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诗咏揭阳神童

  丘逢甲(1864-1912),字仙根,号蛰仙,又号仲阏 ,诗人常署仓海君,诗文又别署南武山人。

  丘逢甲三岁时就跟父亲读书,聪颖异常,有“神童”之称,五岁能属对、吟诗,六岁能文章,十三岁中秀才。当时台湾巡抚丁日昌对他大为称赞,特赠“东宁才子”印一方。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军溃败,清政府与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丘逢甲怀着“孤臣无力可回天”(《离台诗》)的遗恨,于1895年“痛哭辞故国”内渡。1895年夏秋间丘逢甲回到祖籍镇平(今梅州蕉岭),第二年冬“奉旨归籍海阳”,至1903年秋他一直寓居潮州。在潮期间他先后主讲韩山师院、潮阳县东山书院、并主讲澄海景韩书院,在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为潮汕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近代历史上一位卓越的教育家、诗人。

  长达八年的寓潮生活,潮汕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丘逢甲的足迹,他创作了大量关于潮汕历史文化、风物人情的诗篇,如《潮州舟次》《韩山书院新栽小松》《说潮》《饶平杂诗》《韩江有感》等等。其中的《说潮 》(其三)中写到了揭阳古代的二位神童。

  《说潮 (其三)》全诗如下:

  (题注:五古二十首之三)

  神泉生神童,实祀乡贤祠。

  乃复有仙童,化作云雨师。

  神童不得见,吾见神童诗。

  仙童不得见,石有仙迹遗。

  牛背明斜阳,想见横笛吹。

  至今圣者庵,背笠短发披。

  祷云云即生,祷雨雨即施。

  飞霖沛五羊,灵寝仙来嬉。

  夜半三元宫,朝天骑文螭。

  潮人说孙仙,感德非徵奇。

  人生无后名,老死将何为?

  生而不济物,高官惭牧儿。

  诗中写了二位古代揭阳神童,一位是明朝惠来的苏福、一位是揭阳人创造的风雨圣者,宋朝的孙道者。

  苏福(1359—1373年),惠来人,明洪武十八年(1385)赴京应童子科,朱元璋亲自面试甚为赏识,但因年幼未录用,派林鼎元护送回家,并通知地方月给廪米。不幸在归途时于浙江濮州病亡,年仅14岁,朝廷颁旨赐葬,清乾隆三年(1738)乡人在神泉内建苏福祠。苏福诗文大多佚没,遗作有《三十夜月诗》《秋风辞》、《纨扇行》《遣睡魔》《送林鼎元》等。

  苏福有神童之称,年少才高,八岁赋《三十夜月诗》,其中《初一夜月》诗:“气朔盈虚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无?却于无处分明有,浑似先天太极图。”,《初三夜月》诗云: “日落江城半掩门,城西斜眺已黄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错把青天搦一痕。”分别描写农历初一和初三月亮的形象,视通万里,思空太极,其浪漫主义色彩直追李白。他的另一首《秋风辞》表现了诗人更为壮阔,更为高远的气概和胸襟。它一反传统士大夫悲秋的情愫和秋天肃杀的文学意象,凸显诗人对秋风的独特理解、独特联想,发人所未发,可以说写出了我国诗歌史上乃至文学史上有关秋风的另类独特意象。

  诗中写的另一位神童,即风雨圣者,能施法显圣,呼风唤雨为地方解除旱患的神童,他的发祥地在现在揭阳机场候机大楼对面的宝峰山。圣者原型孙道者,揭阳登岗宝峰附近孙畔村人,后人建“风雨圣者”庙,奉为“灵感风雨圣者爷”。清代乾隆年间刻印的《潮州府志》及《揭阳县志》均记载有他的异行和显圣降雨消灾事迹:

  “孙道者,潮州府揭阳县桃山都孙畔村人,宋干道九年生(公元1173年),鞠于兄……年十二同兄往城,见人祷雨不玄,谓曰:‘祷雨易事,若以我祷,雨至。’人告之府主,主命之祷,即刻降雨,城中水深尺余,时人咸称道者人中仙也……”

  据地方文献记载,圣者在世之时,虽是垂髫幼童,却已有行云布雨的道行,当时潮州知州求雨无应,圣者一挥手而甘霖霈然;他叫家嫂急收晒谷,但家嫂不信,顷刻金谷随雨漂流……升仙之后,乡人逢旱即到山上祷告,圣者无不立即帮忙,于是一地乡民免于饥馑。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广东大旱赤地千里,这把集兵潮汕,准备渡海平定台湾林爽文之乱的两广总督孙士毅也急坏了,总督不止管理军事,也兼理民政,他必须在灾害面前拿出姿态。可是设坛求雨的例行公事也做过了,就是一点雨意的希望都看不到。队伍行至揭阳宝峰山下,发现有大片人群在仰头望着天空。一问,知是在宝峰山升仙的孙道者正现身云间焦急地巡看故乡。孙制军顺着老者指向看去,果有一童子背挂青笠,插牛鞭于腰际,不断探视下方。以天旱为忧的孙士毅对他喊道:“你真的是仙吗?你如果能在三天内招来大雨,拯救千里之地欲枯的庄稼,我保证建设祠庙奉祀你。”仙童笑着点点头,接着浮来一朵白云,把他载走了。孙士毅与诸司及道府官员,也继续坐轿沿着驿道前往潮州府城,没走几里雨哗啦哗啦地下起来。几天内广东各地迭报得雨,水遍沟泽,田禾终于种得下了。孙制军也没违约,随即命人塑造仙童神像于广州三元宫,放置“羽仙孙真人”神牌,在孙士毅的故乡杭州也有神像。当时文学家袁枚把这故事写成《仙童行雨》一文,收录于他的《续子不语》一书中,全国许多地方都知道揭阳登岗孙畔村古代曾出了一个能行云布雨的仙童,使风雨圣者的影响,从岭南走向全国。

  据说这位年仅十二岁的神童在村后的宝峰山得道升天,百姓为感其救难布雨消灾的恩泽,便在他飞升的山上建了一座砖塔,又在他降世的地方建了一座庙宇,塑了一尊头戴竹笠、肩荷锄头、赤足卷裤筒的圣童偶像,奉为“灵感风雨圣者爷”四时享祀,祈祷消灾解厄。后人称为“者爷”“仙爷”,他登临羽化之所,在宝峰极顶,遗迹至今犹存。

  当时的潮州、揭阳一带,水利设施落后,干旱频仍,乡人深受旱灾之苦,百姓靠天吃饭,生活艰难,孙道者的横空出世,让人民减少了灾难,增强了希望,孙道者被美化成为人们禳灾祈福的偶像。这些传说反映的是自小孙道者身上充满仙气,有着超凡的能量,更有一种牺牲的精神和怜悯苍生的情怀。

  诗中所写的二位神童虽一明一宋,时代各异,一位真名实人,名载文学史,一被奉为仙,为百姓降雨、泽被苍生,但都是揭阳本土的故事。苏福在文学史上留下不朽诗篇,孙道者则受到百姓景仰,千秋祭祀,其影响远及东南亚一带。

  诗人在诗的最后说:“人生无后名,老死将何为?生而不济物,高官惭牧儿。”,意思是说人要身后留名,多做好事,利人济物,否则就算是做到高官,还不如一个牧童。

作者: 
杨史辉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5.22)
浏览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