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话卓府

  在市区北门直街口过西中山路这一段,叫卓府埕,路就从埕前而过。卓府,又称“建威第”,晚清潮州镇总兵卓兴的府第。建于清同治年间,是一座“驷马拖车”式的宅第,座北朝南,面向文星路。

  卓兴(1829-1879),原名花开,字杰士。清代揭阳霖田(今揭西县棉湖镇)人。他是贫民应募投军,由于英勇作战,屡建战功。潮州城里有二句口语,叫做“十五升,做总兵”,说的就是卓兴十五年间从兵勇到将军,成为名震岭海将领的历程。

  他一生富有传奇色彩,在本地区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传说。他出生于棉湖草厝巷的一户贫寒人家。相传他母亲夜梦永昌庙佛祖脚踏的蟒蛇飞降其家,卓兴就出生了。他飞黄腾达后,人们就说是“草厝出了大蟒蛇”。他满月时,母亲满心欢喜地到永昌庙谢神求签,该签诗末句有“石榴花开结子成”,便为儿子取名“花开”。

  卓兴生得浓眉大眼,气宇轩昂,聪明伶俐。但家庭贫苦,过着挨饥受冻的生活。有时为生活所迫,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因而被人起个别号叫“贼仔”。左邻右舍丢失东西,便往往怀疑到他的身上。他又染上赌博恶习,常常在街头巷尾,三五成群地聚赌起来。

  卓兴不甘在家乡混日子,便到四处漂游,寻找出路。曾漂泊来到潮州府城,以挑溪水供市民饮用为生。一天他流浪到陆车碣石玄武山,拜见寺庙里的长老,哀求接收他当和尚。长老看他仪表不俗,非空门能容之辈,便劝他放弃出家的念头,并赠他二十两银子,勉励他投军以求上进。谁知卓兴接钱后劣性不改,在赌场里输个精光。这时他懊悔极了,痛下戒赌决心,并硬着头皮再去求长老资助。长老看他悔改情切,再行资助,并劝他要堂正做人,不要走邪道。卓兴遵照教诲,毅然应募入伍。他发迹后,念念不忘长老教诲和相助之恩,捐款建玄武山古庙戏台。每年庙会,第一台戏便由他出资。

  卓兴是在清王朝围剿太平军和镇压粤、闽、赣、桂等地民变立下赫赫战功,被誉为“忠勇”名将。光绪《揭阳县续志·人物志》有他的传记,记述其战功。

  他是清道光晚期投身行伍。参加征剿钦州、廉州和浔州(今广西平南、贵县等地)民变之战,他在阵上勇冠三军,阵前砍杀首领黄晚,主帅赏识他的才能,由勇目补外委(清代的低级军官)。咸丰三年(1853),随军进剿福建漳州民变。四年解潮阳之围,驰援潮州,再剿普宁北山民变,升为守备。六年,解江西赣州之围,赏戴花翎,任平镇营都司。八年,进剿海阳枫洋民变,潮州地区得到平定,调任督标申营都司。九年,解兴宁之围,升为琼州镇中军游击,奉谕旨赏“格艮巴图鲁”名号。十年,解四会城之围,进兵攻克开建,以参将(清代绿营统兵官,位次于副将,掌管本营军务)用,加副将(清代绿营统兵官,位次于总兵,统理一协军务,又称为协镇)衔。同治元年(1862),晋罗定(今属云浮)协副将。二年,收复信宜,高州地区得到平定,加总兵衔。三年授南韶连镇总兵,封建威将军(从一品),加提督衔。以官位而论,为一省最高军事长官,已达登峰造极。因清代的成例,不允许一个武人握有一省以上兵权,即使再有升迁,亦不过是增加官俸和官衔而已。又赏三代一品封典,以旌贤劳。四年,优旨可以提督名义优先向朝庭题奏。五年,转任潮州镇总兵。潮州镇在清代不仅在广东省占有重要的军事地位,而且也是全国军事重镇,其任命,历来为清帝所重视和慎重的。卓兴虽是平调,但对他才干是更看重的。光绪间贡生、大埔人饶宗韶在《潮州总戎歌为建威将军卓公咏》用诗记述其赫赫战功:“初出高州第一功,当时犹作小元戎。桂林赣水迭奇胜,赤身鏖战万夫雄。二十余年为上将,亲经百战皆死仗。誓委微躯报君恩,视贼如饭气何壮。当年随帅出吴楚,五岭藩屏全依此。克复百城志不骄,九重闻之圣颜喜。乃降星帅驰天章,简命总戎镇故乡。徽以建威开府号,拜稽休命臣对扬。”七年,告病致仕。“总戎总潮未四年,即思解组来归田。捧还将印谢国恩,愿乞骸骨休林泉。告休于今十载矣,不见总戎出城市。升沉黜陟两不闻,闭户种花抱幼子。”光绪五年(1879)去世,享年51岁。

  卓兴作战英勇,惯用奇兵取胜,连歌谣也有“卓兴打仗心肝横”(客家山歌《长毛歌》)之语。而且治军很严,军队所过秋毫无犯,有古名将之风。清·赵源英在《新会围城记》对此有生动记述:“卓兴行军整暇,驭众严明,尝在双捷(今属阳江)驻营,绅士携牛酒往犒,兴设宴留饮,谍报客匪大至,兴谈笑自若。及匪距最近,始起入帐中处分,迄复就坐,酒未数巡,而挟首级报功者已纷阗(充满)营外矣。先锋陈某以骁勇称,一日不俟命出战,捷归,兴数以违令,斩之。士卒行路苦渴,不敢索民家勺水,或取道旁一蔗,必挂钱林间而去。论者以为有古名将风。官至总兵,未几告病归。(阳)江人思其德,奉祀于金鸡阁旁忠勇祠(在今阳西县城)。同治十年,绅民复立景义社,置祀田,岁于重九祀之。”因而备受历任两广总督劳崇光、毛鸿宾等之赏识,赞他忠勇绝伦,为近今不可多得的将领。如同治三年七月,毛鸿宾与广东巡抚郭嵩焘、广东提督■寿联衔会奏的“密保总兵卓兴片”中,称他是“谋勇兼备,胆识过人,弱冠从军,战无不克,且秉性刚正,操守清廉,故驭军极严而士卒皆乐为之用。向来潮勇最为蛮悍难驯,惟该将部众六千余人,无一不恪遵纪律,所过之处,实能秋毫无犯,尤为通省绅民所感悦。”“察其才具,实有古名将之风,粤省武职各员,罕有出其右者。……亟宜旌拔。”连一向少揄扬的晚清名臣左宗棠也在光绪九年(1883)在奏章中还提到他是“广东将领稍为出色”者。

  据《乾隆潮州古城图》标注,卓府地段原为“南澳总镇行台”。卓府前有广埕、双头龙虎门,埕前正中有一面以“麟吐玉书”(相传孔子诞生时,有麒麟降世吐玉书于门前,后寓圣人出世,也有旺文之意。)嵌瓷图案大照壁,照壁前面有一口大池,围以石栏杆。总体布局仿“驷马拖车”建筑格式,前庭宽广。主体建筑为前后四进,左右三路,右手外加一路护厝。以三条火巷分割联系,左右火巷前后通达,通风防火,方便出入。中路为五开间,有下厅、中厅和上厅,庭院两侧各有副厅相向,形成主次分明的空间形态。后进为高两层的厝包后楼,起着后靠和围护作用。左右两路与护厝简洁的山墙向外,与中座形成虚实对比,立面构图简练大方。梁架为典型的潮式晚清厅堂式构架,厅中用柱有方形、圆形、八角形,梭、直柱搭配,木石相间,式样多变。前门后厅的扇门雕刻精美,门墙上还设有玻璃花窗。而其照壁,把文星路与卓府埕隔断。

  宅第于1980年被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者: 
陈贤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1.16)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