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潮汕党史上的早(上)

东征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旧址“适宜楼”

  1982年8月,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在全省党史工作会议上把广东党史的特点概括为“早”“大”“长”三个字。中共潮汕地方组织同样具备这三个特点。中共潮汕党史上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中共党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通过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其草案在汕头起草

  1920年8月20日,上海的施存统、沈立庐、陈望道、李汉俊、金家凤、袁振英、俞秀松、叶天底等8名青年社会主义者,为“实行社会改造和宣传主义起见”,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北京、广州、长沙、武昌等处也成立了这样的团体,11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宣告成立。但这个团体只带有社会主义倾向,没有确定哪一派社会主义,成分很复杂。由于思想不统一,遂于1921年5月宣告暂时解散。1921年初,潮安青年图书社(1917年成立)也建立了潮州社会主义青年团。后张太雷受国际少年共产党的命令,要在中国组织少年共产党,于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于1921年11月正式恢复,并陆续在全国组织17处地方团。1922年4月,汕头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鉴于此,上海临时中央局决定于1922年5月5日在广州召开全国大会。

  据C·A·达林回忆,1922年4月19日,C·A·达林(代表青年共产国际)、瞿秋白(代表共产党)、张太雷(代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全国大会筹备处)经厦门来到汕头,准备到广州出席全国代表大会。他们利用在汕头候船的机会,“拟定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纲领和章程草案,以及代表大会主要议程的决议草案”。

  “在小城汕头,毗邻日本和法国的领事馆的一家旅馆里,我们起草了纲领草案,在这些文件中,我们宣告了外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死刑。”

  “我们三人小组的工作进展很快,配合得很协调,几乎没有什么意见分歧。就在这里,我们三人一起拟定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团章草案。”

  “令人讨厌的中国的白蛉子看来站在外国帝国主义一边。在我们讨论、协商时,它们肆无忌惮地叮咬我们。结果我们的脸、手和脚都起了大包。但全部团纲、团章和各种草案终于准备好了,我们高兴得唱起了《国际歌》。当时我用俄文,瞿秋白用中文,而张太雷用英语唱。”

  5月5日至1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到会代表25人。大会选举了以施存统为书记的团中央执委,通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C·A·达林、瞿秋白、张太雷三人在汕头起草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草案),也在会上获得正式通过,成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部正式章程。

  1925年11月,周恩来在汕头东征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设立专以容纳地方人士之一切献议的“意见箱”

  1925年11月4日,周恩来率军政治部人员胜利进驻汕头,设部址于外马路“适宜楼”。周恩来明确告诉各界,有意见“请即尽量发表”,“随时写信与政治部”。他专门在政治部设“意见箱”“专以容纳”。

  周恩来对群众的来信一一认真检阅,并将处理结果发布在报端《总政治部公布》栏上,做到件件有下落,事事有结果。

  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亲手设立的第一个“意见箱”。其目的是虚心听取人民群众的“批评”“献议”,为人民兴利除弊,体现了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

  1925年12月,周恩来在汕头领导收回教育权运动,开“全国收回教育权之先声”

  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利用枪炮、兵舰在中国取得传教权并兼占了教育权。据“基督教在华调查团”于1925年报告,基督教会在中国办了7281所中学,学生人数达14254人。潮汕当时有中学10余所,女校9家,教会学校就占了5所。这些教会学校强迫学生读圣经和祈祷礼拜,实际上成为外国传教的机构。

  为了收回被帝国主义窃据的教育权,周恩来于1925年12月2日以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身份召集有关单位,成立了汕头市收回教育权委员会,明确规定对南强中学、淑德女校、童子部小学、福音国民学校、贝理书院等教会学校立即收回自办,原则是:校产属中国的收回,属外国的应由中国人任校长;向官厅注册,受教育行政机关之检查;学校须和教堂隔开;一切课程须照本国学制办理,不得教学生祈祷和读圣经,等等。

  在周恩来的领导下,汕头及东江各县的教会学校先后收回自办,开“全国收回教育权之先声”。

  第一个由共产党人担任行政长官的地方革命政权于1926年2月1日在汕头建立

  第二次东征胜利后,广东革命根据地基本统一。但由于历年战乱,土匪为祸,为加强管理,广东革命政府决定把全省划为6个行政区,分设行政公署。1925年11月22日,担任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被广东革命政府任命为广东东江各属行政委员。翌年2月1日,正式就任是职,并设址于原东征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部址“适宜楼”。

  这是第一个由共产党人担任主官的地方革命政权。

  具有人民代表大会性质的东江各属行政大会于1926年2月22日至3月3日在汕头举行

  周恩来就任东江行政委员后,为了摒弃“一纸公文”的旧衙门作风,“实行人民参与革命政治”,主持召开了以农工商妇学代表为主体的东江各属行政会议。

  2月22日,东江各属行政大会开幕。出席会议的农工商妇学代表及各县县长、教育局长共124人。大会收到提案及计划书297件,报告书及调查表254件。与会代表认真讨论了建设、交通、生产、商务、治安、警政、农工教育等提案。结果通过了93件。大会还将这些议案分别交由行政公署、绥靖公署、总工会、商会、财政处等十多个机关团体办理落实。3月3日,东江各属行政大会胜利闭幕。会议充分听取、吸收了人民的意见和要求,决定了许多重要的议案,使行政大会开成了一个议事的会议、决策的会议。正如《召集会议宣言》所指出的那样,以后“革命之普及,地方之建设,人民之福利,以及各项行政方针,均由此会议议案而执行”。东江各属行政大会首创了官员与人民代表一起共论革命治理的先例,为人民政权行政建设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汕头日报(2018.10.28)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