作者: 
安静声音
来源: 
微信公众号“岭东忘时堂”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