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狮亭话古

潮州牌坊街的理学儒宗坊(也称四狮亭)及牌坊下耳朵有残缺的石狮。詹韩逸 摄

  少年时有次听潮剧,从《珠虎奇缘》中第一次听到四狮亭的故事,虽然只有片爪鸿泥的叙述,但其中蕴含的侠义柔情和浓烈的传奇色彩,一下便把人给吸引住了。从那时起便记住了 “四狮亭”的名字,还有一个关乎独耳石狮的故事。

  后来初到潮州,便直奔太平街,按图索骥前往寻迹。此处果然名不虚传,牌坊之多确实世所罕见,让人叹为观止。杜牧曾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描述江南寺院之多,而潮州的牌坊楼台又何尝不是如此。整条街石牌林立,布局稠密,风格迥异,几乎达到一巷一亭、百步一坊,号称“世界第一街”。据史料记载,早年潮州的牌坊多达100余处,其中城内的石牌便有70多座,多集中在太平路与东门街一带,光太平路的牌坊就有39座。这些牌坊始建于明、清时期,最早的牌坊建于明正德十二年(1517),2006年曾恢复重建20多座。2011年,潮州太平街从全国400多条名街中脱颖而出,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十强,成为广东省第一条国家级历史文化名街。

  在鳞次栉比的亭牌中,久闻其名的四狮亭位于太平街羊玉巷口北侧。这座建于明朝万历四十五年(1617)的石亭,有着“理学儒宗、铨曹冰鉴”坊的美称。理学即道学,也即是新儒学;儒宗意为“儒者的宗师”;铨曹是古代主管选拔官员的部门,而冰鉴即是明察的意思。因牌坊的正中门两柱共镌刻有四个石狮子,故而得名“四狮亭”。笔者看到,四只石狮子当中,有一只的耳朵果真有残缺,不过,并非全耳缺失,而是耳尖之处缺失!夕阳下,立于府城闹市旁的四狮亭,人来人往,寻常无异,似乎难以想像当年这里曾发生过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康熙年间,山东人刘进忠被朝廷任命为潮州总兵,镇守在沿海一带。刘氏在任期间,体恤民生,在大旱饥荒的三年擅自开仓赈灾,因而深得民众拥护。孰料,赈灾之事传入帝都之后,康熙怀疑其有意收买民心,于是遂派部将率兵进驻潮州,暗中监视刘进忠。

  哪知旗兵驻潮之后气焰嚣张,杀人越货,无所不作,扰得潮州民怨沸腾,刘进忠之弟也难逃在旗兵手下毙命的厄运。这使刘进忠对旗兵的行径深恶痛绝。恰在此时,他接到旗兵都统邓光明送来的请柬,于是便想借赴宴之机寻求解决矛盾的办法。

  哪知此次请宴只是邓光明觊觎总兵宝座而与部下一起密谋设局的一席“鸿门宴”,刘进忠不知有诈照例践约前往。刚入营寨,却见士卒们早已张弩搭箭步步进逼,欲置他于死地。刘见势不妙,遂勒马转身,机敏地闯出营寨。邓光明见阴谋落空气得“哇哇”大叫,手持双锏在刘进忠后面穷追不舍。直追到四狮亭下,眼看与刘只有咫尺之隔,邓光明手起锏落直取刘进忠首级。说时迟,那时快,刘进忠一个闪身,邓光明的铜锏一时错打在石狮头上,将石狮的一只耳朵齐刷刷地劈了下来。

  逃过大难,刘进忠怒气冲冲,当晚即在开元寺前率领兵众誓师反清,并与郑成功接应,以白玉虎为信物结义五虎将,在韩江两岸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三年血战。此间,吴三桂与耿精忠、尚之信正联合起兵抗清,酿成一场“三藩叛乱”,因而潮州人民奋起响应刘进忠,于城内轰退敌军,雄踞一方。没奈朱明气数已尽死灰难燃,再加上后来三藩平定清兵压境,起义军孤掌难鸣,“三虎”和一众士兵纷纷战死,刘氏也被虏掠,并于清康熙十九年被处“凌迟”磔刑,罪及满门。

  相传刘氏被抄家时,其四岁幼儿死里逃生,跟随高人潜身习武,十八年后重访潮州,邂逅了当年杀害其父的满族人博尔泰,并与其女发生了一段恩怨情仇。孰真孰假,当是后话。

  斗转星移,不舍昼夜的韩江水卷走了世间几多是非恩怨,然而,那只曾替刘进忠受难的独耳石狮,却给当年那段苍黄岁月烙下深深印记,让今天走近它的我们去评说,去回望……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4.24)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