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碌:旧汕头政治文化中心

崎碌砲台(网络照片)

 位于崎碌的原汕头市政府大楼   (日军《汕头所见》系列明信片)

位于崎碌的德国领事馆原址   (1900年代明信片)

英国长老会早期在崎碌的教会会所   (1900年代明信片)

  说起“崎碌”——汕头老市区一个有点奇特的片区地名,对于久居汕头的中老年市民而言,大多应当非常熟悉;可对不少未逾而立的年轻朋友来说,也许就有点陌生,能知其详的人可能不多。

  据地方志书记载:现外马路张园内街以东地区,其时统称“崎碌”,曾立碑书写“崎碌”二字为界。而后随着市区逐渐东扩,崎碌的界址即改为红亭、公园路以东称为崎碌。三十多年来,汕头市区面积已扩建一倍以上,而崎碌这个地名,至今仍见诸于“崎碌派出所”、“崎碌×公司”“崎碌×支行”等部门单位。

  崎碌曾是旧汕头的政治、文化、教育、卫生中心。这里设立着旧汕头市政厅等行政机构,也是清末及民国时期德、法、日、美等外国驻汕领事馆的所在地;1925年,国民革命军东征军总指挥部曾驻在位于崎碌的适宜楼(今外马路东征军史迹纪念馆)。这里设立有博爱医院(今市中心医院)、汕头医院(现汕大医学院肿瘤医院)等医疗机构,还有市立图书馆、同文学堂、华英、聿怀、若瑟、大中、友联等多个中学校及光天戏院(后更名新华电影院)等文化教育机构;清宣统元年(1909)六月二十三日,侨居汕头的英国人为庆祝英皇加冕,在崎碌的葱陇村放映无声电影,开创了汕头放映电影的先河;而汕头首家电影院“高升电影院”也于民国初期在崎碌的联兴里附近诞生。

  崎碌还拥有始建于同治年间、扼守着汕头海湾要津、现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崎碌炮台”,即汕头人俗称的“石炮台”,这座炮台是一处保存良好的较具代表性的清末粤东海防军事设施,而且颇具英雄传奇色彩。1927年9月24日,“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进入汕头,曾派兵驻守崎碌炮台,并在此击退国民党军队的进攻;1938年6月间,崎碌炮台曾两次遭日本战机投弹轰炸,但建筑主体安然无恙,至今巍然屹立,成为一处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物景观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笔者已故的舅父解放前曾当汕头市商会会长陈少文的私家司机,陈少文的私宅彬园与桂园、香园均位于崎碌的公园路,都是这次汕头市“创文”重点规划修缮布展的民国时期知名老建筑,它们的修复开放,必将为汕头市的文史内涵和旅游资源增辉。舅父说,当时的崎碌分布着许多高端园宅,其主人非富即贵。上世纪60年代初,本人曾多次跟随家长前往现已拆迁改建的崎碌联兴里的亲戚家做客。印象中崎碌片区住宅的环境较为清静洁净,比如原来的联兴里就一直被当作汕头市文明卫生街道的模范典型,令我等生活于老市区西南一隅,居住环境比较逼仄嘈杂者,常因之暗地艳羡向往……

  缘于好奇“崎碌”之名的由来,笔者为此先后翻检了《潮汕百科全书》、《汕头市志》等诸多市志文献,均未见有明确说法。有人望文生义,认为是因其所处土地崎岖不平而得名。然据辞典解释:崎者,地面高低不平之谓也;碌者,轧压农具,或谓人之平庸、繁忙;两者组合的地名莫名其妙,并无实质意义的指向,故此说法难以令人置信。

  曾在网上论坛看过与此有关的两则坊间传说:一种说法是清末期间,有一位来汕的英国传教士指着当年“崎碌”这片土地问一位当地教友:“这是什么地方?” 答曰:“齐天乐”(词牌名),英语音译为“崎碌”,因而沿袭至今;另外一种说法是崎碌乃是英语一词“club”(意为俱乐部)的译音,故以此名之。上述两种来由传说均与英语译音有关,虽然说法有趣,但不乏想象臆测成分,有点牵强,只能姑妄听之。

  崎碌名称的确切由来,还有待地方文史贤达继续考证。不过,随着时空人事的推移变幻及相关佐证资料的流失,也有可能成为一个难解之谜。但无论如何,崎碌在汕头开埠历史上所担当的重要角色及其曾经的翘楚辉煌,却已铭刻于汕头史册!

作者: 
陈为海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6.26)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