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花开满城红

  市花作为城市的标志,是城市最绚烂的名片。市花评选成为世界各地通用的做法,这对提升城市幸福感有着积极作用。在中国,由市政官方正式评定且有法律效力的现代意义市花评选活动,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末期。

  汕头市花的评选始于20世纪30年代。1930年,汕头市长张纶虽有过提议,但由于种种原因,难以定夺,最终不了了之。直到1932年,新任市长翟宗心得知汕头尚未有市花,便以“市花之选,关系地方美俗,不容忽置”为由,发起市花评选活动,并强调参选的市花必须是我国本土花木且能体现汕头市特征。在这过程中着重介绍候选市花黄槐花和紫荆花的特色及优点,这次活动还吸引了陈筹、郑树雄、温克中等文化人士的积极参与。历经近3个月的评选,1933年2月,黄槐花被最终确定为汕头市花。干实质坚、不尚华丽的黄槐树足以表现汕头人吃苦耐劳的品质特征。评选结束后,将结果呈报广东省政府备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旅居海外的潮汕华侨将金凤树种带回家乡汕头。由于树冠宽大,耐高温高湿,极易生长,还能遮阴蔽凉,非常适合作为行道树。经过多年的种植,20世纪六七十年代,金凤树在汕头市区主要道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夏季更有“金凤花开满城红”的胜景。1982年,汕头市政府重新组织市花评选,寓意“火红热烈、积极向上”的金凤花呼声最高,最终经市长办公会议讨论,确定其为市花。1983年,在汕头市图书馆举行市花金凤花命名大会。

  汕头是祖国大陆唯一将金凤花作为市花的城市。俗称“森林之火”的金凤花是夏日汕头特有的城市景观,一到夏季便红遍鮀城,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金凤花开艳丽,犹如成群成对的凤凰挂满枝头,颇受汕头人的喜爱。“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是对金凤花的完美诠释。风雨过后,满地皆是金凤花的碎花碎叶,只要种子落地,便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这种生机蓬勃、积极向上的精神符合潮汕人奋勇争先的性格特征,也象征着开拓、创新、奋发、奉献的特区精神。

  汕头市民对金凤花是蛮有感情的,在日常中也将这种情感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1984年,在汕头市集邮协会成立之时,汕头邮政就特别印制了一套纪念封,共两款,其中一款纪念封的图案就是市花金凤花(图②)。1988年,汕头市集邮协会成立4周年时,再次印制以“金凤花”为造型的大型雕塑——“金凤坛”纪念封1000枚,并在纪念封上盖上“金凤花”邮戳(图①)。“金凤坛”雕塑(图③)也于1991年被评为“汕头八景”之一。2000年,汕头邮政启用“凤坛溅玉”的“金凤坛”风景日戳。2013年,中国福利彩票发行“幸福汕头”即开型系列彩票,其中面值为20元的“宜居之城”彩票就以金凤花作为图案,极具地方特色。2017年,金凤花在128位海内外知名潮籍画家历经4年创作的巨幅画作《潮汕胜景图》中占据一席。2018年,在刚刚建成的“开放广场”上有分别高17米和7.5米的一大一小两朵“金凤花”雕塑。此外,还有我们熟知的内海湾游轮“金凤轮”(1992)、金凤艺术团(1992)、曾经的汕头乃至粤东规模最大的综合市场“金凤城”(1992)、“金凤小姐”大赛(1993)等。汕头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也将金凤花元素融入校徽中。

  金凤花或许与诗意无染,我们难以发现古代文人雅士歌咏金凤花的诗词。在笔者看来,金凤花与回忆有关。在物质和娱乐相对匮乏的上世纪80年代,汕头老城区的金凤树随处可见,金凤花成为孩子们随手拈来的玩具,有的手握成空心挙,把花瓣放在上方,用力一拍,比比谁拍得最响;有的用花蕊丝拉勾勾,比比谁的花蕊最难脱落;还有的爬上金凤树抓“蜱房”(学名“金龟子”),这是一段难忘的童年快乐时光。金凤花见证了汕头城市的发展变迁。由于“高龄”的金凤树易受到台风、虫蛀等影响,接二连三出现倾倒,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上世纪90年代开始,汕头逐渐减少种植金凤树。随着时间流逝,汕头市区金凤花的身影越来越难觅见。

  1996年,汕头市政府决定再从兰花和角花中推选出一种花作为市花。经市民投票,幽香高雅的兰花入选。1997年1月,汕头市政府将兰花和金凤花一并列为汕头市花。汕头有着悠久的养兰历史,创建于唐元贞年间的潮阳灵山寺传世镇寺宝物便是壁兰。中国兰花名镇澄海莲华,有着规模位居东南亚之首的兰花种养基地。

  兰花与梅、竹、菊并称为“花中四君子”,是汕头的传统名花,象征着正直与善良,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代表着汕头人的精神风貌和道德品质。刘清涌先生曾说道:“养兰人可有各种层次,有兰徒、兰者、兰鬼,兰痴、兰迷、兰王、兰圣、兰仙等等”,可见每个养兰人士都在不断追求,最终使自己成为更高层次的兰者。

  溯源汕头市花,只为更好前行。我们在欣赏其美丽花姿,感慨花开花谢、岁月更迭之时,更应注重蕴含在其中的内在精神,传承汕头人的优秀品格,建设更加幸福美好的鮀城,这或许是市花评选的初衷。

作者: 
郭松芃 陈晓勤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9.16)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