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剧团:一群潮汕青年的戏剧实践梦

《收信快乐》剧照

剧团主创与观众合影

  眼下的汕头,一种新的小众文化潮流如春意萌动。春节前夕,鮀城各种文化娱乐活动资讯铺天盖地而来,有官方举办、大众娱乐的新年音乐会、书画艺术展,也有不少由民间团体组织举办、根植本土的文化娱乐活动悄然在小众团体间升温。尽管没有大范围的推广和宣传,但汕头本地戏剧爱好者不会不知道,刚刚过去的2月13日下午及晚上,一个跨越40年、掩藏在书信里的悲伤爱情故事在龙湖文化馆翰苑小剧场连演两场。这是一场简单的话剧,两个人,一排货架,没有换场,剧本是76封书信及男女主角间跨越40年的丰沛情感,正是在这样极简的处理方式下,戏剧呈现出它摄人心魄的奇妙力量,以至剧终人散时,在绵长的掌声中不少人禁不住潸然泪下。

  将《收信快乐》这样一部经典话剧带到汕头,并进行创新演绎,且吸引了300多名观众购票进场的,是一个汕头本土青年剧团。由此,“零时剧团”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引发人们关注。与此同时,关于鮀城“小众剧场”“高雅艺术”“青年文娱活动多元化”等新文化潮流也成为汕头文艺小青年们讨论的焦点。

  零时剧团

  潮汕戏剧爱好者的创新探索

  “潮汕学子利用假期回汕组建的临时戏剧团队”“招募非科班戏剧爱好者参与”“公益演出”“多元探索”被视为零时剧团最醒目的几大标签,在关注者眼中,这个年轻的汕头本土青年剧团“开放”“有趣”。而这个“集聚潮汕青年能量群”的团体发起却是源自一群在在外求学的潮汕学子的“临时起意”。

  零时剧团发起人之一、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影视导演专业大四学生杨子硕告诉记者,剧团的组建,时间要回溯到2016年7月,“我们几个戏剧相关专业的年轻人凑在一起,想着假期在汕头做点什么吧,就想着排一个戏吧,最现实,也最力所能及”,而就是在这样简单的合计下,零时剧团成立。杨子硕坦言当时大家都抱着“说做就做,做完散伙”的心态,因而剧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第一条微信招募信息也将零时剧团定义为“是一个临时组建的暑假小剧团”“一次工作坊式的创作”。随后,零时剧团以开放的姿态发出召集令,招募对戏剧有兴趣的年轻人共同参与,“短短时间内就有60多人报名,最后我们招募了28个人,连同已有的中戏、上音、南广、川传的团队成员,我们临时组成了一支40多人的团队。”完成招募,零时剧团投排了第一个原创话剧《冇戏有梦》,“当时我们的动员十分简单粗暴,我对大家说,这很可能是汕头第一个实验剧场项目,如果不成功,那就是汕头第一个失败了的实验剧场项目,这样也很酷,不是吗?”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场实验话剧可谓“十分成功”。一群风风火火的年轻人因戏剧结缘而聚集一起,发挥各自所长,参与者将其形象地比喻为“如一个能量集群”,团结协作。从2016年7月24日到8月21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零时剧团完成了团队组建、招募、排练到正式演出。据观众描述,《冇戏有梦》演出当天,下午场和夜场连续两场爆满,座椅不够,观众席地而坐。演出结束后,主创们不由感慨:“饰演儿子的陈尉学的是飞行专业,饰演女儿的陈斯颖学的是金融,饰演父亲的蔡翀是一个纯粹的理科男,台上演员几乎都是非戏剧专业出身,但演出过程没有任何失误发生,观众观剧过程中遵守剧场秩序,这应该就是演员和观众间最好的默契;而我们经历过的迷茫、质疑、犹豫与不安,在最后凝聚发酵为成就感。”

  戏终人不散

  变“临时起意”为“可为之事”

  2016年暑期即将结束时,零时剧团完成了第一个实验剧场项目《冇戏有梦》,然而,戏终、梦醒,一众主创人员却都发觉“做完了,舍不得散了”。“汕头,这块我心心念念的土地上,我终于和我最好的兄弟姐妹们,做成了一件我最喜欢的事情。我想把我学到的东西带回来,留下来。”《冇戏有梦》导演、编剧李越说。“我们尝试探索了一个戏剧专业学子+戏剧爱好者协作互助的新模式,希望借助这个模式,有更多人能够了解戏剧、喜欢戏剧”,零时剧团的试水让汕头话剧市场荡起了一小波涟漪,触动杨子硕许下了“借用假期时间,每年回来排一个戏”的决定。因此,在中央戏剧学院就读戏剧影视导演专业的杨子硕、在上海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就读的陈蔚霖、在韩国檀国大学戏剧系就读导演专业的刘林欢等在读大学生组成了零时剧团核心主创人员。在其第二年的微信公众号推广中,零时剧团的定义由“一个临时组建的暑期小剧团”转变为“由一群在外学习的潮汕人共同创建的以实验和学习为目的的兴趣团体”“我们强调自由和实验,让所有人有机会接触戏剧制作以及演出的每一个阶段,在一个较短的周期内完成一个不超过90分钟的演出”“旨在开拓广东地区的戏剧艺术文化,培养多元的文化活动,让闲暇的假期变成年轻人‘搞事情’的戏剧狂欢派对”。

  继2016年8月《冇戏有梦》首演之后,2016年10月,在江门求学的潮汕学子将零时剧场“专业+兴趣”的模式复制到江门,创作演出了原创话剧《有罪请举手》,被称为零时2.0项目;2017年7月,又到一年暑假,零时2.5项目上线,零时剧团再次回归汕头,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零时剧读会”;随后2018年2月,零时剧团策划零时3.0项目,将经典话剧《收信快乐》创新改变,落地汕头。

  话剧VS读剧会

  鮀城青年小剧场市场渐“燃”

  从《冇戏有梦》到“零时剧读会”,再到《收信快乐》,零时剧团的创新求变给汕头文艺青年不断带来惊喜。“论及变化,一个是从最初在酒吧、书店等非剧场空间演出到此次《收信快乐》正式进入剧场;另一个是为了提升演出档次和成效,主创团队还特邀了来自台湾艺术大学专攻话剧导演方向的邱泓钧、在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戏剧创作专业的杨雅茜专门来汕头参与我们的项目,指导排练。”过程中,杨子硕也表示欣喜地看到汕头小众文化市场的变化和发展,“在这次创作排演过程中,多个层面都对我们给予了关注,有些团体给予我们不少支持与帮助;另一方面,之前几场演出都是公益演出,工作人员都是零报酬,但几场活动我们都以售票的形式开展,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场地租赁、灯光音效及道具配置等的必要开销,我们在宣传推广时也都做了说明,让人欣慰的是即使是售票入场,上座率还是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可见汕头的剧场文化市场还是有发展的。”

  采访中不少汕头青年直言对小众剧场“很青睐”也反映出鮀城小剧场文化渐热。“走进剧场我才真正体验到现场表演和电影电视剧之间存在的差别。”80后青年泽鑫表达了自己观看《收信快乐》之后的感受:“此前也看过一些大型话剧,相较而言,我更喜欢这次的观影体验,小剧场现场气氛更集中,更能近距离感受到演员即兴表现出的情感,感染力更强,我很喜欢这样的小众演出。”去年,剧团将“读剧会”这样一种剧场表演样式带入汕头文艺青年群体,也使不少人直言“印象深刻”。一直默默关注零时剧团的90后在读大学生秦青在谈论这一新兴的本土青年剧团时难掩欣喜:“我此前不了解什么是剧本朗读会,我不知道戏剧文本和剧场公演之间还有这样一个环节、这样一种表演形式。”秦青表示如今回到汕头,文化娱乐活动变得多元且有趣了,兴之所至选择看一场小剧场演出,参加一个剧读会“尝鲜”,这让她觉得汕头的闲暇生活丰富多了。在如秦青等一众汕头文艺青年们看来,汕头近年来的变化,不只是创文以来面貌上的变化,精神文化层面的活动多了,就连精神气也开始活跃起来了。“作为年轻人,我们也更愿意回来了。” 

作者: 
刘佳纯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3.02)
浏览次数: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