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揭阳卢氏族谱发现 宋、明时期冠山诸多记载说开



冠山卢氏宗祠卢侗像

  卢侗是潮州八贤之一,宋仁宗年间由闽地九龙江游学来潮,居潮州府城(海阳县城)东北隅之錾巷,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初,卢侗以太子中舍人致仕,曾筑别业于海阳冠陇神山之下,读书注易其中。卢侗居冠山期间,倡导治理韩江水患,捐资修筑中舍潭,导水汇流,造福一方。卢侗后代子孙分布在潮汕各地,次子卢昱后代世居冠山。这是现在能找到的冠山乡较早的记载。

  近日揭阳玉白卢大轻老人公开了两份珍藏的卢氏族谱。经我们仔细阅读,确认是民国时期的抄本,里面有宋代潮州知州黄自求嘉泰三年(1203)端午撰写的卢顺之传和卢顺之遗嘱,还有明代卢氏修谱时进士郑安、进士刘以节、潮州知府丘齐云所作的谱序。这两份族谱已有部分残缺,特别是朴轩公派谱残缺较多,但基本可以确定,这是经明、清两朝辗转抄录,其原始抄本来自冠山卢氏族谱。可惜冠山卢氏老族谱解放后已毁,现存老族谱还是族人从泰国带回,已经不全,没有揭阳玉白卢氏族谱收录的这些内容。

  这两份揭阳卢氏族谱,给我们提供了诸多宋、明时期冠山自然、人文环境的记载。

揭阳玉白卢大轻老人珍藏卢氏族谱

  一、冠山在宋初环境优美,村落已经有一定规模

  明代天顺年间,卢侗云孙(九世)卢杰重修卢氏族谱,请海阳进士郑安(官衔:中宪大夫、陕西按察司副使、山东道监察御史)作谱序,天顺八年(1464)正月,郑安谱序中写到:卢侗“因揽冠山之胜,筑深潭罗其前,神山枕其后,诚天造之地,而卜精舍于兹,益肆力以著述。”

乾隆《潮州府志》卷十七《古迹》:“中舍潭,宋卢侗自太子中舍致仕归里,曾筑别业于冠陇神山之下,读书注易其中。适河溢为灾,捐囊倡筑堤防,又导内水汇为深潭,出上窖而达于河,远近赖之,呼其潭曰中舍潭。”

嘉靖《潮州府志》卷七《人物志·宋》记述:(卢侗游学来潮,) “甘旨暇,手不释卷。尝结庐读书西湖山,博经旨,而易学尤粹,自为训释,日与诸生相讨论。”英宗治平二年(1065),广东转运使蔡抗向朝廷推荐卢侗经学,“枫宸召对,言论称旨”,卢侗被授予国子监直讲,直至熙宁四年(1071)十一月,“讲训上庠”长达六年有余。



乾隆《潮州府志》有关卢侗记载

  卢侗是易学专家,致仕归潮州海阳,海阳冠山能被卢侗看中,无疑是块风水宝地,其时冠山这片区域已经有不少村居。卢侗修筑中舍潭,除了治理水患之外,还有构筑风水格局的深意,“筑深潭罗其前,神山枕其后,诚天造之地”。构筑风水格局之后,卢侗再“卜精舍于兹,益肆力以著述。”

揭阳卢氏族谱还有一页残缺记载,中间有这么几句:“翘首龙江,故国丘陵在望,卜居冠山,碧潭神嶂是依,曰止曰时,筑室于兹”。可见,卢侗认为,冠山与其祖地福建九龙江龙脉相连,先祖墓茔在望,有去国怀乡的深意。其时,潮州港口凤岭港就在附近,冠山是个风景秀丽的海滨小村,作为凤岭港的附属港,现今冠山这块土地之下时有发现宋代古沉船遗存。

  二、宋元时期至明初,冠山人口出现较大的流动

  宋元时期至明初,社会动荡不安,人民颠沛流离,特别是宋帝昺带着残余力量沿海路一路往南败走,不少宋民一路依附跟随,直至祥兴二年(1279),在崖山水道,二十万宋朝军民蹈海殉国,彰显汉民族的气节,史家感叹“崖山之后无中国”。

  从宋室残余力量在澄海附近的遗迹来看,南澳岛有宋井、海中有辞郎洲、澄海上坑有接龙桥(架石条给宋帝昺过沟渠),澄海辟望村有陆厝围(辟望村即澄海老县城,辟望即辟芒,辟斩芒草开垦田地之意,陆厝围即丞相陆秀夫居留之地)。沧海桑田,冠山已从宋初的海滨小村变成了热闹集市,人文教育、思想风化先进。宋室残余力量至此,此地不少臣民跟随宋室一路奋战。经历了忠义随军和战争的洗礼,到了元末明初,冠山成为地广人稀之地,重新吸引不少人迁居而来。到了明朝前期,冠山再次繁荣起来。根据冠山现有各主要姓氏记载,许、张、洪、周、林、陈、程、吴、叶、辛等各姓氏均在南宋末年至元明时期定居冠山。



冠山村貌与中舍潭  陈勇摄

  冠山在元末明初渐成中村,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澄海置县之前,冠山已经成为海阳县的六大市集之一(云步、塘湖、采塘、冠陇、辟望、梅溪),一片繁荣景象。嘉靖四十二年(1563)澄海置县,冠山作为繁华市集,错失作为县城的机会。也就是在澄海置县这一年,冠陇建成了周长约3公里的坚固寨墙,冠陇寨成为澄海四大寨之一(南洋寨、鸥汀寨、外砂寨、冠陇寨)。冠陇寨墙的建设,既反映了其时冠山人口的繁荣,也反映了民资民力的鼎盛,更反映了冠山民治的有序和凝聚力。1572年福建左布政使刘子兴撰写的《冠山书馆碑记》称:“冠山旧隶海阳,井几万室。”明代冠山乡贤晋州知州李日烜称:“吾冠山在岭表,大止一拳。环山南而居者,鳞次万井,视之如人之有头颅,树之有根本。”澄海置县之初,县城未成,三任知县均以冠山作为临时办公之地。第三任知县蔡楠更爱冠山之胜,捐俸银于此建冠山书院,自任山长为生员讲学。

  揭阳卢氏族谱记载,嘉靖、万历年间,冠山卢碧泉再次修卢氏总谱,进士刘以节是卢氏姻亲,(官衔:中宪大夫,福建按察司副使,四川道监察御史),刘以节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为卢氏作谱序,此时,修谱工作尚未完成。到了万历五年(1577),卢碧泉再请当时的潮州知府丘齐云作谱序。

此时是澄海置县之初。



揭阳卢氏谱 万历丘齐云序

  揭阳老谱中的注解:碧泉,名望,字世谦,冠山人。丘齐云谱序也写:“侧闻有属邑澄海冠山碧泉卢君,怀才抱德,守道安贫,士林推重。余乃斋沐礼延于公署,与之讨论经史,参酌政务,多所裨益,真有用之士,非徒隐遁之高。”“碧泉,名世谦,醖籍怀奇珍,修身有道,学行伟然,时誉归之。冠山范阳氏之盛,其昉于斯乎。”查冠山卢氏族谱,并无记载其人。据冠山现有老谱记载,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登塘卢侗墓茔遭蔡渊破坏占葬,十四世孙世瑞会四房众控复,重修祖墓。冠山老谱记载从房十四世仅有七人:世泰、世聚、世树、世华、世瑞、世论、世泽。从时间及辈序字号判断,揭阳谱所记的碧泉(世谦)应是十四世,疑为侗祖其他房派居冠山者。

  丘齐云称“盖中有七世于兹",卢碧泉是十四世,时间是嘉靖、万历年间,以此推算,其先祖回迁冠山的时间大约在宋元时期。冠山卢氏族谱也有金石大寨卢氏十二世回迁冠山的记载,时间推算是在明初。这与冠山各姓氏迁来冠山定居的时间基本一致,说明冠山其时自然环境、生活环境的吸引力。

  经过明初的休养生息,社会开始繁荣起来,此时的冠山卢氏也通过维护登塘卢侗墓茔、重修族谱,加强了各地族人的联系,逐步走向了繁盛。从主持登塘祖墓控复、重修卢氏总谱工作都在冠山发起来看,冠山其时是卢氏的主要决策地。目前潮州、揭阳、潮阳、汕头各地卢氏也都记载,其先祖迁自冠山。可见其时冠山的繁荣。



海阳县儒学宫 来源网络

  三、卢侗长子卢暠捐郡城府第为郡庠

  揭阳卢氏族谱中宋代潮州郡守黄自求所作《顺之公传赞》称:“先生父暠,英州司户,乐道好义,让所居之地为郡庠,士林推重。”明代郑安所作谱序称:“公之子英州司户暠,以潮城所居之地,让为郡庠,义足称焉。”

  查乾隆《潮州府志》载:海阳县儒学宫“旧在府治西偏附郡学右”。海阳县儒学宫现在潮州城区昌黎路,以此推测,卢暠所让府第在海阳儒学宫左侧。这与潮州府志记载卢侗游学来潮居郡城东北隅之錾巷,方位基本相符。冠山卢氏宗祠昱祖蒸业碑记记载了冠山卢氏购买了郡城大街六贤坊梁厝巷口试馆一围,主要是每年卢氏登塘祭祖停留之用,及冠山宗族子弟郡城学习、宗亲郡城停留之用。可见,此时卢氏在郡城已无其他房产。

作者: 
微信公众号家在冠山
来源: 
微信公众号"家在冠山"
浏览次数: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