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经进士也非进士

  陈作宏先生于《揭岭风情》上发文,指出乡进士、岁进士并非进士,这虽是常识之谈,谈不上振聋发聩的效应,但对于匡正社会上一知半解,却就信口开河做着“研究”的现象,很有针砭意义。于是借着他所起的话题,我也来谈谈相关现象,就是明经进士也非进士的问题。

  这得从一个现象说起。有心人或者清楚,在潮汕的城乡,每每可以看到标着“明经第”的院落,以及有些祠堂、公厅悬挂着“明经进士”的牌匾或“火头牌”。至于这“明经进士”是什么级别的“学历”、“资格”,每见于报刊或口碑上有人做着拔高的陈述。其实,如同“岁进士”是贡生一样,“明经”也是明清时代对于贡生的雅称而已。而“明经进士”,通常是家族中对于具有贡士资格先人的尊称,当然也是夸耀的产物。稍谙历史者都知道,“明经”是汉朝选举官员的科目,至唐时,与进士同为选士重要科目之一,宋神宗时方废除。明清时所谓“明经”,已是贡生的别称,不与进士配搭一起表示功名。

  但是,别以为历史上自我拔高先人仅此而已。许多族谱,记其始祖,大凡进士出身,大凡来潮州做过官,高的知州、知府,低的知县、县丞,这就是向人表明,这个家族,乃是名门之后、仕宦之家,用以抬高自己的身价。这些用来抬高家族身价、地位的牌匾,还常常制成木匾悬于祠堂、公厅,煞有其事,有信以为真者去查阅三坟五典,往往是竹篮打水,一无所获。缘因历史上本来就没有这回事。

  在历史上,出于某种需要,编造家族光荣前世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因为在宗族相互挤兑的时代,有个历史名人作支撑别具意义。所以几乎各个村落中的宗祠,不管什么姓氏,都不可或缺挂块状元、进士之类的牌匾。潮州历史上出个姓X的状元,状元的牌匾就挂遍了所有堂口的祠堂,而且都有这位状元原产本村,或来过本村的传说。这种掠美的张扬与传说,玩玩固然无大碍,若要当作史实,这个考证工作就必须借助量子计算机才能拼出真实的痕迹,似乎就无需费这份心。

  历史是有迹可寻的,非此即非历史。胡适所说历史是一团泥巴,可以随心所欲地捏造,那是他的一家之言。对于历史唯物主义者来说,肯定不敢轻易认同。

  所以把个区区的贡生,称为明经进士,虽然言过其实,但人家觉得好玩,就让他玩去。至于历史泥巴说,因为关系到社会视听的引导,性质有点大了,诸如此类的构想,就宜于尽力避免。

  混淆视听,尽管事系历史,但关乎道德,不宜随意恭维。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8.10.03)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