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忆故园

  1968年9月,因历史原因停课两年的揭阳县各中学开始招生复课。我也从在读的揭阳四中(现真理中学)进入揭阳一中读高中。不久全县学校布局调整,遂与一批同学转到揭阳城郊公社读书。

  当时的城郊公社还没有办高中。为做好回社学生的接收工作,1968年11月20日揭阳城郊高级中学正式成立,校址就选在大宝山。生源由揭阳一中和侨中等校的城郊籍学生分流而来。自此,我们与"素未谋面"的大宝山结下不解之缘。

  大宝山是揭阳五房山的一部分,位于今揭东区玉湖镇新寮村东北方向约20里处,与潮安区和丰顺县交界,平均海拔约600米。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六十年代初,城郊公社曾在这里办茶场,学校就设在这个场内。

  劳动建校是大宝山师生永远的记忆。刚到这里时,眼前看到的是篷寮、茶园、云雾和隐约的青山,根本不像学校。这使不少刚从城里来的同学大感意外。面对现实,通过学习和动员,大家有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共识。当时实行场校共管。总场经常安排场员和学生轮流到新寮村中转站担灰、担瓦、扛杉,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建筑材料运到山顶工地,一次来回走50多里的山路,辛苦自不用说。其他师生则到校区平整坡地,挑沙搬石。有时也参加茶场的一些劳动。

  建校期间,全校70多个男生就挤住在一间篷寮里。寮内搭有人均40多公分宽的草床,各人的日用品、课本、米袋就堆放在床下。大宝山经常发雾。遇上大雾天气,各人晾晒的衣物只好晾在篷寮内,那是一种类似挂万国旗的“壮观”景象。下雨时寮内多处泄水,夜间山老鼠乱窜,防不胜防。已想不起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学校每月放假一次,一次休息4天。回校时要带足下月的个人口粮。通常是乘车到玉湖透溪车站,下车后挑着行李步行两个多小时山路到学校。蔬菜是自种自用但供不应求。

  1969年夏,新校舍建成交付使用。另有食堂一座,小型操场一个。基本能满足生活和教学的需要。随后师生们搬到新校区,生活和教学工作转入正轨。1969年秋季开始上课。有同学去借1965年的高一老课本,但不易借到。只好有什么资料上什么课。

  衷心感谢一路陪伴我们成长的老师。那时老师们年纪大,体力不足。但都以身作则,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劳动,师生关系融洽。教学工作开始后,老师们认真备课,循循善诱,答疑解难,把知识传授给学生。老师们分别来自揭阳师范学校、揭阳一中和揭阳侨中等名校。学识渊博,师德高尚,教学经验丰富。半个世纪过去,我们依然清晰地记得各位科任老师。他们是语文科徐英烈、郑佐育老师,数学科朱立宇老师,物理科吴长贵老师,政史科林气呈老师和生物科彭映辉老师。

  在自己参与建设的教室上课,大家有一股亲切的感觉。上课认真听讲,读书非常用功。学校没有设班主任制度。同学们遵章守纪,团结互助,一般事务都由自已处理。当时的教风学风是满满的正能量。

  1968年11月至1970年7月,大宝山办学经历了三个年头。时间虽短,却是我们人生中一段宝贵的阅历。那时我们还是十七八岁的青年。边读书,边劳动;既是学生,也像场员。"艰苦奋斗,积极向上,质朴无华",这是当时社会对这届毕业生总的评价和印象。这种"劳其筋骨"的磨练和良好校风的熏陶,对培养我们的意志、毅力和敢于担当的精神,都有很大的帮助。

  今年年6月,笔者与揭阳东山中学领导和同学一行重返大宝山,寻觅母校旧址的点滴印记,重温在这里读书的峥嵘岁月。四十多年后重游故地,同学们都感慨良多。"半个世纪忆故园,满目碧绿过云烟。青春不再青山在,指看当时少年强"。今日大宝山,当年的校舍已不复存在,代之的是梯田式的碧绿茶园。

  1970年7月首届高中生毕业后,大宝山办学的历史就正式结束,以后新生都在沙母岭校区上课。1971年城郊公社更名为东山公社,学校遂改称揭阳东山中学。

  五十年,弹指一挥间。今日的揭阳东山中学,英才荟萃,校园毓秀;岁岁桃李,年年芬芳。已成为揭阳市核心城区一所有影响力的中学。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唯母校和恩师难以忘怀。在校时,学校重视学生的道德教育、劳动教育和理想前途教育,教给我们许多为人处事的道理,使我们受益终身。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那个时代的色彩和背景。在喜迎母校五十华诞之际,我们要承先启后,以史为鉴,有所作为,谱写新时期学校教育的新篇章。

  ( 作者系揭阳东山中学首届毕业生  )

作者: 
黄重明
来源: 
揭阳日报(2018.11.30)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