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情系潮汕

老舍在汕头(选自《汕头大博览》)

  今年2月是老舍先生诞辰120周年。我们这一代人,认识老舍是从阅读其《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等作品开始的。这些作品取材于市民生活,刻画了受封建宗法观念影响的中下层市民在新的历史潮流冲击下,惶惑、犹豫、寂寞的矛盾心理和进退维谷、不知所措的行径,让人在轻快诙谐之中品味出生活的严峻和沉重。作品贴近生活,朴实无华,充满生活气息。

  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是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这位名声显赫的“人民艺术家”对汕头有着深厚的感情,曾写下数首赞美汕头的诗章。

  1962年4月,老舍与曹禺、阳翰笙、李健吾、张庚等诸位文艺家,在广州参加全国话剧歌剧创作会议之后,应汕头地委邀请,莅临汕头参观访问。老舍在《南游杂感》中写道:“会议闭幕后,游兴犹浓,乃同阳翰笙、曹禺诸友,经惠阳、海丰、普宁、海门等处,到汕头小住,并到澄海、潮安参观。再由潮汕去福建,游览了漳州、厦门、泉州与福州,然后从上海回北京。”在《汕头大事记》中就有一段记载:“1962年4月5日,对外文化协会主席阳翰笙,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老舍和文化部副部长徐平羽到汕头和普宁、澄海等地视察文化工作。”另据当年的《汕头日报》报道,老舍此行以观看潮剧、评论潮剧为主要目的。“在广东、福建各地游览,几乎每晚都有好戏看。粤剧、潮剧、话剧、闽剧、高甲戏、莆仙戏……没法看完,而且都多么精彩啊!最令人高兴的是每个剧种都有了传人,老师傅们把绝技毫无保留地传授给男女学徒。那些小学生有出息,前途不可限量。师傅教的得法,学生学的勤恳,所以学得快,也学得好。看到这么多剧种争奇斗妍,才真明白了什么叫百花齐放,而且是多么鲜美的花呀!我爱好文艺,见此光景,自然高兴;我想,别人也会高兴,谁不爱看好戏呢?”(老舍《南游杂感》)。在汕头,老舍一行先后观看了广东潮剧院一团、青年潮剧团、汕头戏曲学校演出的《芦林会》《闹钗》《闹开封》《井边会》等12个剧目,他对潮剧的唱腔音乐给予很高评价:“中国戏曲最大的缺点是音乐拿不出去。京剧出国就不大唱,只能演武戏。潮剧就不同,潮剧的音乐很丰富,恐怕还保留有唐宋的音乐。这些东西就得好好发扬它,将来在国际上可以有地位的。”由此写下两首赞美潮剧的诗:“莫夸骑鹤下扬州,渴慕潮汕几十秋。得句驰书傲子女,春宵听曲在汕头。”“姚黄魏紫费评章,潮剧春花色色香。听得汕头一夕曲,青山碧海莫相忘。”他观看了澄海艺香潮剧团(今澄海潮剧团)的演出之后,又动情地写下赞诗:“鲜花翠柏喜同堂,澄海春风百卉香。一曲宋元遗韵在,冠山韩山此情长。”在普宁流沙,他同样为潮剧鼓呼,并吟诗一首:“春宵鼓板动流沙,绝唱倾城放百花。古调新声春永在,岭南儿女尽名家。”

  在汕头期间,老舍先后参观汕头工艺美术陈列馆,游览中山公园,写下“潮汕文化最风流,虹彩霞光映碧秋。品罢工夫茶几盏,欣看珠玉满琼楼。”之诗。并到汕头专区辖内的各县走访,当来到潮阳县海门莲花峰时,被这里的海色山光以及丰富的文化内涵所吸引,欣然写下《游海门莲花峰》诗二首:“遥怜信国此峰头,水黑云寒望帝舟,今日红旗明碧海,神州儿女竞风流。”“饮露餐明霞,青莲十丈花,海门潮起落,万古卫中华。”在参观普宁流沙水库后,他写诗赞曰:“山抱西南北,东迎晓日开。梯田荣桔柚,水电耀楼台。宝血青峰在,流沙雪浪来。英雄真不朽,世代奋风雷。”并在《南游杂感》中写道:“就拿流沙这个不大的地方来说吧,就有很体面的电影院、戏院、革命纪念馆、水库等等。在戏院里,我们看到最好的潮剧。在那条不长的街道上,卖热炸豆腐的、凉粉的、豆浆的、炒面的、水果的……色香俱美,品种繁多。”在澄海,路过三大桥、探访千年老村冠山之后,感慨不已,为此写下:“昔从澄海到汕头,野水荒沙旅客愁。众志成城争跃进,万家移石断中流。人民智慧虹为路,堤岸光辉月入沟。寒食秧田千顷碧,飞花满县冠山游。”道尽了澄海的人杰地灵风光无限。在潮州参观游览,古城之美使其诗兴勃发,吟诗一首献潮州:“南国好山河,潮州文采多。四时皆竞秀,无处不飞歌。池暖芙蓉水,江流翡翠波。凤凰茶试罢,溪畔戏雏鹅。”

  老舍在汕头小住了二十多天,离别之际,为感谢汕头人民的热情接待,老舍特赠诗一首:“柑柚花香迎客舟,一帆春雨到汕头。海门回望群峰涌,港口雄开万里流。弦管倾城唐宋曲,嵌雕绝技鬼神愁。红棉白鸟诗情在,况有潮声微似秋。”

标签: 
作者: 
陈楚金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3.03)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