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警惕”!汕大学者建言老城“保育活化”

  小公园开埠区承载着汕头开埠的城市记忆,是汕头老城的核心地标和文化标志,见证了汕头“百载商埠”的繁华,也是联结海内外潮人的亲情纽带、精神家园,更是汕头历史记忆的文化瑰宝。今年春节前夕,包括民族路、升平路、国平路南北及邮电大楼、百货大楼等骑楼群也逐渐撩开绿色防护“面纱”,展露修缮后的真容,小公园开埠区修缮取得阶段性成果,老城人气渐旺,而随之升温的还有关于老城“保育活化”的热点问题。

▲陈志民教授

  记者关注到,针对现阶段的历史建筑修缮工作成效,不少市民、专家学者、心系家乡的海内外潮人在为市委市政府大力推动修缮工作进程点赞的同时,也以赤诚之心,立足本职、发挥所长,就“延续城市历史文脉”“焕发老城活力”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思考和剖析。其中,一直关注老城“保育活化”的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陈志民的意见颇为犀利且具代表性。近日,记者就“城市历史文脉的延续”“开埠文化历史建筑的‘保育’与‘活化’”等问题对陈志民教授进行了专访。

  警惕“简单克隆”

  留住岁月肌理展现老城风韵

  “小公园开埠区是汕头人的精神家园,她的修缮与一般的历史建筑修缮不同,首先不能忽略的是情感因素。”采访一开始,陈志民教授即从潮人对老城的情感共鸣上切入谈小公园开埠区修缮过程中应关注的着力点。在他看来,小公园开埠区的修缮,必须在充分尊重市民对世代居住的城市培植起来深厚的依恋情结的感情基础上开展。“情感记忆本身体现的不但是‘怀旧’,还是人文的延续,它是人类情感活动最不能缺失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些曾经辉煌的老建筑,罗马式浮雕花饰斑驳的老窗,能遮风避雨的骑楼,小公园亭、百货大楼……飘香小吃店的各式小吃、老妈宫的粽球……承载的不但是汕头人生活的片断,而且是心中扯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因此,陈志民认为,建筑立面斑驳的沧桑感体现的是城市岁月成长的年轮,有如母亲脸上的皱纹让我们倍感温暖,过度的“拉皮抹粉”是不可取的,修缮时应尽可能保留历史建筑的岁月肌理,遵循“修旧如旧”的保育方法,才能更好地展现老城的气质与风韵,延续城市的历史文脉,让人体味到过去的精神原貌。



▲小公园亭

  如何理解“修旧如旧”,采访中陈志民给出进一步的解读,“这是修缮过程中必须始终坚守的一条底线,但不少人对其也有误解”,陈志民表示有人将“修旧如旧”错误地理解为修新之后再做旧,或者翻新之后任由其老化,“我认为所谓的修旧如旧应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尽可能保留建筑的岁月痕迹,修复过程中一定要经过仔细论证,采用原有的材料、工艺,保留时代的风貌,呈现‘原汁原味’的历史建筑”。

  警惕“整容过度”

  “做看不见的文章”更重要

  “除了警惕千篇一律的简单‘克隆’,也要注意修复过程中不能只重‘面子’不重‘里子’,过度‘拉皮抹粉’以致‘整容过度’。”在陈志民看来,历史建筑的修缮应将更多预算、更多工艺、更多着力点放在“强筋壮骨”上。“只有先将历史建筑的骨架巩固好、维护好,才能使其更长久得保留下来,才能进一步考虑如何活化利用的问题”。



▲小公园亭

  由于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小公园老街区建筑存在的历史价值重要性认识模糊,加上保护扶持力度不足,失去了保育的最佳机遇,现存老城区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给后续的保护带来了极大的难度,而十分致命的一点是区域内不少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已成为破损严重的危房,“而目前修复过程中我们更多的是看到面貌一新的建筑外立面,虽然有部分老建筑已经过修缮‘活化’为文化展馆,但仍有大部分历史建筑经修缮后仍只能远观近看,却不能进入,”陈志民认为这不免让修缮的意义大打折扣,“如果修缮的结果只是粉饰一新的建筑外立面,只能外部观赏不能行走其间,那跟电影布景有什么区别?”因而,陈志民建议修缮工作的着力点应更多地放在延续历史建筑的生命上,外立面修复见效快,强化建筑内部架构难度大、花费大、见效慢,但“做看不见的文章”更重要,只有将建筑长期地保留下来,使其可被利用,才能真正让这些文化遗存“活”过来。

  同时,他也坦言,要将汕头现存历史遗存所有老建筑、老街区全盘原封不动实施保护,或将它全部开发在目前明显是不现实的。“重要的是挖掘历史亮点,保护好那些具有时代意义和承载情感记忆的典型建筑。至于那些破败杂乱没有保护价值的危房则应予坚决拆除,在设计上应吸纳原有老街区优秀建筑的文化元素进行重建重组,反而有利于强化街区建筑的整体风格。或在规划中干脆将其腾出作为公共活动空间,改善老街区的社区功能,以适应现代生活的需求,反而能使街区在文化整体感上得到提升。”

  警惕“仅保不育”  

  “活化”才能真正延续老城生命

  在修缮之后,更重要的是让老街区“活”过来,只有活化,才能保有生命力。陈志民认为,针对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实施保育,“保”与“育”是有区别的,“保”,重在捍卫它的生存,“育”,重在延续其生命,通俗的说法就是如何使它“延年益寿”,发挥它的社会功能。“过去我们简单地强调文物保护,但若一味过分抬高保护的门槛,反而给老城区文化街区保护造成了瓶颈。最终导致仅保留了若干有政治纪念意义的旧建筑,致使一大批有城市文化个性的建筑,在没有受到任何制约的情况下被轻率拆除,城市的面貌也因此被肢解得支离破碎。所以,为满足现代发展需要,老街区保护要重视保持它形成历史的骨骼及肌理的完整度,复原时代风貌,在加大力度‘保育’的同时,应考虑‘活化’其功能,才能再生并发挥建筑固有的价值。”



▲外立面修缮后的南生百货大楼

  陈志民提出,小公园老街区制定保护改造规划,在“保育”与“活化”有关建筑物之前,应充分了解历史,尊重历史,应事先广泛咨询老市民及社会各界意见,采纳合理建议。市民作为城市的主人,完全应该拥有知情权,让他们参与出谋献策,政府部门进行决策时也可减少失误。建议将文物保护列入公民教育范畴,让政府与民间团体合办活动,加强公众认知度。汕头市的文物保护应以国家已订立的相关法律为依据,制订相关法规,做到有法可依,为文保提供清晰指引和方向。宜参照香港有关做法,成立专门的文化保育机构,有职有权。同时应以本土专家为主导,设立“活化历史建筑咨询委员会”,老城区改造设计与维修承建单位应在文化学者、文物保护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工作,来完善汕头市文物建筑“保育”与“活化”计划。老建筑物保护下来后,有必要考虑进行功能转化并加以“活化”利用,虽然用途或许和原来不太一样,但建筑物可以继续发挥效用,其中历史文化价值的元素也可以保护下来。一些可以开发为专题博物馆,如现在的开埠文化陈列馆就是较为成功的例子。原有建筑的功能如果它能与现代需求相协调,应给予考虑复原其使用功能,例如百货大楼与汕头大厦或可成为文化与商业有机结合的“新景点”。让公众在商业活动、游览或参与互动时,知道城市与这些建筑物原来的历史。文物“保育”要在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和城市环境的过程中实现双赢,因此,寻找“保育”与“活化”之间的平衡,是实现保护与发展并举最合适的途径。

作者: 
刘佳纯 李德鹏
来源: 
搜狐新闻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