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海会馆:潮商在兴宁活动的见证

潮汕人进入兴宁路线

两海会馆

  从前,韩江是粤东、闽西和赣南地区商业的大动脉,善于经商的潮汕人足迹遍及韩江流域,重要的韩江流域水系节点往往发展成为重要商业中心,如大埔高陂、梅县松口、永定峰市和闽西汀州均是这样。在这些地方,潮人往往设立会馆,其作为潮商在外地的重要组织,起到联系乡谊、促进贸易、兼顾慈善和教育的作用。梅州市宁江边的两海会馆就是当年潮商在兴宁活动的重要见证。

  一座古典的潮汕建筑

  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两海会馆位于兴宁区中心的兴城神光路5号,建于清嘉庆十一年(1806)。两海会馆是由海阳(潮安旧称)、澄海两邑旅兴商贾所建,故称“两海会馆”。民国九年(1920)重修。2009年,兴宁地方政府把两海会馆列为重点项目再次进行维修保护。2017年,该馆列为《东征军兴宁历史展览馆》进行布展,重点展示了“东征军在兴宁”、“周恩来在兴宁”和“潮汕人在兴宁”的史实。

  两海会馆坐西向东,占地面积约一千平方米,是具有潮汕风格、秀丽玲珑的艺术精品。两海会馆的入门处有匾额“瀛海辑宁”。从正门进去,庭院向纵深重迭排列,正殿左右翼以回廊,形成对称式四合院布局。不论是整体、外观,还是局部、内部,整座两海会馆完全是一座潮汕祠堂式的“四点金”建筑,并且建筑水平十分高超。《重修两海会馆记》载会馆始建事:“嘉庆十一年,始卜地于附郭。西河之南,并建两海会馆,彼都人士,假为岁时代腊雅集之所。两海者,海阳、澄海也。潮之商于兴宁者,不惟其二邑人;而馆为二邑人所建,故以两海名,以别于潮商之非海阳、澄海也。”

  碑记还记载民国时期的重修:“咸丰己未,邑遭兵燹,震惊灵神。其明年庚申,乃重新之。一俛仰间,已六十年矣。材之坚者敝,基之高者洼矣。旅兴潮商,岁时入拜,顾瞻旁皇,群喟然曰:兹馆襟带河流,势成坐井。倘春涨,不时冯夷作祟,洪涛万顷,东下建瓴,越周垣,雨浸堂殿,其何以妥明神,便商旅也?”

  民国时期,潮汕人在两海会馆内创办“潮光小学”,潮籍、客籍学子共读,实行国语、潮语、客语同教。

  潮汕商人在兴宁

  从前兴宁之重要,离不开和商贸有关的水运。《重修两海会馆记》首段载:“兴宁,于岭东为邑,蕞然僻且小,无长江大河为之交通也。然西北行百余里达于江右,东南流二百余里而注于韩江。西北陆产,委输东南;东南水产,转运西北,而皆以兴宁为中枢。当海未南通,潮人之之广州者,其道当出此。故商务倍形发达。兴宁之有潮商也,盖肇兴于清乾嘉间也,其来久矣!”从这段叙述看,潮汕商人进入兴宁自清代中期的乾隆、嘉庆间就出现了。两海会馆在宁江边,和当年商贸依赖河运有极大关系。

  自清代至民国,潮商在兴宁有较大势力。而《重修两海会馆记》对此记载:“遐想其时,躬阛宅阓者,潮称极盛,金钱之流滞,市价之涨落,咸凛凛潮商之命是听。以故潮人执商界牛耳者,凡数十年。今虽情随事迁,而吾宁商务,以布为大宗,业此者无不仰给于潮商,则其力之大,犹足挟之而趋也。”

  民国时期重修两海会馆花费很大。《重修两海会馆记》载:“是役也,土木工费总计万金。公储不足,则两海商户乐饮之。维时,潮商大小都二十家,非两海人不兴,既刑性告竣,黄君丽南,乃请予文于后。”可见,潮商对于两海会馆重修捐纳了大量资金,黄丽南应是当年的旅兴潮商之重要者。

  潮汕人在兴宁的主业是经商和务工。他们从单一到多项,从小本经营到大商号,先后在兴城西门街、盐埔街、河唇街设“过载行”“二合行”为据点,后来发展的大商号有:球英堂、万诚堂、义安堂、永德堂、启兴昌、仪记、晋顺、晋山林、蔡义兴、锡坤种籽店等。

  潮汕人在兴宁发迹后不忘兴宁,各商号国经倡导、支持兴建宁江河石阶码头,慷慨解囊兴建宁江西河大桥,捐款献物维修宁江鹅湖段河堤等。他们在抗洪抢险中临危不惧,身先士卒。

  抗战后期潮汕难民涌入

  “年深外境皆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纯朴、勤劳、聪慧的潮人,早在二百多年前,为谋生、避战乱、逃灾荒,离开土沃、物阜、人兴的家乡,百里迁徙,扎根兴宁。“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潮汕人在兴宁勤奋工作,积极进取,形成潮客一家亲,为兴宁的社会经济发展作出卓越贡献。

  而兴宁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潮汕移民浪潮出现在抗日战争的后期,由于当年潮汕出现大饥荒,大批难民外逃至闽西、赣南和梅州地区,近十万潮汕人进入兴宁。抗日战争时期,潮州旅兴同乡会设立“潮存善社”,在两海会馆收容难民三百多人。在宁江河西堤坝处设立孤儿院,收容孤儿上百人。

  尽管当地政府、社团、潮州旅兴同乡会尽力做好难民的安抚工作,但是,仍有大批潮汕同胞乞食城乡,露宿街头,在饥饿和疾病中煎熬,陷入死亡境地。卖儿卖女者、做苦力者、拓荒种地者、从仆做婢者不乏其人,其凄苦之状,不忍描述。这次潮汕难民进入兴城,人数甚至超过兴城的本地客家人。“叠座笙歌酒气填,归途寒已透吴棉。风驰电掣露霜苦,照见饥儿抱母眠。”曾任兴宁副县长、支持过辛亥革命的张花谷写了此诗,道出当年潮汕难民的外逃惨状。

  据称,抗战结束,一些在兴宁的潮汕人回到潮汕老家,但仍有相当数量的潮汕人居留在兴宁,成为“新兴宁人”。今天的兴宁人中,不少先祖来自潮汕。很多潮汕人后代在兴宁客家化,属于“潮汕祖客家人”了。

  东征的历史见证

  两海会馆还是具有纪念意义的革命遗址。1925年2月,在中共推动下,广东革命政府举行讨伐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3月19日,东征军右翼部队在蒋介石、周恩来率领下进抵兴宁,在兴宁人民全力支持下,进攻兴城,激战两天,取得胜利,史称“兴宁大捷”。兴宁大捷后,周恩来在兴宁工作、生活了23天。当年,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就在两海会馆接见农民运动领导人。周恩来曾在此召开兴宁农民运动骨干会议并与进步青年座谈,使兴宁农工运动蓬勃发展。

  两海会馆中有周恩来休息室,甚至当年周恩来睡觉的床也放在里面。两海会馆中还保存有周恩来给兴宁县长罗师扬的信,落款是东征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主任周恩来,从信的内容看,当时周恩来是在汕头给罗师扬致信的。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日报(2018.12.09)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