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侵略潮汕再添铁证

  在南澳县海防史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中,新增的一套《侵占南澳日军档案资料实录》十分珍贵。据南澳县海防史博物馆馆长黄迎涛介绍,这套得来不易的日军机密档案是2014年县博物馆计划举办抗日专题展览,面向社会征集抗战文物时偶然发现的,后经2年多时间的征购,才将其收入馆中。“其珍贵之处在于,它是日军侵占南澳最直接的资料,也是潮汕地区第一次获得日军在潮汕地区活动的军方记录,填补了当年南澳抗日过程和伤亡人数记录的残缺。”黄迎涛说。

  近日记者在南澳县海防史博物馆看到这一珍贵档案资料的“真容”(见图)。历经岁月洗礼的泛黄纸页已然十分脆弱,翻阅时需十分谨慎。档案为独立成册的7部分组成,部分印有封面,封面处多盖有“军机”“司令官”的红色方形印鉴。资料记录极为详尽,主要是关于日军侵占南澳作战前侦察、作战准备、作战过程及兵力配备等方面的内容。经整理,征购所得的档案资料主要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日军对南澳的侦察测量照片及日军侵占南澳部分军舰照片,另一部分是日军档案资料,分为“南支北部队作战经过概要(第十战队机密第十九号之八,自昭和十二年十二月至昭和十三年十二月)”(该部分资料总述了厦门、南澳、广州的作战经过概要,分述了厦门、南澳、广州作战概要,最重要是附录部分记录了日军伤亡名册);“第十战队机密第二0号之四八(自昭和十三年七月十二日至同年八月六日)南澳岛扫荡作战战斗详报”(该资料包括:①扫荡前南澳岛情况,扫荡前诸准备;②形势,包括一五七师在岛上兵力布置,日军海上部队情况,陆战队在岛上兵力情况;③日军作战企图和计划;④经过,详细记录了从七月十二日7点开始至八月六日23点50分整个战斗过程、地点、时间、人员情况及兵力布置等;⑤成果,记录了日军陆战部队、掩护部队、妙高飞行机侦察等情况,详细记录了一五七师每天被捕、射杀统计表。⑥日军兵力现状。)(此篇是整份资料档案中最重要部分,特别是记录数据填补了国内对南澳抗日过程、伤亡人数资料记录的残缺);“第十战队机密第十九号之六(自昭和十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南澳岛旗舰天龙,第十战队司令部)”(该部分资料为被日军枪杀一五七师某连长所持报告,讲述了七月十五日至十七日日军与一五七师及便衣队、自卫团作战过程,资料还描述了一五七师官兵利用夜间渡海与日军作战过程及封锁海面岛内粮食缺乏情况)及“布告(昭和十三年六月二十日)”、“南澳岛略图”。

  据了解,这部分日军机密档案资料原收藏者为侵占南澳时任第十战队指挥官藤森清一郎。二战之后,相关档案资料被当废纸售卖而流入收藏市场。谈及县博物馆如何征购得这一珍贵历史档案,黄迎涛表示,“发现纯属偶然,但征购过程辗转,该档案资料得来不易”。他告诉记者,2014年,县博物馆向全社会征集抗战文物以筹办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专题展,“整理资料时一位肇庆的收藏家翻拍的一份《华南北方部队作战经过概要》让我十分震惊,我发现里面有对南澳作战日军部队死伤者的详细记录表。”随后,县博物馆与对方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对接,发现其收藏有《南澳岛扫荡作战战斗详报》等多份日军机密档案,遂及时与其接洽征购,“期间我们联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从资料的纸质、文本、印鉴、装订方式等进行对比,以确认征购所得档案的真实性。”据黄迎涛介绍,整个征购过程长达2年,为进行更全面的研究,县博物馆除聘请留日博士生帮助整理翻译之外,县博物馆工作人员更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参阅、研读历史资料,以对其中涉及的专业术语进行准确描述,整个整理翻译费时1年。

  黄迎涛表示,这是当年一五七师伤亡、日军伤亡第一手资料,是来自日军对抗战时期南澳抗日的第一份真实、详细军方记录。它是日本军方编写战报的原始档案,真实记录了当年双方作战过程和作战战略,对解决南澳抗战过程、抗战地位、抗战意义等有争议的问题,对我们研究日本侵略潮汕地区仍至整个中国所作前期侦察、入侵时作战企图、军队编制、人员配置及作战行为等都有重要意义,也是日军侵略潮汕地区仍至整个中国的罪证。据悉,该档案资料因纸质脆弱、内容珍贵,已收入县博物馆馆藏,暂不对外展示,为将内容公诸于世,方便专家学者研究,县博物馆正对资料进行翻译并编纂成书,“为了保持原档案资料的真实性,我们仅对日语进行翻译,对档案资料中与今天不同地点名称不进行校正。采用原文影印与中文对译,即一页为原日语档案,一页为日语译文的方式。不对档案进行评述及考证,保持档案资料原貌。” 

作者: 
刘佳纯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2.04)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