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瓷文化

  每当看到英语单词“China”时,我的脑际便会出现 “中国”和“瓷器”两个词。为何“瓷器”与“中国”的英文都是“China”?历史学家阎崇年在其所著《御窑千年》中这样阐释:早在一千多年以前,中国瓷器就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成为无声的使者,向全世界传播中华文明成果的重要作用,才让西方世界把“瓷器”“中国”合为一体。

  在中国几千年的漫漫历史长河中,历代制瓷工匠们,烧造了风格各异、多姿多彩的瓷器,创造了瑰丽华美、内涵丰富的中国瓷文化。每个时期的陶瓷,都蕴含着当时的文化印记。

  瓷器的前身是陶器,釉陶是瓷器产生的基础。中国人制瓷、用瓷的历史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商周时代。《尔雅》言:“盖在西晋初叶,青器所自始也。”文中的青器即原始的青瓷。成熟青瓷的烧造成功当在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青瓷的生产突飞猛进。隋代,瓷器日用品逐渐取代了铜器的地位。五代时,“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越窑秘色瓷以其精美绝伦、色彩清亮的风格成为一个时代难得的珍品。

  唐朝的强大,西域文化的融合,西方颜料的输入,产生了以造型生动逼真、色泽艳丽和富有生活气息而著的三彩器。唐三彩所表现的那种激扬慷慨、瑰丽多姿、壮阔奇纵、恢宏雄俊的格调,正是唐代那种国威远播、辉煌壮丽、热情焕发的时代之音的生动再现。唐三彩当是中国古陶瓷史上的一座丰碑。

  宋代钧、定、官、哥、汝五大瓷窑是中国古代瓷器美学发展的顶峰,各窑的瓷器均具创造性。宋瓷在色彩上抛去了唐代张扬夸张的艳丽外表,恢复了素雅平静的状态,形成了以单色釉为胜的质朴境界。宋时由于都市生活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瓷器成了人们生活中的主要器皿,也成为文人手中品茶饮酒的用具和把玩物,工匠们制陶也融进了他们的情思、理想、品位和审美标准,因而形成了宋瓷的鲜明风格和美学风标。

  明清时期的瓷器在宋元制瓷技术的基础上,达到了制瓷业的顶峰,尤其是明清的官窑彩瓷,把中国历代彩绘瓷艺术发展到极致。清朝康、雍、乾三代皇帝都对御瓷痴迷,对官窑诸器的研发均亲力亲为,从纹饰、器型的初稿设计到最后定稿均一一提出自己的看法,且集中全国顶级的工匠和画师、书家一起,来完成专供皇族和皇帝御用的官窑器皿。在帝王意志的主宰和宫廷御窑的垄断下,官窑佳器成了集皇家生活、观赏、把玩于一体的艺术精品。特别是青花瓷,作为一种典型的文化符号,独树一帜。青花瓷是在瓷胎上绘画,然后上透明釉,在高温下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器,花面呈蓝色花纹,幽倩美观,明净素雅,呈色稳定,不易磨损,而且没有铅溶出等弊病。清人龚轼的《陶歌》赞青花瓷:“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透分明。可参造化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

  中国是瓷器的故乡,也是人类瓷文化的发源地,瓷器理所当然代表中国,成为中国的名片,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符号。

作者: 
梁文俊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6.06)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