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加坡潮安鲲江“大宗”振发号说起——新加坡鲲江联谊社成立50周年纪念

  近日郑立楷先生提醒,今年欣逢新加坡鲲江联谊社成立五十周年金禧之庆,可以写一文章以兹纪念,这才猛然发现,成立于1968年10月25日的新加坡鲲江贸易有限公司(1995年底改制为现在的新加坡鲲江联谊社)已然走过了50年的沧桑岁月。



  50年前郑亿庆先生等来自潮州潮安鲲江乡的旅新侨胞共同发起成立了新加坡鲲江贸易有限公司,并撰写了《鲲江贸易有限公司纷组织缘启》(以下简称“缘启”)一文,今天读来依然倍为感人,作为潮州华侨历史的重要文献,“缘启”一文可谓字字珠玑,句句走心,我们读到了华侨前辈出海谋生面对艰难险阻时精诚团结的历史。可以说,自从成立了新加坡鲲江贸易有限公司之后,新加坡鲲江侨胞便开启了较系统、正规的鲲江乡海外公益组织的历史,然而,一个机构从个体需要到多人达成共识,到真正成立这其中经历的艰辛却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或者因为时光流失、人员更迭而让诸多事迹湮没在潮州华侨历史长河之中,作为潮人,我们有责任去发掘记录这些本该被铭记但却没被流传下来的事迹,此不失为缅怀乡亲贤达、激励来兹之有意义形式。



《鲲江贸易有限公司纷组织缘启》

  在新加坡鲲江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之前,鲲江乡旅新侨胞是如何在异国他乡共克时艰的呢?“缘启”一文在开篇陈述了鲲江前辈旅新之后本着敦睦乡亲情谊,抱团取暖,共同进取等情况急需成立公共组织的情况后,记述下了这一重要事迹:“幸而最近十年来在振发号亿庆君负责领导之下,对于族人喜宴丧吊等事,竭诚奔劳,彼此才能互通声息,获得全乡一团和气,引以为慰矣。”

  “振发号”

  振发号是新加坡潮安鲲江乡华侨郑振音先生(郑氏鲲江系第十九世流字辈)会同其亲人子侄于1890年前后在新加坡合股开办的杂货店,振发号雅称来源于郑振音先生与其儿子郑来发先生各取一字组合而成,根据鲲江乡老人口述,振发号郑振音先生一家自清末就到新加坡过番并取得一定成就、热心公益、荫益闾里,其兴旺发达惠及乡里可以从一些事例得知。

  首先在民国期间鲲江乡流传着的一首民谣中唱到“振音婶 尚顶敢 三顿有咸酸”,意思是郑来发先生的母亲因为家庭经济宽裕,每一餐都有菜肴作为佐餐,在政局不稳、兵灾四起的20世纪初这样的人家确实不多。据称这位郑来发先生的母亲在郑振音先生、郑来发先生父子过番稍有成就之后,家庭富裕时便经常救济乡中困难者,逢有特殊节日便施粥给贫困人家,或者将大银换成零钱布施乡中贫困人家,郑来发先生的母亲大约于1946年去世,当时时任潮安县长都过来鲲江乡为老人家吊唁,据鲲江老人口述,当时郑来发先生母亲去世时,做七天七夜的功德慢斋,借用鲲江乡美祖宗祠作为裱糊纸扎祭品的后勤场地,办流水宴(注1)招待前来参加吊唁活动的人员,并举行大型施孤活动,其场面之盛大,在现今八十多岁的老人只能用一生只见过一次来形容。

 

图片来自新加坡潮安联谊社银禧纪念特刊 后排右四为郑利庚先生 

  其次,据鲲江老人口述,他们小时候称郑来发先生的儿子郑利庚先生为利庚舍,阿舍这一称呼明显暴露了郑利庚老先生是名符其实的鲲江华侨富二代的真实状况。1902年在鲲江乡出生的郑利庚先生是郑来发先生的大儿子,郑利庚先生在18岁时追随家族前辈南渡新加坡,继承参与管理其爷爷郑振音先生创立的振发号杂货店。振发号在经营期间积极参与支持各项公共事务,例如创立于1906年的端蒙学校总校及后来在小坡创设的端蒙分校都有振发号的捐资记录,1924年在小坡创设的端蒙分校,振发号则是筹备成员之一(注2)。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陈嘉庚先生发起组织新加坡筹赈会,振发号积极捐出货物到筹赈会支援祖国抗日战争,郑利庚先生则担任新加坡小坡第二分区筹赈会委员,1941年1月39岁的郑利庚先生在新加坡荣膺新加坡潮安联谊社第五届执行委员,与著名侨领林绣堂、李筱石等人同为潮安侨胞办事谋福利,自前至今,但凡进入乡会公馆执事者多为富商能人。(注3)“1941年”,距离现在活跃在新加坡潮人社团的新加坡潮安会馆成立的1964年足足有24年,而现在健在的鲲江乡华侨大多数还没有出生,遍腊鲲江侨史这是最早在新加坡潮人社团中担任领导职务的鲲江人。1941年的新加坡潮安联谊社专门设有职业介绍股帮助潮安侨胞寻找职业,我们当然可以大胆推测振发号郑利庚先生进入新加坡潮安联谊社有振发号在新加坡潮安商界上的良好声誉,更有振发号在此一阶段便已经有热心为潮安华侨介绍职业这样的行为,这当然包括鲲江乡的华侨。

  由此可见振发号郑利庚先生家族在民国时期的新加坡已是事业发达,家境宽裕,且热心各项公益事业。

  “亿庆君”

  郑亿庆先生是振发号郑来发先生的侄子,同时也是振发号杂货店(后主营渔具)股东之一,1942年日本占领新加坡,在新加坡发动了恶名昭彰的“大检证”行动,屠杀抗日爱国人士,作为陈嘉庚先生的追随者、同时也是新加坡小坡第二分区筹赈会委员的郑利庚先生自然被列入“检证”对象,同时因为郑利庚先生大儿子郑若坤先生参加了当时在新加坡的秘密抗日组织,身份暴露,受到日本鬼子通辑,这同时也影响到其家庭,经过再三权衡、为避灾祸,郑利庚先生举家回到潮安鲲江乡的祖宅“达人小筑”居住,而郑若坤先生为安全起见则采取了单独取道泰国曲线回国的机智决择,新加坡振发号经历了一次侵略战争的重创,几乎就此覆灭。



前排左一郑亿庆先生 后排左一郑汉川先生 照片由郑若德先生女儿郑少玲女士提供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郑亿庆先生(郑利庚先生的堂弟)作为振发号的股东之一,在一片狼藉中挑起重振振发号的重任,郑亿庆先生继续发扬振发号一直以来热心公益乐于帮助乡人的崇高品德,竭尽所能以振发号为据点为到新加坡谋生的鲲江人提供帮助,据鲲江乡老人以及新加坡华侨口述,二战前以至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振发号成为新加坡鲲江华侨联络同乡、聚会议事之处,在新加坡鲲江华侨心目中享有极高的地位,以至新加坡鲲江华侨将振发号称为新加坡鲲江“大宗”(注4),很多首次到新加坡过番的鲲江人登岸后第一站便是到振发号去借宿暂住,或以此为中转站等候亲人接济,由振发号提供食宿,然后振发号帮忙介绍工作,或自行努力寻找工作,直至找到工作了才搬离振发号,据称包括鲲江华侨郑流海、郑松恭等人当年过番便是先在振发号借宿立足后找到工作定居在新加坡的。而对于个别在新加坡过番因年老无依靠或者无法适应新加坡工作生活环境情况特殊的乡人,振发号同样伸出援手购买回国船票将这些乡人送回鲲江。曾经一段时期振发号凭借在新加坡与其他华人商号的良好关系,帮助在新加坡的鲲江华侨购置较市场价格更优惠的家俬物品。正因为郑亿庆先生宅心仁厚乐于帮助乡人,更因为长期以来振发号在为乡亲提供帮助的过程中凝聚起来的乡亲情谊和积累的大量乡亲的信息资源,所以才有“缘启”一文中“幸而最近十年来在振发号亿庆君负责领导之下,对于族人喜宴丧吊等事,竭诚奔劳,彼此才能互通声息,获得全乡一团和气,引以为慰矣。”的记述。就这样,郑亿庆先生等振发号股东一直坚持着为乡亲竭诚奔劳,并持续到1968年新加坡鲲江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之后。

  郑亿庆先生对故乡鲲江的福利公益事业也竭力支持,1987年由郑春发先生倡立发起的鲲江乡福利基金会,郑亿庆先生是主要的赞筹人之一,并在当年捐赠鲲江乡福利基金会公益基金新加坡币壹万元,鲲江乡其他公益事业,郑亿庆先生也多有捐赠。80年代末,郑亿庆先生在新加坡去世后,其子郑汉川先生继承郑亿庆先生的优良传统同样热心鲲江乡海内外福利公益事业。

  郑利庚先生自回归家乡潮安鲲江后没有再去新加坡,历史的原因,郑利庚先生家宅院“达人小筑” (注5)被分给其他乡人居住,同时兼作生产小队队址,现在达人小筑还遗留着大量当年生产小队的布告栏之类的时代印记。60年代中郑利庚先生在达人小筑去世,80年代,改革开放,政府落实政策拨乱反正,郑利庚先生的儿子郑若德先生努力奔走陈情,终于得到政府批复,将达人小筑产权重新索回,晚年郑若德先生经常从其工作及后来的定居地河北省石家庄市回来达人小筑小住。而郑若德先生每次回鲲江乡皆主动带上钱物到老人组看望慰问老人、与老人畅谈乡情。     



         位于鲲江乡的达人小筑


  2014年农历九月初七,振发号侨眷郑若德先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去世,其家人遵其遗愿,将其骨灰护送回鲲江乡。让人感叹的是,郑若德先生这位久居外地的老人在去世前便交代家人将他为数不多的遗产中的一万二千元捐赠给老人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此情此景,让人唏嘘!

  而1987年鲲江乡福利基金会成立时,鲲江乡贤捐款名单中郑利庚先生的大儿子郑若坤先生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照片来自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右六为区委书记林小群先生,左四为乡贤郑松盛先生)

  振发号股东郑利治先生的儿子鲲江乡的郑汉杰先生现在虽然已经是80多岁高龄的老人,但仍然一直热心鲲江乡的福利公益事业,特别是每年鲲江乡郑氏家庙冬至祭典期间,大家都能在郑氏家庙见到郑汉杰先生忙碌的身影。振发号股东郑利名先生的孙子(郑耀芝先生的儿子)郑松盛先生在新加坡鲲江联谊社担任副总务一职,同样热心于鲲江乡海内外的各项福利公益事业,在鲲江乡福利基金会、鲲江古庙、鲲江太子古庙、鲲江运杰小学等处建筑物修建碑记上都能看到郑松盛先生捐资的记录,郑松盛先生同时也是新加坡潮安会馆董事。

  振发号在新加坡虽然因为市政建设在80年代末解散了,但振发号的股东郑振音一家以至后来的实际经营者郑亿庆先生等鲲江贤达的精神却一直以不同形式被继承发扬着。



振发号被政府征收后作为幼儿园及其他公共用地

(照片由原振发号股东郑利治孙子郑少群、孙媳郑秀玲2015年摄于新加坡振发号原址)

  新加坡鲲江联谊社成立五十年来在敦睦乡谊,开创新中两国鲲江福利事业上做了大量彪炳鲲江史册的大事。而在新加坡鲲江联谊社成立之前的几十年时间里,象振发号这样的鲲江商号、郑利庚先生、郑亿庆先生等乡亲便一直默默耕耘贡献力量,正是有诸多象他们一样的海内外鲲江贤达精诚协作、殚精竭虑,海外鲲江人以至鲲江本土的福利公益事业才得以一直不断传承发扬下去,这是我们所无法忘却也不能忘却的,愿海内外同胞以博大胸怀再创海内外辉煌新篇章。谨以此文贺新加坡潮安鲲江联谊社金禧之庆,特别致敬新加坡振发号各股东:郑振音(郑来发(郑利庚 郑利炎))、郑亿庆(郑汉川)、郑利名(郑耀芝)、郑利治、郑桂芬(郑汉绵)、郑利德!(注6)



郑若德先生(右一)与到访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郑汉杰先生夫妇 照片由郑若德先生女儿郑少玲女士提供

  鸣谢:新加坡鲲江华侨郑少义、郑树华,鲲江乡郑汉杰、郑镇有、郑润炎、郑焕雄、郑秀玲、郑少玲等人对本文成文提供的信息资料,鉴于作者水平所限,错漏难免,敬请读者诸君予以指正。

   

注1:流水宴指只要客人来,就要招待吃宴席,人数凑够一桌就开吃。如此不断开席接待。     

注2:民国《新加坡端蒙学校三十周年纪念特刊》端蒙学校,1936年,p224-p230

注3:民国《南洋名人集传》南洋民史纂修馆,1941年,p338

注4:大宗即大宗祠,祠堂是中华民族祭祀祖先场所。中国旧社会以忠孝礼仪为制度基础,宗祠作为家族的象征,自然在人们心目占里有极高的地位。大宗祠指一个乡村为祭祀创乡始祖而专门建的祠堂,在全乡祠堂中位于最高层级。 

注5:郑振音先生与郑来发先生建造的房子在北门门匾立“荥阳舊家”、南门门匾立“达人小筑”,达人小筑指的是:出类拨萃的人住在这规模小而比较雅致幽静的住宅。其寓意为郑振音先生父子希望后人是通达事理、明德辨义的人。小筑,一种中国古代的建筑形式。以其建筑之小巧、雅致,环境之清幽、宁静、自然,古时多为文人墨客或者隐居者所青睐。

注6 :括号内为原股东的股权继承人(即原股东的儿子)。

 

 

作者: 
郑少林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