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写作乱象种种

  最近若干年,方言突然火了起来,用方言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短信、微博、微信文章、歌谣、歌曲、段子、小品、相声等等。我越看越高兴,因现在这些用方言写作的人基本上是年轻人,方言式微并逐步走向消亡的焦虑起码减弱了不少。但从这些方言书写的文字看来,用字五花八门,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因潮汕话许多音节被认为有音无字,说起来容易写起来难,于是,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写得出来字的未必能统一用同一个字;写不出来的字就写同音字;连同音字都写不出来的,随便找个音近字顶上;或者干脆自己造个方言字来用,真的是乱象百出,给读者的阅读理解造成一定障碍。

  把这些现象归纳一下,有如下几种:

  一、有字可写,但一个音节、一个词有两种甚至两种以上写法的,微信上常见,大家莫衷一是,如:

  ga1 gi7 nang5(自己人)一词,就有“胶己人”“交己人”和“家己人”三种不同写法;

  guin5(高)就有“悬”“危”和“峞”三种写法;

  tig4 to5(游玩)也有“踢跎”“逷跎”“佚佗”“佚陶”等多种写法;

  guê2(饼食),有“粿”“馃”“(麦果)”等三种写法,北方只写作“果”;

  ce2 kag4(一种草本植物),写作“鼠壳”“鼠曲”“鼠粬”等;

  甚至连“工夫茶”,至今还有人写成“功夫茶”。

  二、有字可写,但故意不写正字(本字),而写成同音字。大家觉得好玩,也被接受了。例如:

  le2(你)、wa2(我)写成“吕”“瓦”;

  oi6 zai1(会知)、main3(不要)写成“鞋灾”“迈”;

  ziah8(食)、gah4(合/佮)写成“呷”“甲”等。

  三、有些音节确实难以确定用什么字来写合适,也不知道它们的词源。例如:

  dag4 neng7,浪费;

  ga1 lo5,距离远、加倍,也作“ga1里十 lo5”;

  ga1 neng5,完整。

  如此等等,例子俯拾皆是。我的舅舅土名阿ua6、儿时乡下的小伙伴土名阿bha6,我真的至今不知道当时生产队记工分是怎么写这俩名字的。

  四、真的“无字可写”的音节,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土著少数民族语言的底层词,例如:la5 ghia5,一种长脚的蜘蛛;

  diang2 guain2,蝌蚪;

  澄海叫知了(蝉)为ong6 ên1(别的地方有多种不同的叫法),我怀疑也不一定是汉语的叫法。另外一些土著语言的底层词,大家已经创造了方言字来书写,或者用同音字代替,基本达成共识的,如“唔”(m6,不,否定副词)“个”(gai5,的,结构助词)“摆”(bai2,次,一次叫“一摆”,以前叫“先摆”,最近叫“只摆”。粤语写作“排”)等。

  “无字可写”的第二类是象声词,本来就是象声音节,跟汉字无关,后来才造方言字或者用同音字替代的。例如:

  in1 uain1,推门声;

  kig4 kog4,桌椅家具相碰的声音;

  zi7 za7 la7,炒菜声;

  ding6 dong6,物体落入水里的声音;

  朋友半亩兄告诉我一则搞笑的对联云:

  若无昔日hih4 huh4 tih4 tuh4 kig8 kog8 kiag8,

  哪有今朝 han7 hu5 di1 du5 long7 dong7 zan7.

  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是:如若没有以前拼命拉风箱打铁干苦力活赚钱,哪有今天的唢呐箫笙锣鼓喧天闹喜庆。

  这些象声词如果要写成汉字,也只能写一堆同音字,或者是用口字旁生造的方言字。

  五、两个以上的音节合成一个音节,也“无字可写”,于是造字。例如:

  main3,m6+ain3(唔爱)的合音音节,意思是不,不要;

  muin3,m6+uin3(唔畏) 的合音音节,不怕的意思;

  min6,m6+si6(唔是)的合音音节,不是的意思;方言字有的用“不爱”“不畏”“不是”上下结构合成;有的则是用“勿爱”“勿畏”“勿是”左右结构合成。

  综上所述种种,造成了潮语写作用字的诸多困难,我们真的需要做一些方言写作用字的规范工作,以方便民间文学工作者的创作。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4.07)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