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渔歌中的苦歌

  任何民歌都有生活悲苦之歌,只是时代不同,起因有异而已,正如潮汕俗语所说的,“各人各人惨,无人惨相同。”总的说来,旧社会的苦歌比较多,这是反动阶级黑暗统治、残酷剥削的结果,是贫苦人民苦难生活的真实反映与不满心情的无奈流露。潮汕渔歌是流行于潮汕沿海地区的渔民之歌,当中就有不少悲愤苦难之歌。

  叹渔霸欺压苦难之歌

  在万恶的旧社会,渔民深受渔霸的欺凌压榨,他们生产环境恶劣,出生入死,而且还要向渔霸缴租纳税,受尽渔霸的欺凌压迫。渔民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他们只能在漫漫大海中,面对苍天哀叹;他们只能在炎热沙滩上,身朝大海,用渔歌将心中的苦楚发泄出来。于是,有了悲愤苦难之渔歌。《渔工泪》是最为典型的渔民苦难之歌。

  “正月桃花江,想起前情泪汪汪;

  天下穷人都有苦,无人苦过俺渔工。

  二月二月寒,世上渔工最艰难;

  一日三餐无顿饱,一夜五更身湿通。

  三月是清明,细雨纷纷泪零零;

  祖上世代受压迫,渔霸欺俺太无情。

  四月新鱼生,大涝大汛掠鱼虾;

  拼到腰痛脚手软,财主当俺无母生。

  五月是端阳,龙船鼓仔响连天;

  龙船扒久会上水,做人渔工苦无边。

  六月日头红,渔工掠鱼在海中;

  一尾鱼虾一滴汁,滴滴血汗饲别人。

  七月初七夜,牛郎织女两颗星;

  天河虽阔能相会,独俺渔工无个家。

  八月是中秋,天上月圆人不圆;

  冤家有头债有主,渔霸迫俺把家离。

  九月小乌阴,天下恶霸同条心,

  横行霸道唔讲理,双手伸出血淋淋。

  十月掠鱼冬,大鱼小鱼淹仓房;

  财主腰包答答滴,劳苦渔工米瓮空。

  十一月冬节边,家家厝厝嚷做丸;

  财主做丸罐罐满,渔工所食臭酸丸。

  十二月近年边,拿起算盘算工钱;

  算了三夜连四日,财主呾俺倒欠伊。”

  这首渔歌从一月唱到十二月,无情地控诉渔霸财主鱼肉渔民,剥削欺凌渔民的种种罪恶。

  “渔民头上三把刀,海匪渔霸和把头,刀刀刣人不见血,目汁流过又再流。落海掠鱼三分命,上岸赤脚低头行,咽喉好比鱼骨鲠,哭天哭地哭无声。”这首《渔家泪》渔歌是渔民对受海匪渔霸欺压,过着悲惨生活的倾诉。

  “渔民受苦惨多多,受人欺负无奈何。浮家散宅生活苦,受尽土霸惨拖磨。苦说不尽苦连天,渔民姐妹最凄凉。”这首《疍民受苦歌》,发泄了渔民心中苦楚。

  “自细兑父去牵罾,牵有鱼虾归别人。渔主凶来头家恶,目汁流落泪汪汪。一只舢板双头尖,渔主戥鱼真凶残,大秤戥入小秤出,未有戥鱼先打人。”在《自细兑父去牵罾》这首渔歌中,渔民无情地控诉他们受渔主压迫、剥削与欺凌的凄惨。

  《渔霸做人无心肝》唱道:“渔霸做人无心肝,欺负渔民唔放宽,欺负渔民唔放宽。半夜三更来锄铲,出出煲茶唤大官,出出煲茶唤大官。”这首渔歌痛骂渔霸做人无心肝。

  《想起那年真惨凄》唱道:“想起那年真惨凄,海贼企着阮船边;叫天不灵地不应,半暝强抢我女儿。那年凄惨无人知,海贼爱阮轮船牌;一月轮期三十日,渔民饿死万万千。”这也是一首控诉旧时渔民悲惨遭遇的渔歌。旧时渔谚“渔民头上三把刀,海匪渔霸还把头”。凶残的海匪不但抢人,还抢走渔民赖以生存的“轮船牌”(一种海上捕鱼的“许可证”)。据载,旧时统治者垄断海域的捕鱼权,渔民要花钱向他们买“轮船牌”,方可出海捕鱼,轮期一个月,逾期作废。“轮船牌”被海匪抢走,渔民就不能出海捕鱼,只能活活饿死。在茫茫大海上,遇到凶残的海匪,无助的渔民真是“叫天不灵地不应”,旧时那悲惨的情景,历历在目,令人心凄,使人发指。

  “想起渔家真惨凄,日夜海上受寒饥;风寒水冷向前去,掠有鱼虾笑眯眯。谁知鱼虾惊上帝,依然穷苦赚无钱;打倒渔霸共劣绅,渔工齐心来支持。唱齐赶到红军去,自由平等乐嘻嘻。”这首《渔家真惨凄》渔歌控诉了封建剥削,号召渔民打倒渔霸劣绅,争取平等生活。

  叹生产艰险之歌

  “行船三分命”,这是众多潮汕“讨海人”流行的口头禅。旧时的潮汕渔民,生产技术与科学文化知识相对落后,船小排细,气象把握全靠经验。面对变化无常的滔滔大海,他们驾着小船、小竹排,勇闯浪潮,如遇到暴风巨浪,极可能船翻人沉,葬身鱼腹。潮阳海门莲花山等地的望夫石,就是渔家妇女逢大风到海边等候夫君平安归来的见证。

  面对恶劣的生产环境,面对艰难的“讨海”活,渔民虽然勇敢顽强,战天斗海,但总觉得力量弱小,总感到非常无助。他们哀叹、悲愁;他们只能放歌高唱,把心中的痛苦、无奈唱出来,遂有了《芹澎篙桨真难捱》《一夜就像虾姑湾》等这类渔歌。

  南澳渔歌《芹澎篙桨真难捱》唱道,“芹澎篙桨真难捱,流水匆匆石还在;本欲辞了芹澎路,衣食逼人人再来。”尽管芹澎岛是航行的危险区,但生活所逼,渔民不得不冒生命险危险去芹澎捕鱼。

  《芹澎景致古传来》唱的是:“芹澎景致古传来,东有佛翁北战台;佛翁能劈神仙蚊,前面恰鼎有二个;忽听东畔黄牛叫,西畔龟蛇吼起来;渔火满海如星星,赛似海上游灯楼;落海讨掠三分命,食似官家宿然丐。”这首渔歌描写了南澳芹澎小岛周边礁石以及捕鱼时的壮观场面,表现了渔家捕鱼的危险与生活的艰辛。

  海丰渔歌《采鱼歌》唱道:“海水深深索呀索,四十日乌寒来。刻苦耐,刻苦耐;心想死掉本命路,想着家贫呀又再来,又再来!”短短的几句歌谣,毫不掩饰地将渔民对出海掠鱼艰辛的凝重心情表达出来。

  汕尾渔歌《讨海真艰难》唱着,“渔民讨海真艰难,脚踏船顶两块枋。若不小心致大命,子无阿父■没安。千网万网候一时,谁知网破走了鱼。满腹忧愁回家去,眼泪汪汪见妻儿。”声声凄凉,句句悲惨。

  《渔民生在虎穴边》唱道:“渔民生在虎穴边,风报一来命难持;临死只求天怜悯,一家大小惊又啼。”渔民生活多依赖天气,老天爷一变脸,风暴一来,躲避不及时,就可能葬身大海。这首渔歌唱出了渔民生产之艰险。

  叹生活艰辛之歌

  旧时的潮汕渔民,不仅要备受渔霸的欺凌压榨,有时还要受到海盗、海贼的掠抢;不仅要风里来,雨里去,起早摸黑,拼命“讨海”,冒着生命危险,还要随时做好船翻人沉的准备。他们受尽“海龙王”的控制,收入不稳定,生活无保证;家贫人穷,比比皆是;家破人亡,时而发生。生活的艰辛、悲惨,苦不堪言,唯以泪洗面,以歌发泄。于是,叹生活艰辛之歌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

  《南澳渔工叹五更》唱道:“二呀二更时,东风凉哩哩。一更比,一更猛,为了个粥碗,耽心意。许撮头佬共财副,在船馆,翘起脚,鸦片好茶米,醉迷迷。这些比一比咦稀,实在天对地,咦稀。咦稀异稀,真可气,咦稀。三呀三更时,忽听鸡声啼。三更后,螺声响,翻身就走起,落海墘。踏落沙滩风涌大,回家来,摸米缸,摸着断粒米,欲怎呢?妻闹子又啼,咦稀,苦情向谁提?咦稀。这些个苦饥,咦稀,咦稀异稀。咦稀异稀,谁知饥,咦稀……”渔民心中之苦,只能以歌发泄。

  《渔工苦》唱道:“正月桃花红,想起前情泪潺潺;世上穷人都有苦,无人苦过阮渔工。二月是春分,做人渔工泪纷纷;日来三餐吃唔饱,夜来五更蹲破船。三月是清明,上山祭祖念前情;三祖六代受欺负,坟前跪落泪零零。四月海青青,大流大涌掠鱼虾;掠到腰酸脚骨软,一年到头难度生。”这首渔歌再现了渔民生活的万分艰辛。

  《渔民苦》:“渔民苦,渔民苦,十日风,九日雨;寒禽啼空山;冯夷擂大鼓。薪桂与米珠,谋朝不谋午;渔民苦,衣裳典当尽,衫破无人补。”这是1927年南澳渔民运动领导人林奕明所作,描述了渔民过着米珠薪桂、朝不保夕的穷苦生活,并以此激发渔民的革命热情,积极投身反抗斗争运动。

  《一夜就像虾姑湾》唱道:“天顶落雨水汪汪,破船破寮共破帆。一日好比鸬囤鸟,一夜就像虾姑湾。”这首渔歌唱出了渔民生活之困苦。

  《盗贼满天星》唱道:“盗贼满天星,渔民惨过虾;爱去死家已,唔去死全家。”这首渔歌在旧社会流行于饶平一带,是渔民不幸命运的自述。在盗贼多得像满天星星的乱世年代,渔民是否出海,去与不去都是一条死路;起出海,尽管自己命在旦夕,但全家人还不至于饿死;不出海,则全家人都得饿死。

  《后船十二月歌》《十二月吃菜歌》教姑歌》《长洲泪》《讲着苦情痛心肝》等都是诉说渔民生活艰辛的潮汕渔歌。

  一条条悲惨痛苦的潮汕渔歌,是渔民对万恶旧社会黑暗统治的控诉,是渔民对封建剥削敲欺诈的反抗,是渔民对苦难生活悲痛心情的倾诉。忆苦方能思甜,苦口必是良药。追忆潮汕渔民痛苦的昨天,是为了珍爱潮汕渔民幸福的今天,更是为了创造潮汕渔民灿烂的明天!

作者: 
陈友义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9.11)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