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慈黉家族后人为“回批”寻根

回批

陈克湛(右)找到珍贵回批的旧主后人

  潮人潮事

  2月14日,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前美村迎来一位新加坡籍男子,他轻车熟路寻到村内陈氏家廟祭拜先祖,又到陈慈黉故居探访。这位既可与随行家人以流利英语交谈、又能讲地道潮汕话的华人名叫陈克湛,他不仅是东南亚知名画家,更是眼前这座“岭南第一侨宅”的缔造者、驰名海内外的旅外侨胞陈慈黉家族的后人。

陈克湛先生此番故乡之行,除春节探亲祭祖外,其实还肩负着一个特别的“任务”,便是寻访一批潮汕侨批“回批”的寄信者后人。讲起与这些“回批”的缘分,应追溯至2016年底新加坡“潮州节”期间,陈克湛参与筹办的侨批专题展上发现的150封“回批”。


  巧成书

  150封回批同出一家

  年近六旬的陈克湛说,从2010年开始他几乎每年都会回汕头数趟,走访年迈的叔伯,并出资修建村里一些基础配套设施。“我现在越来越爱上这里,或许以后遇到了,你们得问我何时回新加坡去。”陈先生风趣地笑称。

侨批是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汇款暨家书,国内亲人收到侨批后,往往会回复一封书信,即“回批”。在过去没有电子通讯与物质匮乏的时代,侨批是联结海外华侨与家乡亲人之间的重要情感纽带。


  2016年12月,新加坡举行第二届“潮州节”活动。陈克湛是新加坡八邑会馆主办方的顾问,他参与筹划了活动期间的重头戏侨批主题展,事前向当地社会发出征集侨批的启事。结果,新加坡一位收藏家吴耀辉闻讯赶来,献出收藏的150封“回批”参展。陈克湛当时便发现,这150封“回批”竟都是从现今潮州市潮安区庵埠镇刘陇村“刘开炎”寄出,由在新加坡打拼的华侨“林南熙”收取。据了解,目前国内收藏的侨批文物大多是分散征集、呈现不同侨属关系。

  汕头侨批文化馆是国内首家侨批文物馆,馆长林庆熙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这150封从潮安寄出的“回批”数量多,一旦找到与其对应的侨批,就将构成完整的侨批研究链条,对侨批历史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潮籍学者、韩山师范学院客座副教授李宏新认为:“近年来有不少海外潮人有捐献家存侨批及相关文物的意愿,我们正在帮忙整理甄别,今年内应能梳理出一批送交馆藏,为以后的研究工作储备原始材料。”

  “寻根对海外华人来说很重要,我希望能为回批找到‘家’出一份力。”热心的陈克湛萌发了返回中国汕头寻访“回批”旧主后人的念头。

  忆往事

  珍贵侨批见证亲情

  陈克湛想要寻找“回批”旧主后人,得到汕头侨批文物馆鼎力支持。今年年初,汕头侨批文物馆副馆长吴奕琛前往刘陇村几经打听,终于在1月13日找到了“回批”的寄信人刘开炎后人、堂侄刘志信。得知消息的陈先生兴奋不已,趁着新春专程从新加坡赶回汕头。

  本月15日,羊城晚报记者陪同陈克湛一行驱车前往潮州市潮安区庵埠镇刘陇村。一下车,陈克湛便迎上前紧紧握住刘志信老人的手,二人边用地道的潮汕话热切交谈着,边前往刘家祖宅。刘志信老人说,刘家祖宅建成至今已有100多年,现在由家族中其他几户子孙居住着,刘开炎的儿子即刘志信的堂兄则定居在马来西亚,每年都会回来探亲。

  刘志信老伯向陈克湛证实:回批中的收信人“林南熙”正是堂伯刘开炎的表兄弟,早年便下南洋了,那批数量众多的“回批”正是刘、林表亲二人通信往来和亲情联系的见证。不过到了解放前,刘开炎也离乡漂洋过海到马来西亚打拼去了。对于侨批,刘志信的记忆中也仅剩下零星片段,“小时候每逢年底临近春节时,就会看到背着包的水客(捎带侨批的人)来到家中送信。”据刘老伯回忆,当时刘开炎堂伯从马来西亚寄回的是100块港币,由水客换为30多块钱人民币,而一封侨批往往是一起寄给家中几户亲戚,信中还会注明哪一户分到多少钱。分到十几块钱的刘志信一家,新年就会好过许多。每封送来的侨批后面都会附上一张纸,家人收到后便写上回信交给水客,再送往马来西亚。

  当年的侨心乡情,迄今仍在后人之间延续。新加坡林南熙的两个儿子如今和刘志信仍有联系;前几年修整房子时,刘志信在堂伯刘开炎的老宅里发现了很多当年的侨批,马来西亚的堂兄闻讯专程回国,挑选了其中几封字迹较为清晰、保存较完好的侨批带去马来西亚作为留念,其他的都烧掉了。此番得知汕头侨批文物馆和陈克湛先生寻访,刘志信请马来西亚的堂兄寄回两封侨批原件,其余拍摄成照片。

 
 陈克湛表示,作为潮汕华侨后代,他愿意回乡寻根,更希望能为家乡历史文化的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

作者: 
王漫琪 许钰敏
来源: 
羊城晚报地方版(2017.02.18)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