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起”可以休矣

  “潮州厝,皇宫起”,这句“歪嘴和尚‘念错的’经”,至今还在误导社会视听并诱导畸形时尚,似乎已很值得关注了。

  按有些人习以为常的理解,潮州厝之所以被称为“皇宫起”,无非是它如同通常见到的皇宫,气势宏伟,装饰繁缛,色彩富丽,也就是极尽瑰奇之胜。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过去的潮州人,何来的资格、何来的经济、何来的技艺,而能把一间“厝”,起得如同独一无二的皇宫那般华丽,事实上,也一个前例都没人举得出来。

  但是,文献可稽,历史上,潮州(其实还包含福建沿海地区)又确实有着享受屋舍“皇宫起”“政策倾斜”的优惠。这是万历间福建一位官员看到沿海房舍每为台风所摧,其根本是屋顶受掀,使民众遭受严重损失,乃至因之受贫、返贫的情况,上奏请允许民房按照皇宫以瓦垄造顶,增强牢固性,而获得批准的定例、型制。也就是说,所谓“皇宫起”,就是屋顶舍弃传统“阴阳盖”的简陋模式,而代之以坚固的瓦垄式。与金碧辉煌、繁缛绮丽之类一点也没关联。何况,懂行者也可看到,皇宫之壮丽,是享受了制度的高等级、构建的高技艺、材料的高品质,而不是外表胡里花哨的东西。

  对潮州厝“皇宫起”方向的金碧辉煌意淫式发掘,是这些年来潮汕传统民居推介的一个非正确导向;而对“皇宫起”变本加厉的仿造,则制造了大量“土壕金”建筑垃圾。举凡祠堂、神庙、牌坊乃至坟墓,无不挥霍至极,规模的宏大、造型的奇诡、装饰的美艳,都来到前所未有的登峰造极的程度。一个祠堂、一座坟墓,动辄投资几百万几千万乃至几亿,而造出来的那些建筑物,则充满庸俗、乖张、丑陋,一点美学的内涵、形象都没有,充其量是让营建者过过炫富的瘾,满足一下奢华的梦,完胜一下“潮州人无脸输(不如)死父”的尴尬。而好端端的土地,从此增加这些儿与垃圾无异的反文化“遗产”。更为可悲的,是给自负海滨邹鲁的儒家文明,透进阵阵残害心灵的阴霾。

  新近,国家领导人语重心长地告诫正享受改革开放红利和获得感的广大人民:不管生活改善到什么地步,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思想永远不能丢。这是很有针对性的教导。

  有的人钱是赚得多了,在花费上到了放肆的程度,或者这也是他们的权利,我等毋庸置喙,然而当他们以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建筑污染了我们的土地,以及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者的心灵以及后之来者的道德与审美境界时,我们似乎也就可以发声了吧?

  不要忽视,一些穷奢极侈而庸俗丑陋的垃圾建筑的存在,对于民众勤俭朴素美德的养成与保持,并成为传统弘扬下去,是有很强烈的负作用的,因为生态受到破坏的缘故。这与一个池塘“引进”食人鱼几乎无异。

  故为之说,以期有人关注。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3.27)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