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一体 情趣盎然——品读刘文华国画作品

鱼乐图(国画) 刘文华 作

鮀城春晖(国画) 刘文华 作

  文华是我报社的老同事,因为分属不同的部门,所以我俩实际上少有交集。楼道里偶尔碰面,也只是淡淡一笑,轻轻招呼,而对其擅画,我却是早有耳闻,但也只是“耳闻”而已,直到几天前,我才第一次拜读了她的一组国画花鸟作品。假如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读后感”,那么,再恰当不过的莫如“感动”二字。我感动于她笔墨的灵动活泼、笑意盈盈;感动于她的漫卷风物、挥洒自如。那气象,摆脱了小女子的牵绊,细腻里有沉淀,是一壶荷叶上的露珠煮成的工夫茶,芬芳里沾着烟火,却又分明清澈出尘,恰如我印象中的文华本人。

  这幅题为《金秋》的扇面菊花图,山石下盛开的一株菊花,花叶纯用水墨,阔笔画叶,浓墨勾勒叶脉,盛开的菊花先用双勾画瓣,再用深浅二黄染色,画面节奏张弛有度,疏密有致,层次分明,虽小小尺幅,却极有气势,丝毫没有秋的萧瑟,洋溢的是一派秋菊华茂的盎然生机。整个画面施墨浑厚沉稳,酣畅淋漓,构图紧凑,菊花枝条、花瓣线条及山石用笔融隶篆于一炉,浑劲老辣,其“篆籀之气”足见其书画相通之长,这在落款也可见一斑。

  还有一幅以《惠风》为题,画的是牡丹。一簇牡丹盛放在竹篮里,在浓密的墨叶映衬下,红牡丹浓重饱满,雍容厚朴,粉色牡丹色彩变化微妙,有晶莹剔透之感,黄色牡丹用水较多,色泽腴润。背景两叶芭蕉以淡墨侧锋阔笔扫出,简淡、素雅,与前面花篮的饱满浓烈形成鲜明的对比,相映成趣。整幅作品色墨并用,牡丹花用色不同,色彩对比富于变化,斑斓浑厚,令画面既不落于寡淡平薄,又不流于脂粉艳俗,充分表现了画家对于色彩的驾驭能力,也将牡丹花的不同姿态和神韵表现得恰到好处,整个画面生动、真实,充满了勃勃生机和感染力。

  我最喜欢的是文华的紫藤。她的这幅《非鱼知鱼乐》,串串紫色花朵从枝叶间垂挂下来,随风摇曳生姿,犹如一片紫色的云霞,典雅清丽;用墨色线条表现的枝条如龙蛇屈曲蜿蜒,遒劲有力,潇洒流畅,凸显了生命的动感;叶片以绿色铺就,浓墨勾勒叶脉,浓淡相间,暗示了生长的周期和光线的变化;紫藤下方,两条金鱼以浓淡两色水墨晕染而成,其中一条头部用红色点缀,两鱼在水中自由嬉戏,神态惬意。整幅画面用笔细腻,线条流畅,墨韵酣畅,有花、有藤、有鱼,动静结合,令人赏心悦目。

  许是与早年学习水粉画和版画创作的经历有关吧,文华的花鸟国画用笔崇尚传统却不失现代感,她十分看重笔情墨韵的视觉效果,更注重笔墨意趣给人以精神享受上的酣畅、愉悦,这正是文华不同于他人之处。

  文华似乎命中注定是为画画而生的,她的父亲是著名画家,她的血液里有艺术的基因,上的也是美校。然而,她却没有选择画画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职业,在我看来,对于她所钟爱的艺术来说,这未必不是一件幸事,毕竟,少了些为生计的摧眉折腰,反而让她的作品多了几分从容和洒脱,这也是她的作品令我感动的地方之一。正如她以“徐行斋”命名自己的书斋并以此自勉:“艺途迢迢,我自信步徐行”一样,让我看到的是一个悠然、淡然的文华。

  子曰:“欲速则不达”。徐徐而行,缓缓、款款,不急不躁,这应该是一个女人最佳的状态,难道不应该也是一个艺术家的最佳状态吗?“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祝愿文华在艺术之路上且行且远。

作者: 
李晓颦
来源: 
汕头日报(2018.10.06)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