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岭连绵赤岭村

  都说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每个人对故乡都怀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因此,每个游子都以自己的故乡为美!一直以来,我以故乡为傲,常常在朋友面前夸赞故乡。但暗地里却在纠结故乡的名字“赤岭”,“岭”为什么是“赤”?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光秃秃。然而,我知道“赤”是“红色”,引申为“赤诚,忠诚”的意思,根本与“光秃秃”沾不上边。“赤岭”这个名字也不是陆丰唯有,全国叫“赤岭村”的共有十五个。我也查了一下族谱,原来家乡原名叫“七岭村”,取山岭连绵,七星伴月之意,叫赤岭应该是“七岭”谐音。

  一  红色老区

  我一直在想,如果家乡叫“七岭”多有诗意;现在看来,叫“赤岭”也蛮不错,它能更好地体现赤岭郑氏的一种血性。“赤”的本义是火的颜色,即红色。赤岭并不是赤地千里。相反,除了绿,它血液里流淌着红色的革命基因。曾经,赤岭也是一个革命老区。据“中共陆丰县组织史资料”记载:一九四六年初,郑剑(陆丰后坎人。1941年参加革命,转业后任广州市棉纺厂党委副书记,离休厅级干部)在赤岭创办励新学校(现赤岭小学前身),建立中共附城区委第六党支部和地下交通站,郑剑任党支部书记和交通站站长。交通站担负着陆城与陆丰东南区一带的交通联络任务。以学校为活动据点,经常在村内及周边村庄进行革命活动,贯输革命道理和思想,倡导学生向“讲真理,明是非,求进步,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为宗旨而努力读书。乡村群众、学生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为解放战争时期争取当地群众、青年和学生参加游击队,支持革命斗争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当时的中共陆丰县委书记刘志远,东纵六支队干部郑干、陈振民、陈勉吾等都先后到过赤岭执行任务,开展掩护党的交通联络工作。1946年春,经周密部署,赤岭党支部还成功粉碎了国民党一八六师对赤岭的一次清乡围剿。

  二  绿色森林王国

  赤岭村解放后隶属博美镇,上世纪九十年代隶属内湖镇。赤岭村物产丰富,交通便利,气候温和,民风淳朴。赤岭有山有水,村后山岭逶迤,土地山等七个山头高低起伏,像一道道屏障护佑村庄。后山是一个绿色的王国,汪洋肆意着一片绿海。岗峦上长着的树林郁郁葱葱、密密匝匝,远看就象一条巨大的“绿色地毯”。连绵不断的岗峦,海拔不高,林木葳蕤。长着葱翠挺拔的杉松,俊秀岸伟的桉树,修长笔直的“相思树”,以及各种不知名的乔木。这里灌木丛生,藤蔓漫延,枝柯交缠,整座山岗就象一座森林迷宫,夏天我常来这里捉“知了”,陶醉于此起彼复的蝉鸣;山脚下阡陌交错,田畴纵横,一片田园风光。一畦畦田垄,平时种水稻、番薯、瓜果,偶种高粱、麦子。秋天收割后,经过日头暴晒,变成一望无际的旱地。

  童年时,每逢春节,穿着新衣服的我,喜欢和小伙伴在这里追逐玩耍,体验做一名追风少年的快乐。

  三  灰町往事

  童年最惬意的事是在夏风徐疾的晚上,在灰町看一场由港澳台进口的电影和海陆丰本土字正腔圆的正字戏、西秦戏。大人们正襟危坐在自带的竹椅或木条椅子上,聚精会神地欣赏。不专心的我们则在一排排人山人海中追逐穿插,玩捉迷藏,累了就到边上买一支冰棍或一串“油甘鸟莱”解谗。春节期间,“赤岭虎狮拳”会适时在灰町上演,阵阵喝采声不绝于耳。

  灰町可谓乡里的中心广场,1976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那一晚,全村男女老少被通知聚集到灰町避难,每一家人都睡在竹蓆上,伴着蚊子,渡过了“地牛翻身”中,一个难熬之夜。我的童年,像一片纯洁的云,在家乡游走、停泊近十年。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常会约小伙伴到灰町摔一跤或弹一场跳珠。有时,会碰巧遇见一辆大卡车来乡里拉东西,那庞然大物很能触发我的好奇心。当它经过灰町旁边的巷道,慢慢驶离村口时,似乎把我的心也带走了,一种怅然若失如水波随之漫来。

  四  池塘与将军庙

  农村城镇化时代,一次次开发建设正在蚕食一片片绿和一亩亩贫困农民赖以糊口的耕田,在粤东地区,大多数农村正渐渐瘦成一座祠堂、一座戏台、一口池塘。我的家乡也不例外,但相对好点。幸运的是,家乡的池塘还在。说起池塘,那是我经常造访的地方,我家的老屋就在附近。记得小时候,黄昏我常和发小去池塘钓鱼、洗澡。到了酷暑天,中午常有一大帮人在池边的古榕树下乘凉,听老人“讲古”,看三、二游鸭池里戏水,老牛在树下咀嚼时光……到了除夕那天,村里的干部会把池水排空,让村民进塘里抓鱼,每户村民可分得几斤鲫鱼、草鱼过个新年,现在想起来,还挺温馨,幸福感还满满的。

  池塘的后面建有一座小庙,里面供奉罗、李、张仨将军神像。为何要供奉仨将军,仨将军与家乡有何因缘?据传,仨将军都是广东人,为了抗击倭寇来到赤岭村。他们到来后乐善好施,为当地群众修桥、铺路、治病,得到了群众的爱戴。后人建庙以纪念这三位将军。此庙曾遭到严重破坏,历经三次全面维修,但基本保持原貌。

  五  湿地公园

  山岭连绵的赤岭,村前有两条小河绕过,小河中间有一片辽阔的洋浦,面积约有几十亩。说是洋浦,实为滩涂,土壤多为黑色盐碱土,长期不能种植农作物。但见水鸟绕飞,蒿草疯长,花木繁茂。早先有村民在这里豢养山羊,现在已建成“陆湖湿地公园”,有人投资在此饲养黄牛,每当放养的日子,放眼望去,隐约可以见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意美景。

  六  绿水清波荡漾

  家乡的二条小河。一条像飘带从长山方向从容淌过村前,从东桥方向流泄而来的新溪则穿过村子东南面,与村前的赤岭河在水闸处汇合后经潭头渡口流经乌坎港注入南海,而南山就像一颗明珠镶嵌在静静的新溪上。每年到了龙舟水涨,端午节那天,赤岭人都会组织龙舟赛,分青壮、老年两个组进行比赛,决出冠亚军,胜者给予奖励。龙舟赛不但发扬光大传统龙舟文化,还进一步凝聚人心,强健身体,激发外出游子、乡贤爱家爱乡的热情,合力振兴乡村,建设美丽家园。

  仲夏酷暑,童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到村前的小河游泳。记得那时,九岁的我,就能直立水中站着游泳,从一支伸向溪中的榕树枝干跳下,扎进水中一口气可以游到溪对面。故乡的小河,我的母亲河,垂柳依依榕影婆娑,绿水清波荡漾着我儿时无数的欢乐;故乡的小河,永远在我的心中欢歌……曾经的水患,曾经的流殇,减不轻我对你的依恋,抵不住我对你深深的思念。

  近几年,故乡小河屡遭浮萍侵袭覆盖,你说,一片片青青的浮莲能覆盖得了水下我深潜的童年和水面上涟漪着的我的缕缕乡愁吗?

作者: 
郑海潮
来源: 
汕尾日报(2018.06.10)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