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桥岛,岁月留痕

乌桥岛的石板路

期盼乌桥岛旧貌焕新颜

沧桑乌桥岛

  乌桥岛地处老市区,位于韩江支流梅溪河下游地区,占地面积0.6公里,路桥纵横,韩水环绕,曾是汕头老市区居民居住密集的区域。韩江下游在乌桥岛前沿弧形的“韩江旁”水域分叉,一条支流沿着韩江旁往左连接北海旁水域勇往直前,一条支流沿着韩江旁往右连接北堤旁水域激流勇进,两条支流在牛田洋出口处汇合后流向大海。北堤旁路、北海旁路、二马路三条纵向的道路,与横向的解放桥(以前曾称火车桥)—火车路—廻栏桥、光华桥—同济直路—乌桥交错,这三纵两横构成乌桥岛的基本格局,乌桥岛的韩江旁堤岸、北堤旁堤岸、北海旁堤岸、石篱尾堤岸连接环绕,把整个岛连成一体,通过桥梁和市区紧紧相连。

  二马路是贯穿全岛纵向的主干道,横向的田下巷、同兴街、厦岭街、振球左巷、振球右巷、同济二直路、同济三直路(俗称石路)、焕新巷以及三马路、塭地直巷、享祠巷,纵横交错的小巷构成整个乌桥岛的道路网络。有些小巷狭窄,只容一个人侧身而过。走进这些小巷如入迷宫,但不必担心,路虽狭窄,却“条条道路通罗马”,这些街路小巷四通八达,贯串起乌桥岛千千万万个家庭。

  我小时候家住乌桥二马路,靠近乌桥溪(廻澜桥和乌桥之间的这段韩江水域,约定俗成叫乌桥溪),溪边筑有石阶,上岸方便,且靠近乌桥市场,成了揭阳载沙船的停靠站。中学时,每当放假,经常和几位家住厦岭街、同兴街一带的同学到乌桥溪游泳。童年的乌桥溪溪水非常清澈,我们自由自在嬉水,有时候爬到船上玩,船员就会拿一根大竹竿追逐驱赶。我们跑到船尾凌空一跃,潜入水里,过一会儿,头从不远处钻出来,对着船员扮个鬼脸,心中那份惬意无法形容。记忆中,乌桥岛有许多工厂,如罐头厂、铁钉厂、食品厂、酱油厂、面粉厂、盖一电池厂等等。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这些工厂都是汕头市叫得响的国营企业、集体企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汕头罐头厂几乎是全市名气最大的国营企业,每年荔枝、菠萝等水果成熟季节,工厂任务多,就会招收大批临时季节工。各居委根据实际情况,分配辖区内生活困难且成分好的居民进厂工作。还记得有一天夜里,罐头厂车间失火,那时我家还住在同益市场一带,距离罐头厂较近,我们和大人跑到晒台上看,但见远方浓烟滚滚,一片火海,一只只油桶伴随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飞向天空,场面非常恐怖……

  开放改革改变了我国计划经济模式,许多国营企业由于诸多原因,先后关停并转。沿着二马路往西走,昔日红红火火的汕头盖一电池厂已经大门紧闭,留下萧条寂寞的身影,门口摆着一个食杂临时摊档,摊档主人逍遥自在地和路人谈天说地;北海旁以前的铁钉厂厂房已经建成民宅多年;昔日的罐头厂现在成为海霸王(汕头)食品有限公司的加工厂、停车场;面粉厂也成为遥远的记忆……

  北堤旁路与韩江支流并肩,这里原是工厂比较集中的工业区,有保险粉厂、耐火材料厂、汕头市华通船务公司、吉祥船舶修配厂等。北堤旁中段(和同济三直路交界处附近)曾经还是汕头生牛屠宰场,叫牛屠地。上世纪曾经红红火火、一片繁忙的北堤旁,而今多数工厂已经倒闭,厂房、车间多年失管,有些厂房的门窗破烂不堪,厂区萧条。北堤旁路行人也寥寥无几。

  石篱尾处于乌桥岛末端边缘地带,站在堤岸上,只见开阔的江水奔流向大海,江面海鸥轻翔,清风徐来,令人惬意。通过创文强管活动,曾经杂草丛生的石篱尾,现在已经开辟成供游人游乐的公园。每天早晨,老人、年轻人到这里抒拳挥臂做运动,享受创文带来的成果。石篱尾的存心善堂、存心敬老院、存心儿童教养院(位于三马路),多年来为市民办了许多善事好事。

  乌桥岛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风风雨雨,楼房普遍进入“风烛残年”,小巷里的危旧房屋、“握手厝”紧揪着人们的心,乌桥岛在城市发展中日益边缘化,岛上80%的房屋属于危房。然而乌桥岛毕竟是老汕头埠曾经热闹过的地方,这里小商贩云集,生意人各显神通,食文化积淀深厚,至今仍有不少特色小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常有远道而来的游客、食客,不辞辛劳跑到这里来一饱口福。二马路头的柴火浮豆干,没有招牌的小店,夜里生意特别兴隆,冬夜里,食客经常排着长龙,顶着呼啸的北风,三五知己坐在小板凳上,几盘豆干,数碟蒜泥,几杯白酒,吃得不亦乐乎,谈天说地至深夜。二马路廻澜市场大门口的辣汤粿条汤,辣汤是这家小摊档的特色,细嫩粿条含在口中,顿觉一阵潮汕辣椒酱的咸辣,爽口极了。二马路中段的大鼎猪血,历史悠久,经营已经有三十多年,价廉物美。使用烧柴火的炉子,猪肠、猪肺、猪血在大铁锅里慢火炖,加上西洋菜、真珠花菜或豆芽,满满一碗,食材简单,却可清肺排毒。乌桥市场老牌的肥记牛肉声名远扬,无论是肉质、刀工,还是沙茶配料,多少年来保持着稳定的质量。

  在创文强管的推动下,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各有关部门的努力下,乌桥岛已经列入全省棚户区改造项目计划,完成了整体搬迁、融资,以及异地安置区的建设工作方案。伴随着改造步伐的加快,乌桥岛即将告别昔日的破败。然而,它毕竟是我们生活过的地方,感情深厚,相处易,别时难。但我们更期待不久的将来,一个生态、文明、环保、和谐、美丽的乌桥岛耸立于时代的潮头,我们期盼乌桥岛早日旧貌焕新颜。

作者: 
侯龙柱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2.14)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