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西扒龙船

  有一次与父亲闲谈中,听到港西有“扒龙船”,很诧异,相信很多乡亲都有和我同样的疑惑。哪里有水扒龙船呢?不会是与所城一样在巷道游旱龙舟吧!

  的确,港西乡有过扒龙船,赛龙船的习俗,不过已成历史,港西最后一次赛龙舟距今已有六十多年,六十五岁以下的乡民都没看过。端午节与父亲喝茶时,我特地让他回忆有关港西扒龙船的片段。

  港西扒龙船分内海队和外海队,内海队成员主要由在内海湾放莲网、放钓、手罾等方式捕鱼的年轻渔民组成,外海队主要由在凤屿、圆屿、案屿等海域牵鱼或放网槽的青年渔民组成。比赛地点位于白窑头港至大把戏之间水域,起点终点都设在白窑头,在大把戏处插几根连竹叶并系红布的青竹篙作标杆,龙船在标杆处掉头返回,距离约一公里多。港西扒龙船与外地扒龙舟有二点明显不同,一个是所用船只不同,赛龙船的“龙舟”是用日常海上作业用的现成的渔船,正如著名潮俗学者林培阳先生写的《汫洲式龙船》文中所述一样,物尽其用,其体量是外地龙舟的数倍,扒龙船的桨又长又大,乡人习惯称之为桡,大的桡估计有四五十斤,一般头桡较长,也重些。父亲介绍,爷爷魁梧高大,一米八几的身材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因此每次都划头桡,据说每一次扒龙船后得好几天叫喊手臂酸痛。这种龙舟,船大桨大,船头敲锣船尾擂鼓,锣鼓呼应,众人齐心同力,大桨击水,犹如惊涛怕岸,巨大的龙船扒起来如蛟龙出海,气势不凡,够雄壮,够豪迈。民间传说邻村一族长观看港西扒龙船后回乡便告诫其村民不要骚扰惹怒港西人。随后很长一段时期两村相安无事,没有发生乡斗。另一个与众不同的是扒龙船的时间,其他地方扒龙船大多是在端午节正日,而港西扒龙船的时间则是选在五月初九上午十点多钟。其原因主要是所用的龙舟船体较大,吃水深,而白窑头至大把戏间水域属内湾浅海,涸浏时水很浅,不宜航船,更不能扒大龙船,因此选在初九潮水水位较高时。父亲当时在下书斋读书,这一天学生们都无心听课,坐在教室内,耳朵耸起来等待听外面的锣鼓声或鞭炮声,当听到鞭炮声时就逃课跑去看扒龙船。

  沧海桑田,1958年青山堤的建成,港西的海湾变成陆地,白窑头附近海滩也围作稻田,再也见不到海潮,港连碧海征帆点点的景象和气势非凡的扒龙船场面也成千古绝唱。大把戏海域成为青山埭的一部分。上世纪九十年代前,青山埭内大把戏一带水质尚好,鱼虾蟹等水产资源十分丰富,俨然是港西的聚宝盆,是村民谋生的地方。祖籍港西的名作家邱昶(原名邱家有,在港西出生,后随父母搬迁到樟林),八十年代回乡省亲后写了赞美家乡的散文《港西,你听我说》,文中对大把戏这片地方着墨不少,赞美有加。

  时变境迁,海已远去,港也消失,滩涂种植莲藕和发展水产养殖,数百亩的莲塘,初夏时接天莲叶无穷碧,当荷花盛开时,风景无限好。

  如今,从外地引进了大量樱花种在公园周围,来年樱花盛开时,港西的明天值得你我的期待。港西扒龙船的风俗虽不复存,但一度几乎丧失殆尽的扒龙船精神又重新发扬起来了。

作者: 
邱树斌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6.16)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