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渔歌中的鱼歌

  潮汕渔歌是潮汕歌谣的一种重要形式,也是潮汕歌谣的重要组成部分。潮汕渔歌是潮汕沿海渔民在长期“讨海”掠鱼的渔业生产中创造的。潮汕渔民掠鱼、养鱼、腌鱼、晒鱼、卖鱼、吃鱼;他们爱鱼、歌鱼、唱鱼,产生了丰富的鱼歌。这些唱鱼之歌,凝聚着渔民浓郁的鱼情结,成就潮汕丰富鱼文化。

  鱼名歌

  潮汕渔民用渔歌唱鱼。他们在创作渔歌中,精心创设一些用于传授鱼文化、普及鱼知识的鱼名歌。《潮汕鱼名歌》《南澳鱼名歌》等是属。

  《潮汕鱼名歌》唱道,“正月人游安,铜钦鼓首闹呛呛,鲤鱼怀春去游玩,乌脐脚后乱咬人。二月是春天,杨官骑马去娶妻,红鱼梳妆待出阁,鞋底嘴企一边。三月人踏青,花酥大肚好过象,乌调生孬卜卜跳,苦初轻浮假食帝。四月梅落沟,乌鱼乌乌免梳头,宅鱼软软全无骨,尖鱼尖尖如铭头。五月端午时,鲫鱼母子落河池,脚虾弯腰去迎接,鲐鱼目赤唔看伊。六月谷上埕,鬍鲻落田去寻兄,寻到鳗鱼回家转,遇着鳗鱼同路行。七月七夕来,带柳无娘心唔开,欲娶花挑小娘仔,虎鲨无端起祸灾。八月是中秋,星鱼水帕海中泅,蚶蚝店■难寻觅,鳖母产卵上沙洲。九月寒露风,乌鸡巴浪上镇关,看见金鱼貌清彩,害伊二人目圈红。十月人收冬,鳞鱼带鱼结成双,鲈鱼暗中去捣乱,松鱼骂伊唔肖人。十一月来冬节天,鱿鱼墨鱼骂女鱆,咒骂女鱆唔正派,乱拖赖哥落水乡。十二月北方呼呼叫,皇鲿伴妻去旅行,花仙娘仔多俊秀,毛蟹看到目孬斜。三冬去尽是过年,水族聚会唱团圆,鱼虾蚶蟹成百样,问君哪样味新鲜?”这首鱼名歌从正月唱起,一直唱到十二月,巧妙地把30多种鱼拟人化地唱出来,趣味无穷,而且活龙活现,令人拍案叫好,不得不佩服潮汕人的聪明。

  《南澳渔名歌》唱到,“是谁认得天顶星?是谁认得海鱼虾?相伴月华有七星,南辰北斗出秋夜。正月带鱼来看灯,二月春只假金龙。三月黄只遍身肉,四月巴浪身无鳞。五月好鱼马鲛鲳,六月沙尖上战场。七月赤棕穿红袄,八月红鱼作新娘。九月赤蟹一肚膏,十月冬蛴脚无毛。十一月墨斗收烟幕,十二月龙虾持战刀。海底鱼虾真正多,恶霸歹鱼是赖哥。海蜇头戴大白帽,海龟身上穿乌袄。”

  此外还有《潮汕十二月渔歌》。上述几首较为流行的潮汕渔歌是按十二个月份潮汕盛产的鱼类来颂唱的,汕尾的《百鱼名歌》、达濠的《百鱼歌》则是唱出了百种鱼,是潮汕鱼名歌的佼佼者。

  “四月梅落沟,乌鱼乌乌甭梳头,佃鱼软身又软骨”。这是达濠的《渔歌猜调·佃鱼歌》。

  与潮汕鱼名歌大多是唱多种鱼的不同,这首渔歌是单独唱一种鱼——佃鱼。

  掠鱼歌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传统社会,潮汕人“耕三渔七”,“讨海”掠鱼是最为主要的生产方式之一。潮汕渔歌中,掠鱼类的渔歌占了较大的比重,《采鱼歌》《捞鱼都是东风力》《胶丝落海鱼落网》等是较具代表性的掠鱼歌,当中有几种情况值得我们认识。

  (一)反映渔民“讨海”掠鱼之艰辛惊险

  “行船三分命”,这是众多潮汕“讨海人”流行的口头禅。旧时的潮汕渔民,生产技术与科学文化知识相对落后,船小排细,气象把握全靠经验。面对变化无常的滔滔大海,他们驾着小船、小竹排,勇闯浪潮,如遇到暴风巨浪,极可能船翻人沉,葬身鱼腹。面对恶劣的生产环境,面对艰难的“讨海”活,渔民虽然勇敢顽强,战天斗海,但总觉得力量弱小,总感到非常无助。他们哀叹,他们悲愁;他们只能放歌高唱,把心中的痛苦,无奈地唱出来。

  《采鱼歌》唱道,“海水深深索呀索原在,四十日乌寒来,刻苦耐,刻苦耐;心想死掉本命路,想着家贫呀又再来,又再来!”这首渔歌表达了渔民“讨海”掠鱼的艰辛。

  《芹澎篙桨真难捱》唱到,“芹澎篙桨真难捱,流水匆匆石还在;本欲辞了芹澎路,衣食逼人人再来。”尽管南澳芹澎岛是航行的危险区,但生活所逼,渔民不得不冒生命险危险去芹澎捕鱼。

  《芹澎景致古传来》唱的是,“芹澎景致古传来,东有佛翁北战台;佛翁能劈神仙蚊,前面恰鼎有二个;忽听东畔黄牛叫,西畔龟蛇吼起来;渔火满海如星星,赛似海上游灯楼;落海讨掠三分命,食似官家宿然丐。”这首渔歌描写了南澳芹澎小岛周边礁石以及捕鱼时的壮观场面,表现了渔家捕鱼的危险与生活的艰辛。

  《轻风细浪鱼儿肥》唱着,“轻风细浪鱼儿肥,小雨多雾不思归;但愿鱼儿多落网,回家那怕满身水。”这首渔歌描写了渔民在雨天多雾、满身是水的情形下都“不思归”,只想多捕鱼。可见渔民生活是何等艰辛与不易。

  “白垂垂,眺开湾外三支桅。眺开湾外六片桨,亚妹睇着心头开。气苍苍,眺开湾外三领帆。眺开湾外六片桨,亚妹睇着心头松。”这首名为《白垂垂》的渔歌,运用叠字、反复等修辞手段,刻划渔家妇女盼夫捕鱼平安归来的情态。

  (二)表达渔民翻身得解放、渔业丰收之喜悦心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渔民翻身得解放,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造新船,勤出海,多下网,夺高产,男女老少总动员齐努力,生活水平就日益提高。《出海歌》:“渔民出海如行兵,海面渔船如兵营。苦战南海鱼满载,旗开得胜显名声。”

  《千帆齐征太平洋》唱到,“渔民出海如行兵,海面渔船如兵营。苦战南海鱼满载,旗开得胜显威名。跃进热情似火烧,千帆齐征太平洋。唔怕大风唔怕狼,要掠万载马鲛鲳。”这首渔歌体现了渔民踊跃投入渔业生产的积极性。

  《闯海歌》这样唱道,“船舱内底好困人,船舱外口涌巨浪。阿舵一身好本事,顶风踏浪把鱼牵。想要山珍入深山,想要海珍海敢跨。掠鱼若无胆子大,难吃海中马鲛鲳。”渔歌淋漓尽致地张扬了渔民不畏艰险,勇于进取的拼搏精神。

  《捞鱼都是东风力》唱道,“南风去了东风来,东风来了笑面开。捞鱼都是东风力,鱼虾满载伊送来。”这首渔歌表达了渔民丰收时节的喜悦心情。

  (三)反映新社会妇女参与“讨海”掠鱼

  在潮汕传统社会,“男主外,女主内”的情况相当突出。妇女是避忌下船出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妇女翻身得解放,社会地位提高,他们也与男人一样,驾船出海掠鱼,展示中华儿女多奇志。“海天空阔水蓝蓝,滚滚浪花好风光。乘风破浪出海去,巾帼英雄志气昂。”这首名为《巾帼英雄志气昂》的鱼歌,就是这样的渔歌。

  (四)表现多种“讨海”掠鱼方式

  1、撒网

  《手网提起啉隆声》唱道,“手网提起啉隆声,抛落深坑鱼就惊;金龙金鲤成双对,惊畏流水无人情。”这是一首描述撒网掠鱼的歌谣。

  《胶丝落海鱼落网》唱到,“舵今要桅桅要帆,帆今要船船要人。胶丝落海鱼落网,社社渔船要头鬃。”这首渔歌运用顶针、复辞、对偶等修辞手法,反映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渔业生产集体化和渔具改革的时代风云。

  《捕鱼》唱的是,“头帆风起高映映,二帆车起船会行。头帆风起高映映,二帆车起船会行罗……队队渔船到渔场,渔船队队齐下网,一网打来一网打……风猛帆飞我不怕,定要赛过男儿郎,男儿郎呀男儿郎,定要赛过男儿郎。”这首朴实、奔放的渔歌,既起到了协调众多渔民起帆出海动作的作用,又把人们带进那战风斗浪、生死搏斗的雄壮场境中。

  2、敲罟

  《敲罟歌》唱着,“一夫一妻,三十六仔团团圆;为着财利拆分去,父母一叫到身边。”这首渔歌采用比拟手法,生动介绍了南澳渔民的一种捕鱼作业——敲罟。敲罟由罟公、罟母二艘大船及36艘小艇组成,渔工200余人。作业时,在罟公、罟母的指挥下,先围成一大圈,一齐敲响锆声,逐渐缩小包围圈,让鱼群朝着无声的罟公、罟母间撒下的网口游去,以此收获。

  3、牵鯮

  陆丰渔歌《牵鱼就要牵头鯮》唱道,“吹螺就要螺声响,闯海就要闯远海;扯航就要扯满帆,牵鱼就要牵头鯮。”这首渔歌表达了渔民争先奋勇的情景。

  4、掇鱿

  《努力掇鱿》唱道,“四月天时烧又晴,整理竹排去出澎;感谢政府放渔贷,努力掇鱿一整夜。”这首渔歌是一首描写南澳渔民到南澎岛周围掇鱿鱼的渔歌。

  鱼谜歌

  鱼谜歌就是将一些鱼名以猜谜的形式制作而成的鱼歌,它往往是对唱的,一方诱导对方应对,可以是一人对一人,一人对一群,也可以是一群对一群;有的则是彼此斗智斗巧,故而也有称为斗歌的。《猜谜歌》就是一首有名的鱼谜歌。

  甲:乜人晓得天顶星?乜人晓得海底虾?乜人晓得砻脚米啦?乜人晓得树尾花?

  乙:神仙晓得上顶星,龙王晓得海底虾,米筛晓得砻脚米啦,蝴蝶晓得树尾花。

  甲:你知乜个直溜溜?你知乜个海底泅?你知乜个赶风走啦?你知乜个独条须?

  乙:我知大桅直溜溜,我知尾舵海底泅,我知大帆赶风走啦,我知吊舵独条须。

  甲:你知乜鱼着火烧,你知乜鱼上战场,你知乜鱼好打索,你知乜鱼好合腰?

  乙:我知熯鱼着火烧,我知鲳鱼上战场,我知鳗鱼好打索,我知带鱼好合腰。

  甲:你知乜鱼为大兄,你知乜鱼三姓名,你知乜鱼得人惜。你知乜鱼子毋人掠?

  乙:我知哥鱼为大兄,我知哥鲤三姓名,我知金鲤得人惜,虎鲨个鱼子毋人掠。

  甲:你知乜个迎风扬,你知乜个闪金光,你知乜个挂红彩,你知乜个响连天?

  乙:大桅红旗迎风扬,五角金星闪金光,船头对对挂红彩,海面歌声响连天。

  鱼谜歌充满鱼知识,充满乐趣。人们在猜谜、唱歌的过程中,既有输送鱼知识、获取知识的愉悦,更是享受互相交流、彼此较量、展示才智的快感。

  卖鱼歌

  与其他地方的渔民一样,潮汕地区的渔村也是男人“讨海”掠鱼,女人在家理家务、修补渔网、赡养老人,养育孩子……此外,每当丈夫出海归来,渔民之妻子还要将鱼挑到市场贩卖,于是有了卖鱼之渔歌。《去市换沙虾》以及南澳的《刀叠刀》是其代表。

  《去市换沙虾》唱道,“十三日纺粒沙,挈去市上换沙虾;沙虾壳硬硬,夫妻双双拼命剥。”《刀叠刀》唱的是,“刀叠刀,爬上刀堆叫卖蚝,勿嫌阮个蚝仔细,蚝仔细细正有膏。”

  潮汕渔歌中的鱼歌,是渔民长期“讨海”掠鱼渔业生产的产物,表明了潮汕丰富的海洋渔业资源,体现了潮汕渔民的生活内容,反映了潮汕渔民的生活情趣,表现了渔民的聪明才智,增强了潮汕渔歌的海洋特性,大大丰富了潮汕海洋文化,是一笔可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作者: 
陈友义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6.19)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