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神圣“虱母仙”

  潮州文化博大精深,儒、佛两家固然是其主要内容,就是道家文化,也是它不可或缺的部分。俗话说,“山、医、命、卜、讼”,像玄天上帝、关公、妈祖、三山国王、八仙……都是潮州民间道教泛崇拜的各路神明。东南亚各国华侨、特别是潮汕籍华侨的神庙和善堂,有许多处将专管“看山掠陵”的“虱母仙”和大名鼎鼎的八仙一起供奉。在潮汕,一些乡里的建筑和墓葬,据说皆是“虱母仙”所建。

  半神半人的“虱母仙”是何方神圣?他是有一定历史出实的人物。

  “虱母仙”,原是一名生于元末、活动于明初的道人——邹普胜。他精通玄学,善卜天机。元末时他下山参加了红巾军陈友谅的队伍,和朱元璋率领的、刘伯温当军师的起义军,互相争夺天下。两军相争,邹普胜为陈友谅出谋献策,打了99次胜仗。可惜的是,“围山九仞,功亏一篑”,最后的关键一次,即1363年4月至7月的“鄱阳湖大战”,陈友谅却战败中箭身亡。

  陈友谅战败之后,军师“何野云”为避过朱元璋军队的追杀,遂化妆成乞丐,向闽西、粤东一带逃亡。他隐姓埋名,自名为何野云,寄寓“野鹤闲云”之意,以其青年时期所习天文、地理、土木建筑技术谋生。明洪武年间,何野云流落到了潮州府地界——主要是潮阳,为人营造阴宅,指导建筑风水,成为名噪一时的地师。世人称这位邋遢道士为“跳蚤仙”(潮州话叫“虱母仙”)。

  朱元璋做了大明开国皇帝之后,刘伯温曾极力推荐邹普胜入朝当官。但邹普胜自兵败之后,早就看淡仕途,继续云游各地。何野云虽然技术高超,在民间做了许多好事,但因其性格乖僻,巧师傅不随主人意,所以有时主顾不多,衣食难保。据说他有时候哼着“人生在世不得意、牵动长江万里愁……国破山河在……”等词句,穷困潦倒地在各处流浪。

  相传,何野云有一次在山边破庙避雷雨,想起当初他下山时,师父曾吩咐:“有光者,可辅助之”,他投友谅时把友谅理解为“月亮”(即“光”);直到朱元璋扯起大明旗号,他才知:“明”者,日月齐辉,才是真正的“光”。此时,恰遇一仙女从天而降,他遂向其倾诉错投陈友谅致败,天下为朱元璋所得的懊丧情绪。仙女正色道:“陈友谅得胜之后,只思荣华,你身为军师未能谏阻即为失责,岂能一味怨为天道不公?”

  这段传说极似《三国演义》中关云长死后显圣玉泉山的故事。关云长为东吴大将潘璋所杀,死后不服,向皇天怒诉,观音菩萨反驳之:“你被砍掉一个头即呼天呛地,试问文丑、颜良之头,水淹七军众军士之命,又寻谁讨去?”

  传说中,何野云听了仙女的答话,也像“显圣”时的关云长听了观音的回答一样,旋即开悟,释然。那仙女说完话后,即将一袭仙衣披于何野云身上。从此,何野云披上仙衣,继续他的道家营生,民间屡有关于他的灵异传说。世人见其衣上虱母乱跳,便戏谑地称这位邋遢道士为“跳蚤仙”(潮州话叫“虱母仙”)。

  据说虱母仙逝世后,被玉皇上帝封为水神,管理潮州江河(战国时期吴国的伍子胥死后被封为掌管钱塘江潮的水神,何野云的传说极似于此)。就这样,从邹普胜到何野云,再到虱母仙——一个由人到仙的塑造过程就完整缜密地完成了。这就是潮汕民间崇拜“虱母仙”的由来,也跟中华大地上其他神道传说的文化神髓一脉相承。

  据光绪十三年(1884)《潮阳县志》卷十三杂录篇中的原文记载:“明初有虱母仙者,精于青乌之术、至潮阳为人择地,而多不扦穴,听人自得之,矢口成谶,后吉凶皆如券,每遇其蹲坐处,则多吉地,故人往往阴识之以为验。或曰:即何野云也,从陈友谅而败,佯狂来此,然终不得而详,居止无定,多在凤港卢家,其乡外有冢累然,传为所葬处。”据说凤港乡的老百姓至今还留传虱母仙的遗诗:

  何人知我赞帝乩,

  野鹤高飞到此地。

  云开见出龟眼像,

  逝后方知吾是仙。

作者: 
陈放
来源: 
潮州日报(2018.12.25)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