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佛教寺庙中的嵌字楹联补遗

  最近,报上见岛生先生《潮汕佛教寺庙中的嵌字式楹联》(见10月26日《潮州日报》11版“潮州文化”)一文中介绍了大量的联语,既丰富了佛教文化也弘扬了潮州文化,又介绍了嵌字式联的常识,十分难得。谨就所知,为乡邦佛教庙堂中的嵌字楹联补遗。

  潮人先贤佃介眉先生不单是位学者、诗人、文人书画艺术家,还是位楹联大家,潮州学者曾楚楠先生曾撰文论及:“佃介眉先生乃楹联高手,嵌字入联,自然谐协,得心应手,允称特色。”

  潮州开元寺是岭东第一古刹,历代皆有高僧大德主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元寺方丈释纯信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和尚,出家之后,为表事佛心志,先后梵化了二根无名指,故被称为八指师。佃介眉先生虽不事佛,但敬重佛教文化,与僧人过往亲密。开元寺也经常请佃先生题匾书联。六十年代初,开元寺在藏经楼辟文物陈列室,“文物陈列室”匾就是释纯信方丈请佃先生用隶体书写。在此前后,佃介眉先生还为方丈及几位和尚撰书嵌字联。为纯信方丈撰联为:

  纯性何所向,

  信心惟法宗。

  并附记:“方丈索书于人,多靳。余不以人之靳为靳,下工耳。”

  慧源法师出家前是佃介眉先生的入室弟子,出家后一直与老师常有往来,佃先生为之撰联:

  慧不因人喜,

  源何得水宗。

  跋语为:“慧源大师说法有点头之异,非擅口舌胸无渊岳者所能及,爰以法号为联,得毋词之未至耶?”

  当时尚有一和尚法号法慧,佃先生也为赋联:

  法海原深邃,

  慧心见空明。

  开元寺还有一位和尚,经常穿着补衲的僧衣,人称破布和尚,佃先生也撰书一联以赠:

  破布谁为贵,

  和尚法自尊。

  并附后记:“挂锡开元寺,有破布和尚者,轻衣饰,衣衫不整,人故是名之,而和尚也自喜也。”

  这几位方丈、和尚,皆是开元寺中道德高尚的僧人,且学养深厚,甚得佃介眉先生赏识,也是佛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开元寺多次得政府拨款修缮,1964年,开元寺开辟文物陈列室,陈列寺中的文物资料。时释纯信方丈请佃介眉先生为联,佃先生即撰一隶书联以赠,并挂之文物陈列室:

  自昔嘉名存古刹,

  于今盛饰纪当途。

  并附跋:“寺建开元廿六年,今千二百二十六,宜政府之爱护古迹,四次重新也。”

  此联虽不是嵌字联,也附记之以存照。上述佃介眉先生为开元寺及诸位和尚的撰联,原存于文物陈列室,历经文革浩劫,早已不知所踪,连当时佃先生为开元寺篆刻的《潮州开元镇国禅寺》方型大印章也至今未能找到,此为余话。

  别峰寺,是潮州著名的山岩古寺。一日,佃介眉先生偕诸友前往一游。住持和尚知道几位是文化人,请茶之后,客气地请诸位为山寺题辞,诸友推举介眉先生提笔,佃先生推辞不得,握笔为别峰寺写了一联,并嵌首尾:

  别后环山未许别,

  峰前碧水尚留峰。

  众人拍手称妙。

  善堂是佛教的又一弘法之地,佃介眉先生也为多处善堂撰联。集安善堂是潮城最具规模的善堂,做佛事,施棺赠药,救困扶危,甚有声誉。佃先生曾为善堂撰书《集安善堂普渡》一联:

  集四部无遮成大会,

  安三途苦恼化良机。

  东南亚各国潮籍华人众多,寺庙善堂到处皆有。一次新加坡同奉善堂通过潮州潮绣厂托人请佃介眉先生为善堂撰几副嵌字联,佃先生为之赋联三副:

  同愿好风摇郑辅,

  奉行明德纪南邦。

  同情自是阴功好,

  奉约应将美德修。

  同是利人,应求心田广布;

  奉行垂训,敢望异地同归。

  来人取联时,深表谢意,又笑着对佃先生说,请先生再赐一联,并将“同奉善堂”四字嵌上。介眉先生略一思索,提笔又撰嵌联:

  同体天心无非为善,

  奉行素志敢云斯堂。

  来人万分佩服,连称老师为联高妙。

  以上补录的这些寺庙善堂中的楹联,皆收录于佃介眉先生的名著《宝籀斋集》及佃锐东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佃介眉诗文集》,今摘录以供读者共赏,也为佛教文化园地添香。

作者: 
佃锐东
来源: 
潮州日报(2017.12.07)
浏览次数: 
5