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还是闽南人:南靖奎洋庄氏来源考

  内容摘要:尽管前人已经揭示闽粤地区普遍存在的不同族群混杂与融合,本文强调在客家人融人闽南大族的过程中,存在要素化地建构族源的现象,至少包括先祖北方南下,宋末扶持帝昺,父亡年幼托孤,年长入赘异姓,精通堪舆之术,居殁客家之地等六大因素。并且,要素化的建构族源几乎成为闽粤地区普遍的文化现象。

  关键词:客家人  闽南人  庄氏

  一、资料与问题

  因参与校对《客家珍稀族譜》,得见广东人民出版社提交给我的《南靖县奎洋庄氏家譜十五种》,皆为抄本。以前经眼谱牒多为雕版印刷。只有草谱,才是手抄。庄氏为福建大姓,原籍河南,唐代入闽,分枝开叶,源远流长,至明代前期,人口即达万余。如此长的时间,如此大的宗族,如此多的人口,只有手抄族譜流传,原因何在?

  诸种手抄族譜中,以所谓“康熙钞本”时间最早,题为南靖奎洋《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其中庄际昌所撰《庄氏世代家譜序》称:“自嘉靖戊申年吾曾祖重修,经七十余年,万历乙未司徒公修之,未告竣,司徒公殁。”涉及嘉靖二十七年(1548)重修族譜,以及万历二十三年(1595)重修未竣族譜。据此可知嘉靖以前庄氏有修譜之举。庄际昌,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状元。

  果真,向前追溯,又有彭韶《青阳庄氏族譜叙》一文称,弘治三年(1490),“庄君荣会试礼部,揭家乘请予为叙”。庄之先祖为河南光州固始县人,唐代迁泉州永春县桃源里,宋南渡后祐溪[孙]公与夏公徙居泉州郡城,落户青阳。“由兹子孙蕃衍群散,夫银同、清漳、潮阳、武荣、罗裳、下吴、陈江诸处,万有余数……居桃源以上者,譜毁于宋末兵燹,莫究其详”。依此记载,宋代族譜在宋末战乱中毁灭。彭韶,莆田人,天顺元年(1457)进士。

  仍据此文,永乐十一年(1413),庄荣的几位高祖谋修族譜,谱牒告成,“求序于韩府长史郡人杨耀宗”同时又求序于泉州著姓数家,“皆宋时宰辅名宦”。至此,我们可以将桃源庄氏族譜几种版本确定为宋代,永乐,弘治,嘉靖,康熙,以及光绪重修本。依下文,在同书中,有嘉靖已酉年(1549)庄勚撰 《龟山旧族譜序》,“龟山”即“龟洋”与“奎洋”的别称,表明此时奎洋庄氏与桃源、青阳等地庄氏已经联譜,只是旧譜尽失。

  光绪重修本以奎洋为中心,收录于陈支平主编《闽南涉台族譜汇编》一书中。广东人民出版社提供的几十种庄氏族譜手抄本,也属于奎洋庄氏,尽管有部分内容与光绪重修本同,却是以支譜或“私譜”的方式留存的,同一文章,文字不尽相同,可以互勘。在这15种手抄本中,最重要的当属《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该譜的序文部分,大抵为康熙或康熙以前文字,譜系及其他部分,则覆盖清代后期。另有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及庄见龙编《南靖龟洋十一节贞毅系譜》,内容丰富,多为本文引用。有意思的是,关于先祖源流,康熙版《庄氏族譜》代表性地表达了奎洋庄氏的意见;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则主要反映桃源庄氏的观点。

  闽南庄氏是闽南著名大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然而,陈支平则强调靖南奎洋庄氏是客家人。这引起我的好奇,何以同一地区的同一姓氏,可以分为闽南与客家两个不同的族群?鉴于南靖县是客家与闽南人的混居地带,所以,本文循着移民史的路径展开——以奎洋庄氏为例,看闽南人与客家人如何进入这一区域,并形成宗族史上的联系与纠缠。本文还将对奎洋庄氏源流提出自己的观点,并对闽南、闽西地区的族群互动给予新的解释。

  二、由北向南:唐宋时代的闽南人

  1.由北向南的迁移

  《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收录康熙时期族人应玉、子巩合撰《庄氏迁潮之后徙居龟洋追寻祖系序》一文,提到先祖的来源,内容详细,其文称:

  吾宗庄氏之先居汴光,继而入闽。其入闽而居桃源蓬莱也,自唐光启始。其徙桃源而桐城也,自宋嘉定赐第少师公始;其去桐城而之青阳也,又自少师公之兄子祐孙始;则桐城与青阳皆肇基桃源焉。由是而之莆,之仙,之银同,之金(章),之粤,之潮、之徽,之楚,之蜀,以宦游,以流寓,以事徙,各自居一处,瓜瓞蔓延,遂至遍满天下。

  庄氏先祖来自河南光州,唐光启年间(885-887)迁入福建,与唐及五代十国时期汉人入闽先驱陈元光,以及王潮、王审知兄弟同出一地。也有文章直接称庄氏先祖“从王审知入闽”,遂将庄氏入闽嵌入北人南迁的大历史中,十分贴切。庄氏入闽之地为永春桃源,宋代迁入泉州桐城,再迁泉州青阳。再以后,则分迁至莆田、仙游、同安(银同)、广东、潮州、徽州、湖北与四川等地。上引文中“金章”实为“清漳”,是泉州东门之别称。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成书的康熙三十三年(1694),对台移民尚未展开,所以,此时庄氏分迁之地不涉及台湾。

  文中的“少师”是庄氏宗族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其名为夏,字子礼,淳熙八年(1175)进士,曾出任宁国知县、兴国知县等,政声卓著。后入朝任宗正少卿兼国史编修官,权直学士院兼太子侍读,又任兵部侍郎。嘉定十二年,封永春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并赐建府第于泉州城,形成今天仍然著名的庄府巷。这就是上引文中“嘉定赐第少师公”之由来。

  需要指出的是,上引两份明代譜序,并未涉及南靖奎洋庄氏。虽有庄勚撰 《龟山旧族譜序》一文提及奎洋旧譜,却也没有涉及奎洋庄氏的由来。也就是说,明代文献的所有叙述围绕永春桃源与泉州青阳庄氏展开。直到康熙年间,情况发生了变化。在概括了庄氏族人在宦业上的成就后,应玉与子巩继续说:

  甲寅年秋,翼公云孙俨,字钦候,来镇桃源,继欲远征,执余而言曰:“吾家自桐城祐孙公始移居青阳文献市,继迁潮尾窑村,旋徙漳之南靖奎洋社,每念桐城祖居,未尝不欲履其地而瞻拜。兹行师到此,始获拜锦绣赠公,方知桐城亦自桃源而徙。向者穷源寻干之思,于今其稍慰也欤。

  “云孙”泛指远孙,即指翼公后代。“甲寅年”应为康熙十三年(1674);所谓“远征”,应指清廷平息“三藩之乱”中的耿精忠部。庄俨来自南靖奎洋,其先世为翼公派祐孙公,从青阳移潮州尾窑村,不久即迁奎洋。在这段话中,潮州尾窑与青阳、桐城联系在一起,从而实现了南靖庄氏与泉州庄氏的对接。准确地说,应玉与子巩假庄俨之口完成了这一对接。庄俨,其个人资料尚未查获。

  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关于同一件事,题为《桃源庄氏迁潮州后徙漳南靖奎洋追寻世系序》,更加强调“桃源庄氏”而非“庄氏”,关于庄俨事,记载略有不同:

  甲寅孟秋,少师公之仲兄果云孙俨来镇桃源,且欲远征,锺事言曰:吾家自桐城杉公始迁潮之南门外,旋徙漳之南靖县,世居于奎洋,传丁及万。

  后文强调杉公迁潮南门外后“旋徙”南靖,而不是祐孙公迁潮尾窑村后“旋徙”南靖。在譜系中,后文强调杉公迁入潮州南门外揭阳县,也没有出现尾窑村。更为重要的差别是,应玉与子巩说的是翼公派入潮,而后文讲的是果公派入潮。分岐究竟为何产生?

  行文至此,可以简略地展开《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载开闽祖文盛公以下的主要世系:

  在这一譜系中,是果公派下的杉迁潮阳,与上引彭韶《青阳庄氏族譜叙》同,两文似乎没有差别。这大概反映的是桃源庄氏的观点。奎洋庄氏所持为翼公派入潮的观点。主翼公派迁潮的,必讲潮之尾窑村,而主果公派迁潮者,则只称潮之南门外。差别因此而生。

  2. 公从扶宋帝昺入潮

  翼公派下祐孙一系,何时及为何迁入潮州?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少师公世系之后,有一段说明文字:

  据昔世子巩公谱云:我奎洋乃翼公派也,谓公从公扶宋帝昺己卯年入潮碙州,迁崖山而家于窑尾村。敷言公之墓在广东普宁县大埔墟西南势,三郎公生于元贞二年丙申,在窑尾村,幼失怙持,依叔惠和抚养成人,徙神前乡,至延祐七年,公年二十七,游于南靖奎洋。但奎洋旧谱及夏公派之旧譜皆云三郎公是果公派,故今仍从果公修之,特备翼公于旁耳。

  在广东沿海各地,有关先祖为宋末元初仁人义士,曾经扶宋帝昺慷慨赴死的故事广为流传,且有着无数版本,庄公从的故事即是其中一例。因上引文有“据昔世子巩公譜云”一句,可知本譜系及其说明,是以后羼入,而其所本,又与应玉、子巩等人主撰的康熙版《庄氏族譜》有关。事实上,在明代以桃源、青阳为中心的族譜序文中,并没有庄从扶帝入潮的故事,更谈不上其孙三郎的北迁。同样,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也没有三郎及三郎北上的记载。

  由于今天已经不能读得康熙本《庄氏族譜》,只能通过钞本辗转读得片言只语。据上文可知,应玉与子巩已经将公从入潮的故事,讲得相当完善。先是公从扶帝昺入潮碙州,后迁崖山窑尾村,再将墓葬于大埔,敷言生三郎后亡故,由其叔惠和抚养成人。再迁神前,再迁南靖奎洋。需要强调的是,应玉与子巩关于三郎的身世,并不是以一篇文章或序文的方式呈现,而是以譜系说明的方式嵌入的。

  庄见龙编《南靖龟洋十一节贞毅系譜》吊线图下有以下说明文字:

  自桃源始祖,递至九世翼公,传下二三代之间。各譜所载之图,各不相同,差有数代……近而我龟洋所出之祖,或敷言公,或清素公,或古溪公,但知依叔惠和公抚养,先无确证。远而翼公传下二三代间,先人记系又多错异,而泉同之譜,则又以龟洋为果公派。

  文章作者将翼公一支的譜系混乱,归结为宋元乱世,谱牒毁于兵燹,以及迁移靡定,修譜者无暇考详。其实,关于奎洋先祖,究竟是果公之派,还是翼公之派,泉州桐城的庄氏只承认前者,而奎洋庄氏则只承认后者,并将三郎身世置于宋末元初的大背景下。看来,泉州桐城庄氏并不承认公从扶宋帝昺入潮之说。对于祖上曾经有过“嘉定赐第少师公”的泉州庄氏而言,扶宋帝入潮可谓“政治正确”的大事,值得大书特书。然而,他们的否定却是坚决的。所以,至康熙年间,将奎洋庄氏列为果公派,还是奎洋庄氏不得不为的一个选项。

  总之,以时间推算,从唐至宋,庄氏经历了从北至南的迁徙过程。福州是庄氏的第一个落脚点,尔后是永春、泉州、漳州与潮州。这一过程,符合我们对这一区域移民史的一般认识。以族群分,留居上述福建各地的庄姓,均是典型的闽南人。自称宋末迁潮再返迁南靖的翼公派下公从后裔,并未得到泉州祖居地族人的认同。

  三、三郎“入赘”:大埔还是永定

  1.三郎的故事

  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有嘉靖已酉年(1549)庄勚撰 《龟山旧族譜序》:

  始祖三郎庄公,厥初(治)属大元,应当里宰于南胜县,继统大明,始立籍于南胜永丰,其属里也。龟洋,其故居也。历年三百,世传十二三矣,子孙颇多,至[室]家亦调[稠]密矣。前世家譜继修,惟存大略,未得其祥[详],慈宪[虑]式微,因其略而考其祥[详],先立名字为图,复叙实事于下。

  这份譜序的言词颇有不通之处,故采用其他版本校正如上,不一一说明。元代三郎公已充当里正,即“里宰”,入明以后,才正式入南胜(亦即南靖)永丰之籍。三郎于元代充当里正而非里民,此事颇多蹊跷。

  据上引彭韶《青阳庄氏族譜叙》,永乐十一年(1413),庄荣的几位高祖谋修族譜,谱牒告成,“求序于韩府长史郡人杨耀宗,韩王见吾世譜,嘉我宗公累世积德,又能尽忠宋室,不仕胡元,大书‘庄氏族譜’四字以赐之”。韩王应为朱明分封之王,遍查不获,姑且不论。族譜编成后,求序于泉州著姓数家,“皆宋时宰辅名宦,而庄氏一族独盛,登科第仕于时者,自宋至今,阅其譜,不可胜数。”一再强调作为南宋遗民庄氏的“尽忠宋室,不仕胡元”的价值观。比较而言,以任元代“里宰”为荣的三郎后代,似乎无气节可言。

  至治元年(1321)元政府析龙溪、漳浦、龙岩三县设“南胜县”;至正十六年(1356),移县治于靖城,更名南靖。无论南胜还是南靖,顾名思义,即要取胜南方,或要安靖南方。元代的行政管理向以粗疏著称,其行政区以大为特色。在福建南部的一个小小地方,增设一个县治,看似平淡如常,但如果将其与元代闽西南地区此起彼伏的民变与地方动乱联系在一起,就能窥见其深意。也就是说,元代的南胜或南靖县,居住着大量未入政府户籍的化外之民,而“三郎公”有可能是化外之民中的一个。

  《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有《龟洋庄家世譜世代居处贯籍异同记》一文,半遮半掩地提到其来历:

龟洋者,吾宗桑梓之乡也。自始三郎公从广之狮子口乔居此地,室朱家故男女何氏,遂肇基焉。


  “广之狮子口”位于今广东大埔县。大埔县设于嘉靖五年(1526)。设县目的与南胜县相同——当地有太多的化外之民,需要纳入政府的户籍体系。回溯元代,这样的人口更多,而不是更少。果真,在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中,《龟山庄家一派历代祖考妣事实囗代享囗囗囗囗囗》一文,将上引文中“室朱家故男女何氏”一事说得更加清楚:

  公讳三郎,先世乃广东潮州揭阳县人也。值宋末元(初),万[世]景扰攘,屡遭兵燹,父祖避乱,迁居大埔县神前乡狮子口,年幼失怙,恃依叔抚养。甫长,谙习地理。大元延祐七年,公年贰七,尚未有婚,寻地理至奎洋、旺洋,甲旅寓有素朱翁无嗣,见公性行端懿,笃信忠义,遂以故男妇何氏配公,而公亦以亲父事之,尽送终之礼,于是承业垂统,肇基奎洋,生二子,长必文,次曰必华。

  如上所述,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代表的是桃源庄氏的立场,主张奎洋庄氏是果公而非翼公的后代。所以,这份材料并未强调三郎祖父抚宋帝南迁的伟大事迹,而是说世事扰攘,不得不迁移。据此可以确定以下事实:庄三郎从潮州揭阳转迁大埔;庄三郎为风水阴阳先生;庄三郎以类似“入赘”的方式进入朱家。

  众所周知,客家人以好风水,善堪舆见长,强调其谙习地理,令人猜想三郎的身份是大埔客家。确实,今天的大埔县,就是著名的纯客县。然而,在前文所引《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少师公世系之后的说明文字,并不强调三郎“谙习地理”的特殊身份,却提示三郎之父敷言之墓位于大埔,暗示其在客家地区生活过的经历。至此,从嘉靖年间的譜序称三郎任大元里正,到康熙年间三郎“入赘”奎洋朱家,这一故事的编造基本完成。

  在宣统南靖奎洋后坪《庄氏家譜》中,有一文称《庄氏源志》,为其他志所不载,可以看作是宣统年间奎洋后坪庄氏对于先祖源流的集大成。在这篇文章中,上文所涉所有的要素均已齐备:庄氏源自河南固始,唐末从王审知兄弟入闽,分镇桐城,卜居永春桃源,夏公科登黄甲,官居兵部侍郎,翼公生祐孙,分居桐城东门,生子五,末子公从,辅宋帝昺于潮之碙州,帝昺投海而亡后,公从携三子敷言、古溪和惠河[和]辟于潮阳窑尾村,敷言生三郎,依叔抚养,谙习堪舆,游奎洋,“入赘”朱家。

  2.漏洞之修补

  光绪南靖奎洋上洋《庄氏家譜·十世友平系》专门讨论“基祖三郎庄公”,在叙说其必文、必华两子之后,又列必文之石进,石进两子,良苟与良纪两孙。在这一页面的右上角,写有“朱祠”两字,表明庄三郎“入赘”朱家之事实,即庄三郎之牌位,置于朱祠之中。很显然,此时的庄三郎,可能为朱三郎。

  不过,据这份谱文,庄三郎与其太太的墓在永定县境,其文曰:

  我祖生大元成宗元贞二年丙申正月初六寅时,卒顺帝至正十四年四月初九卯时,寿六十九。妣生大元成宗大德五年辛丑八月十八,卒至正二五乙巳十二月十三日,时寿六十五。公与妣合葬大元山坟墓,先经今认,在永定地界太平山塘坑大壮柯,坐巳向亥。

  行文至此,庄三郎的故事可以做另一番解读了。在元代,无论是福建永定还是广东大埔,政府行政力量均不可达及。明成化十四年(1478)析上杭而设永定,嘉靖五年(1526)析饶平而设大埔,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元代的“庄三郎”,本来居住在永定县境。因从事风水生意,而在南靖奎洋“入赘”朱氏并改朱姓,名列朱祠。不过,因其与太太坟葬永定,遂暴露出其作为永定客家人的真实身份。

  三郎后代展开解释永定坟墓的努力。各譜中皆有的《太平山记》,在1922年抄本中署名为“岩十四代孙锵”所撰。三郎次子必华,追号岩岭,故推得庄锵为清代前期人,可能与应玉、子巩同为康熙《庄氏族譜》的撰修者。其文曰:

  始祖三郎庄公,分自青阳桐城,开辟奎洋,由来久矣。其生卒生月,载在谱牒,班班可考。适永定苦竹社大坪山内,步行数里许,有社名长头坑,何姓之女,为朱苗裔媳,后赘于公。公以妻族卜葬其间,是穴也。

  三郎“入赘”朱家,在这里被修饰成朱苗裔媳“后赘于公”,又将永定坟山与三郎“入赘”的妻家联系在一起。这样,三郎以妻族卜葬永定,而非永定人魂归故乡。

  庄锵在赞美过三郎坟地的风水之后,感叹:“美哉一佳城也。”笔锋一转,则称:“奈旧譜有大元山之误,又兼异邑别属,屡遭兵燹,致失祭扫,遂使我祖之莹域,委为培嵝。属在孙子,能不痛哉。”于是,康熙二十七年(1688)重修祖墓。事见《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之相关记载,兹不赘引。不仅如此,各譜均有的子巩、应玉所撰《龙山记》,记叙应玉、子巩等族人寻找三郎长子必文之墓的经历。其实,康熙年间三郎后人撰修《庄氏族譜》的过程,就是建构三郎譜系的过程。

  至于大埔,不过是奎洋庄氏联系潮州庄氏的一个桥梁,一个过渡。在“百度”中搜索“大埔庄氏”,查得《大埔网》有介绍大埔庄氏的由来。其文曰:

  申公派下十一世祐孙公,由青阳移民福建晋江,生五子。第五子公从公于元成宗元贞二年(1296),由晋江迁潮阳龟山奎洋开基,立为一世,传至十一世一中公,号从龙,由潮阳迁居龙岩。龙岩之四世钦若公,因寇乱不息,迁至大埔茶阳神泉街,为入埔之始。

  该文强调公从从晋江迁潮州奎洋,是读譜者将潮阳与龟山奎洋误作一地。奎洋开基者之11世孙,从潮阳迁居龙岩,实可理解为从奎洋迁居龙岩。4代以后,又从龙岩迁至大埔。也就是说,大埔庄氏,虽是三郎一脉,却是三郎第15代孙从龙岩迁入者的后代。

  祖居于永定县的客家人“三郎”,在其堪舆生涯中,熟知闽南各地及潮州姓氏——其中包括庄氏——的分布与由来。他发现在泉州与潮州之间,似有庄氏分布的缺环。于是,假大埔转迁,“入赘”朱家,成为南靖奎洋的新居民。

  三、奎洋庄氏与其他庄氏

  1.奎洋杉公之后

  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应玉、子巩撰《庄氏迁潮之后徙居龟洋追寻祖系序》,强调翼公派下公从迁潮尾窑村,距入闽之一世祖,已十三世。其文曰:

  上自一郎文盛公,下及公从公迁潮窑尾村时,已十三世矣。其别房传次,不及录者,非缺之也,乃古山公派之所修譜序也。而自观公而下,各有谱牒可稽,历代相传,厥序昭然若揭也。

  1922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譜》则认为是果公派下十二世祖杉公入潮:

敬录桃源庄氏世系,上自一郎公,下及杉公,迁潮州而止,共十二世。其他之传次,不及录者,非缺之也,乃徙居漳杉公之派子孙所请也。其他房自锦绣山祖庙并坟墓,观公派传而下,各有谱牒可稽,递递相生,厥系攸序,何容复赘。


  前文说的公从迁潮后,其后代世系没有记载,不是不录,而是并入古山派譜系。后文说的是十二世杉入潮,应迁居漳州(南靖)后代之请,不复录之。即原居于奎洋的杉公之派子孙,其世系与三郎后代融为一体,并不成为独立的序列。

  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有庄奇显所撰《温陵族譜重修叙》,讲叙桃源等地庄氏与其他庄氏的关系。

  (少师公)兄曰翼,曰果,曰晦,子孙蕃衍,迁徙不一。如祐孙公,号古山,卜居青阳,翼公派也。杉公迁潮后回奎洋,果公派也。梦章迁尤溪,晦公派也。斯时文物并起,枝叶相连,派分虽远,而尊卑犹存,族众虽繁,而亲疏弗失。及至宋运莫振,人散地荒,而谱牒遂致沦亡。

  这段文字出自晋江庄氏后人,是夏公的十四代孙所撰。该文强调奎洋庄系果公派下的杉公迁潮后回迁奎洋,而不涉及三郎。并且,杉公回迁奎洋,事在宋代,与扶宋帝昺入潮无关。这样一来,涉及奎洋开基祖的故事,并不是错将翼公系的三郎当作果公系,而是根本上否定庄氏有扶宋帝昺入潮之说。鉴于派系繁杂,分布广泛,人口众多,奇显称只能修自己本房的族譜,而无力整合其他。他说:

  今姑就本房新城知县公讳梦周派而修之,稽其迁徙年月,考其分派考妣,是吾派者,虽疏远必登,殊吾派者,虽巧附必削。

  在奇显看来,当时附譜籍者,蔚然成风,所以才要“殊吾派者,虽巧附必削”。在今天看来,此话实有所指,似乎他们知道,三郎属于巧附入籍者,故对三郎之由来不予承认。

  2.奎洋三郎之后

  三郎后裔却有自己的解释。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有《龟山庄氏世譜序》一文,作者称:

大凡庄氏一姓,原当尽书其名于图,有不可全辑而录之者,何也。盖揭阳之支,异省也,世系相传而莫考。温陵之派,隔郡也,奕叶缵承而难稽。洎乎龟山之裔,一本支派,合里聚居,世系传,昭穆序,图有可得而详也,然自先人修,迄今九十有余载矣,仍以本支繁衍书名者,又难以叙事,姑以本厦房中一支修为一私譜,七世至十五世详其名,图录其事实,间有美恶者,略举一二,以为后世法戒。至死生日时,葬迁处所,悉为志之。


  庄氏族大,人口太多,都是不统一编譜的理由。尤其是揭阳庄氏,地居异省,温陵庄氏,居在他府。既以本支繁衍,亦难以周全,所以仅以本房中一支修一私譜,云云。要紧的是,与揭阳庄氏联譜,不知三郎譜系如何粘连?而温陵庄氏,则视三郎后裔为异类,且以“巧附必削”为旗帜。所以,还是修撰私譜较为安全。

  相信在奎洋,宋代迁入果公派杉公一支,仍旧有其后代存在。事实上,杉公一系的存在,也使得奎洋三郎后裔修撰族譜,面临世系破灭的风险。这是三郎后裔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因此,修撰统一的南靖奎洋《庄氏族譜》,也是不可能的。同样,对于居住于永春、泉州等地的庄氏而言,修撰更大范围统一的庄氏统譜,更是不可能的。

  3.潮州庄氏

  庄见龙编《南靖龟洋十一世贞毅系譜》吊线图下有以下说明文字:

  我龟洋之祖,则以翼公之派,可无疑矣。前我南光往广东普宁县谒祖查譜,在普宁之祖系公从公所传之次房清素公之派也。囗龟洋敷言公派,俱从翼公所出,与青阳之譜符合,但传世实差错贰代,则以元郎、祐孙为兄弟,此相沿古图而误。在于宋元乱世,谱牒被毁于兵燹也。

  庄见龙所称“传世实差错贰代,则以元郎、祐孙为兄弟,此相沿古图而误”是符合逻辑的。将庄夏生年(绍兴二十五年,1155)、庄祐孙生年(嘉定四年,1211),以及宋帝昺投海的祥兴二年(1279)放在一起,与他们的世系进行比较,可以确定上文中关于祐孙为入闽开基祖之12代孙,公从为13代孙的说法是合理的。也就是说,奎洋庄氏反驳桃源古吊线图上错讹两代的说法可以自圆其说。新的问题来自潮州普宁庄氏。

  从“百度”查“普宁庄氏”,读《广东果陇村庄氏世系源流》,知今天普宁县庄氏聚居于果陇村,位于潮州之南,而非其西。其先祖“潮安庄陇始祖庄公从”,就是扶帝昺入潮之庄公从。果陇村开基祖为公从次子清素,即本文主人公三郎之二叔。除居住地之外,一切与奎洋庄氏族譜所载相符。

  庄清素为避元兵之乱,携其幼子庄纯靖(乌哺)由潮安庄陇迁移潮阳县减水都果陇村(后划归普宁县)。他在暮年得病卒于陈家,临终前将幼子乌哺托孤于外家陈婆,并遗书一幅以乌哺长成归宗之本……到明弘治年间,传至其第六代孙南溪,始复庄姓。

  又出来一个改姓托孤的传说故事,与同时期发生于南靖的三郎故事何其相似!只不过,南靖庄氏没有交待,三郎立祀朱氏祠堂之后,何时及如何改回庄姓。不仅如此,更离奇的还见于下文:

  庄南溪(按:实为庄清素)始迁果陇时,身系孤单,深赖其岳父卓公扶持。卓公见他为人正直,聪明精干,初以长女懿德配其为妻,不料早故。此时次女懿慈尚未到婚配年龄,卓公又以陈淑清为其继配之。后来次女年已及笄,又将次女继配之。卓公知人善鉴,尤精堪舆风水之术;后迁居黄田林(蓝田),皆卓公之裔孙,人口数以万计。

  又是一个“尤精堪舆风水之术”者,与三郎投靠的朱氏何其相似。此处的陈家,并非卓家,却让卓公主配其女,与三郎之妻何氏与朱家的关系何其相似。总之,三郎以遗孤的身份入赘朱氏,娶何氏而非朱氏,与孤儿南溪入赘卓家,娶的是陈家之女,实在是太相似了。只不过,在南靖,三郎本人是精堪风水之人,而在果陇,其精堪风水者则是南溪岳父。

  据此可以断定,大凡以托孤、入赘、复姓、堪舆等要素构造其先祖开基传说的,均有建构先祖来源之嫌疑。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闽南地区的闽南人中,也出现在潮州地区的潮州人中。

  四、 奎洋庄氏与其他庄氏

  1.奎洋杉公之后

  在《庄氏族谱·十四世贞裕房》中,应玉、子巩撰《庄氏迁潮之后徙居龟洋追寻祖系序》,强调翼公派下公从迁潮尾窑村,距入闽之一世祖,已十三世。其文曰 :

  上自一郎文盛公,下及公从公迁潮窑尾村时,已十三世矣。其别房传次,不及录者,非缺之也,乃古山公派之所修谱序也。而自观公而下,各有谱牒可稽,历代相传,厥序昭然若揭也。

  1922 年南靖奎洋上洋《庄氏族谱》则认为是果公派下十二世祖杉公入潮 :

  敬录桃源庄氏世系,上自一郎公,下及杉公,迁潮州而止,共十二世。其他之传次,不及录者,非缺之也,乃徙居漳杉公之派子孙所请也。其他房自锦绣山祖庙并坟墓,观公派传而下,各有谱牒可稽,递递相生,厥系攸序,何容复赘。

  前文说的公从迁潮后,其后代世系没有记载,不是不录,而是并入古山派谱系。后文说的是十二世杉入潮,应迁居漳州(南靖)后代之请,不复录之。即原居于奎洋的杉公之派子孙,其世系与三郎后代融为一体,并不成为独立的序列。

  在《庄氏族谱·十四世贞裕房》中,有庄奇显所撰《温陵族谱重修叙》,讲叙桃源等地庄氏与其他庄氏的关系。

  (少师公)兄曰翼,曰果,曰晦,子孙蕃衍,迁徙不一。如祐孙公,号古山,卜居青阳,翼公派也。杉公迁潮后回奎洋,果公派也。梦章迁尤溪,晦公派也。斯时文物并起,枝叶相连,派分虽远,而尊卑犹存,族众虽繁,而亲疏弗失。及至宋运莫振,人散地荒,而谱牒遂致沦亡。

  这段文字出自晋江庄氏后人,是夏公的十四代孙所撰。该文强调奎洋庄系果公派下的杉公迁潮后回迁奎洋,而不涉及三郎。并且,杉公回迁奎洋,事在宋代,与扶宋帝昺入潮无关。这样一来,涉及奎洋开基祖的故事,并不是错将翼公系的三郎当作果公系,而是根本上否定庄氏有扶宋帝昺入潮之说。鉴于派系繁杂,分布广泛,人口众多,奇显称只能修自己本房的族谱,而无力整合其他。他说 :

  今姑就本房新城知县公讳梦周派而修之,稽其迁徙年月,考其分派考妣,是吾派者,虽疏远必登,殊吾派者,虽巧附必削。

  在奇显看来,当时附谱籍者,蔚然成风,所以才要“殊吾派者,虽巧附必削”。在今天看来,此话实有所指,似乎他们知道,三郎属于巧附入籍者,故对三郎之由来不予承认

  2.奎洋三郎之后

  三郎后裔却有自己的解释。在《庄氏族谱·十四世贞裕房》中,有《龟山庄氏世谱序》一文,作者称 :

大凡庄氏一姓,原当尽书其名于图,有不可全辑而录之者,何也。盖揭阳之支,异省也,世系相传而莫考。温陵之派,隔郡也,奕叶缵承而难稽。洎乎龟山之裔,一本支派,合里聚居,世系传,昭穆序,图有可得而详也,然自先人修,迄今九十有余载矣,仍以本支繁衍书名者,又难以叙事,姑以本厦房中一支修为一私谱,七世至十五世详其名,图录其事实,间有美恶者,略举一二,以为后世法戒。至死生日时,葬迁处所,悉为志之。


  庄氏族大,人口太多,都是不统一编谱的理由。尤其是揭阳庄氏,地居异省,温陵庄氏,居在他府。既以本支繁衍,亦难以周全,所以仅以本房中一支修一私谱,云云。要紧的是,与揭阳庄氏联谱,不知三郎谱系如何粘连?而温陵庄氏,则视三郎后裔为异类,且以“巧附必削”为旗帜。所以,还是修撰私谱较为安全。

  相信在奎洋,宋代迁入果公派杉公一支,仍旧有其后代存在。事实上,杉公一系的存在,也使得奎洋三郎后裔修撰族谱,面临世系破灭的风险。这是三郎后裔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因此,修撰统一的南靖奎洋《庄氏族谱》,也是不可能的。同样,对于居住于永春、泉州等地的庄氏而言,修撰更大范围统一的庄氏统谱,更是不可能的。

  3.潮州庄氏

  庄见龙编《南靖龟洋十一世贞毅系谱》吊线图下有以下说明文字 :

  我龟洋之祖,则以翼公之派,可无疑矣。前我南光往广东普宁县谒祖查谱,在普宁之祖系公从公所传之次房清素公之派也。囗龟洋敷言公派,俱从翼公所出,与青阳之谱符合,但传世实差错贰代,则以元郎、祐孙为兄弟,此相沿古图而误。在于宋元乱世,谱牒被毁于兵燹也。

  庄见龙所称“传世实差错贰代,则以元郎、祐孙为兄弟,此相沿古图而误”是符合逻辑的。将庄夏生年(绍兴二十五年,1155)、庄祐孙生年(嘉定四年,1211),以及宋帝昺投海的祥兴二年(1279)放在一起,与他们的世系进行比较,可以确定上文中关于祐孙为入闽开基祖之 12 代孙,公从为 13 代孙的说法是合理的。也就是说,奎洋庄氏反驳桃源古吊线图上错讹两代的说法可以自圆其说。新的问题来自潮州据普宁庄氏。

  从“百度”查“普宁庄氏”,读《广东果陇村庄氏世系源流》,知今天普宁县庄氏聚居于果陇村,位于潮州之南,而非其西。其先祖“潮安庄陇始祖庄公从”,就是扶帝昺入潮之庄公从。果陇村开基祖为公从次子清素,即本文主人公三郎之二叔。除居住地之外,一切与奎洋庄氏族谱所载相符。

  庄清素为避元兵之乱,携其幼子庄纯靖(乌哺)由潮安庄陇迁移潮阳县减水都果陇村(后划归普宁县)。他在暮年得病卒于陈家,临终前将幼子乌哺托孤于外家陈婆,并遗书一幅以乌哺长成归宗之本……到明弘治年间,传至其第六代孙南溪,始复庄姓。

  又出来一个改姓托孤的传说故事,与同时期发生于南靖的三郎故事何其相似!只不过,南靖庄氏没有交待,三郎立祀朱氏祠堂之后,何时及如何改回庄姓。不仅如此,更离奇的还见于下文 :

  庄南溪(按 :实为庄清素)始迁果陇时,身系孤单,深赖其岳父卓公扶持。卓公见他为人正直,聪明精干,初以长女懿德配其为妻,不料早故。此时次女懿慈尚未到婚配年龄,卓公又以陈淑清为其继配之。后来次女年已及笄,又将次女继配之。卓公知人善鉴,尤精堪舆风水之术 ;后迁居黄田林(蓝田),皆卓公之裔孙,人口数以万计。

  又是一个“尤精堪舆风水之术”者,与三郎投靠的朱氏何其相似。此处的陈家,并非卓家,却让卓公主配其女,与三郎之妻何氏与朱家的关系何其相似。总之,三郎以遗孤的身份入赘朱氏,娶何氏而非朱氏,与孤儿南溪入赘卓家,娶的是陈家之女,实在是太相似了。只不过,在南靖,三郎本人是精堪风水之人,而在果陇,其精堪风水者则是南溪岳父。据此可以断定,大凡以托孤、入赘、复姓、堪舆等要素构造其先祖开基传说的,均有建构先祖来源之嫌疑。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闽南地区的闽南人中,也出现在潮州地区的潮州人中。

  五、讨论

  1.里甲制与三郎冒籍

  前引庄勚撰 《龟山旧族譜序》说元时三郎任南胜县里正,直到明代,三郎庄氏始在南胜永丰立籍。关于此事,《龟洋庄家世譜世代居处贯籍异同记》有不同记载:

  溯至三郎公长子必文之初,治属大元,明洪武即位,为南胜县永丰里宰,后改移南靖县,应当五里役。

  并非三郎充当元代里正,而是其子必文在明洪武时期充任此职。只不过,洪武时南胜县已改南靖县,上引记载有误。必文任里长之处,不是永丰里,而是五里。比较而言,洪武时期的里甲制度更为完备,必文充任里长的可能性更大。上引文接着说:

  自必文而下十代,户籍无异。至万历元年,本县知县曾球审本族丁多族大,遂拨长房良茂派望宾顶替陈四昭四甲里役;其第二房良盛派塘后房垅头房仍旧承当本户五甲里役,盖自是户籍已分矣。

  万历元年(1573)的改革,是将三郎长房从五甲中分出,顶替四甲中陈四昭里役。三郎家族的里役划分已经确定。这也意味着元代三郎传奇身世的编造,其目的在于嵌入明代的里甲编排。这一观点,也适用于潮州的庄清素家族。

  宋末元代,在南靖县境,来自汀州的客家人与来自泉州、漳州的闽南人在这里聚集,展开两大族群的大融合。至康熙年间,奎洋庄氏开基祖三郎的后裔,将三郎塑造成抗元义士,名门之后;同时又谙习地理,坟葬永定。这样一个相互矛盾的角色,不仅反映了元代南靖地方社会的动荡与混乱,也反映了托大姓获得户籍或里籍,对于刚刚下山的客家人而言,是多么重要。

  2.从拒绝到融合

  广东沿海充斥扶宋帝昺,被元兵追杀,从而隐名埋姓,荒野生存的故事,三郎祖父公从有幸成为这类故事的一例。与此有关的闽南庄氏心知肚明,一再拒绝“巧附者”,这也是入清以后,统一的《庄氏宗譜》无法编撰的原因。由于涉及到“民族”与“民族国家”的大是大非,既便建构一个想像的宗族共同体也变得没有可能。于是各地庄氏采用撰写私譜的方式应对困局。

  在《庄氏族譜·十四世贞裕房》中,读到一份咸丰九年(1860)《泉州府巷重兴大宗捐收动用条目(兹仅载捐收数项)》,其中厦门振美号捐银860元,南靖奎洋公捐银700元。即使将青阳各分支加总计算,来自奎洋的捐款也可位于第三。也就是说,在闽南庄氏的公共事务中,奎洋庄氏发挥的作用是不容小觑的。由是,随着时代的推移,奎洋庄氏应当越来越融入闽南庄氏的大家庭。

  3.余论

  福建地区存在的不同民系的人群之间的相互融合,并不是本文的发现。十多年前,宋怡明(Michael Szonyi)就曾以个案研究的方式揭示福州地区不同来源的宗群混杂与相互顶替。陈支平不但讲述客家人如何融入非客人群中,而且讲述非客人群如何融入客家。更要紧的,陈支平还专门指出,本文的主人公——庄三郎实由大埔客家地区迁来,就是其妻何氏,亦为永定客家。比较而言,本文更强调在客家人融人闽南大族的过程中,存在要素化地建构族源的现象,在所有要素中,至少包括先祖北方南下,宋末扶持帝昺,父亡年幼托孤,年长入赘异姓——且非岳父之姓,精通堪舆之术,居殁客家之地等六大因素。并且,要素化的建构族源一直是闽粤地区普遍的文化现象。本案为我们理解这一文化现象提供了示范。

  因篇幅所限,参考文献与注释皆省。

作者: 
曹树基
来源: 
写本文献学微刊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