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你自信吗?

  时下有个热门话题:坚定文化自信。这是源于高层的声音。记得在十九大之前,习总书记就提出要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自信。一般理解的文化自信,是从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层面讲的。但我想,中华文化是多元的统一体。中华民族多姿多彩、各具魅力的地域文化,当然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我们潮州人坚定对中华文化的自信,就要理所当然地坚定对潮州文化的自信。

  回到本专栏的话题来。潮州方言,除了其本身就是潮州文化的组成部分之外,还多方位展现了潮州文化的风貌,可作为研究潮州文化的独特视角。可以这样说,坚定潮州文化自信,绕不开潮州方言;深刻认识潮州方言,有利增强我们对潮州文化的自信。

  潮州方言的材料是潮州文化信息的富矿,从中可以窥见优秀潮州文化的影子,领略中华民族主流的、正统的价值观。

  潮汕地区有句俗语:“陈吊王钱银孬睇想”,源自一个英雄的故事。相传元朝时,海阳县农民陈遂聚众抗元。因左眼有伤疤,俗名“陈吊王”。有次元兵压境,队伍需紧急转移,个别贪财的士兵以看护为名,打义军金银财宝的主意,被陈遂识破处死。“陈吊王钱银孬睇想”,既赞陈遂治军严明,更告诫后人:不义之财拿不得。

  传颂英雄事迹、感念英雄恩泽的语言现象,在历史遗迹的名字上表现得最鲜明。潮州人津津乐道的韩山、韩江、韩文公祠、昌黎路因纪念韩愈得名。潮州人感念韩愈对潮州的贡献,使得韩愈的侄孙韩湘子也跟着沾光。韩愈离潮三百多年后修造的广济桥被老百姓叫做“湘子桥”。潮安沙溪镇的中离溪,让人们记住了明朝组织凿溪的乡贤、进士薛侃。潮阳海门的莲花峰、文泉,名字来自文天祥抗元的悲壮故事。揭阳云路镇的曾逵寨,饶平海山镇的虎踢石、联饶镇的招兵树,都联结着英雄的传说。

  尊老、爱幼、顾家、敬贤、感恩、守矩、为善、进取等取向,是潮州话熟语的重要内涵。劝喻女子择婿看重对象的素质,常说“嫁人勿嫁田”;教育年轻人常讲“在家听父兄,出门听‘捕’声(螺号)”;“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反映达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小小生理会发家”“铜钱出苦坑” 激励年轻人艰苦创业;“书无溜擘(音伯)上树”要求孩子刻苦读书;“家和万事兴”“兄弟一条心,田涂变成金”,劝导家庭成员团结、和睦;“天地补忠厚”“老实终久在”教人忠厚、老实;“番畔钱银唐山福”是对“过番”亲人的深情感恩。

  传统潮州歌册、潮州民谣看似浅白,实际上却在朴实无华的语言中教诲后代,充满正能量。“挨啊挨,挨米来饲鸡。饲鸡叫‘咯家’,饲狗来吠夜。饲阿弟囝落书斋,无落书斋乞人骂。”母亲怀里的懵懂幼儿听着这样的歌谣,潜移默化中便期盼着“落书斋”读书的美好时光了。再看看这一首:“做贼先从偷把米,跋钱先从蚶壳起,教囝先从细时教,做人先从勤俭起。”从防微杜渐讲到要从小养成好品德,寓说理、劝导于短短的四句话之中。

  在熟语中,潮州人生产、生活的经验、智慧更是俯拾皆是:漳州目镜在人合目;破鼓好救月;官司唔如屎尿紧;草鱼头鲤姑喉;市中无鱼双马贵;西边浮虹,雨落到恨;霜降,橄榄落瓮;斤鸡两鳖;早出日头唔成天;天爱落雨蚁先知,鸟囝作窦(音豆3)上树枝;早田深水养(音羊2),晚田一巴掌;惊蛰前响雷,四十九日乌暗;早田如绣花,晚田如放飞;读书畏考,作田畏薅(音考1)草。

  潮州文化中具有“精细”的特质。这在潮州方言本身有充分的反映。潮州话韵母达60多个,声调比普通话多一倍,而且声调变化丰富,可灵活表达不同的逻辑重音。潮州话同一字的多个音,常常区分了不同的意义和使用场合。“大家”,读“怠家”,作代词,如“大家好”;读“带7家”,用于“大家闺秀”“大家风范”等处;读“禾1家”,指婆婆。这就叫做“精细”“精确”。某人叫“曾树人”,应读作“棕序仁”,有次听一位初学潮州话的外地朋友说成“增仇7俺6”,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潮州人引以为自豪的“包容”“创新”的优秀文化特质,也同样在潮州方言中可找到。比如,在党政机关,常能听到用潮州语音说类似这样的话:“只方面个问题,猛猛去抓,落实了正来。”这句话中,“方面”“问题”“抓”“落实”其实都是普通话词语,运用在潮州话的句子中。从语言学的角度讲,可看作是潮州话引进的外来词。事实上,日常潮州话吸收了好多普通话词语,在口语中与方言词浑然一体。因本地大量人口“过番”的缘故,潮州话还吸收东南亚地区语言的一些词语,如:罗离(汽车,借自英语表示货车的单词lorry)、动角(马来语手杖)、沙捞越、亚铅(马来语铁丝)、士多、的士、大巴等。潮州人还对其中的部分词语予以改造,产生了“红毛灰”“洋灰”“番茄”“番葛”“番车”等新词。潮州人还善于造方言字。如表示地名的“汕”(汕头、汕尾)、“汫”(汫洲)、“埕”(大埕、盐埕头)、“礐”(礐石)、“鮀”(鮀岛)。或根据潮州话语音对共通的事物另造字表示,如蛴、呾、朥、诐、粿、餜,等等。

  说到这里,相信结论已然明了。仅仅从潮州方言材料中,就足以证明,潮州文化是值得潮州人自信的。

作者: 
吴构松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9.25)
浏览次数: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